69中文网 > 玄幻魔法 > 修罗天帝 > 第626章 消失的灵力
    秦命避开蛇群后,后退几百米,仔细检查身体。

    “我灵力没了?哪去了!”

    秦命浑身冷汗,差点就要开骂了。全身的灵力都不见了,气海、经脉,都毫无征兆的枯竭了。雷蟾、修罗刀,都静静地趴伏在空旷的气海里,没了波动。

    “没了是什么意思?”小祖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了就是全没了。”秦命还以为错觉了,闭了闭眼,调了调气息,让自己冷静下来,万一是幻觉呢?结果,查了又查,全身还是没有丁点灵力,好像凭空蒸发了。

    小祖的白玉般的小爪子按在秦命脖子上,探查他的身体:“咦……真不在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替我守着。”秦命赶忙盘腿静坐,这可不是闹着玩的,没了灵力还能算个武者吗?没了灵力,谈什么灵力盾,没了灵力盾,身体就完全暴露在危险之下。没了灵力,谈什么武法?谈什么探险!

    “突然就没了?”小祖仔细探查秦命,完全不见了。奇了怪了,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秦命眉头紧皱,凝神静气,运转武法吞炼天地间的灵力。灵力突然消失,是被什么吞吸了,还是中毒了?气海被损伤了?特么的,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秦命静坐了会儿,慢慢睁开眼,豆大的汗水挂满脸颊,眼底晃着惊惧。他明明在运转武法,可天地间的灵力竟然不受牵引,好像他的身体被某种力量隔绝了,他感受不到灵力,灵力也感受不到他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失乐禁岛?”秦命有点恍惚,含含糊糊的飘出一句“卧……槽……”

    经脉干涸,气海枯竭,对于任何武者而言都是噩梦。

    “进来这么久了,怎么现在才吞你灵力?”小祖都惊到了,从没见过这样的禁区,瞬间就把人的灵力吸干了?没有任何的征兆。而且还感受不到灵力的存在了。在这座岛上,岂不是跟普通人没什么差别?想到这里,小祖嗖的缩回龟壳,从内部封闭,千万别把我的灵力都吸干了。

    “喂!!你就这么缩进去了?”秦命气的一阵胸闷,关键时候就这么把我抛弃了?我养你作甚啊!

    秦命拿出些灵草灵果,狼吞虎咽的塞到嘴里,结果……没反应,平常灵果入体后很快就会被分解,被武法炼化成清凉的灵力,汇入经脉,这次像是吃了些普通的果子,直接进了肠胃,灵力没有任何分解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?是我中毒了,还是被封印了?”秦命尝试运转金刚混元道,滚滚热浪在全身沸腾,那是‘元力’!秦命好歹松口气,元力还在,力量还在,金刚混元道还能施展。有力量,有羽翼,还不至于太难堪。

    “吼……”一声低沉的嘶吼从后面传来,一头剑齿虎走上块巨石,盯住了秦命。

    秦命翻腾起身,朝着前面密林狂奔。

    剑齿虎发出震耳的咆哮,吼动了山林,枯叶乱飞,它从巨石上跃下,大张着獠牙,扑向了秦命。

    秦命连续转了四五次,好歹把剑齿虎甩开。

    “要先找到其他的狩猎者,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但是,秦命跑着跑着忽然感觉肠胃热了,吃下去的灵草灵果竟然开始释放灵力,像是涓涓细流,开始滋养干涸的经脉。

    能炼化了?秦命赶紧运转武法,吞吸灵力,牵引着它们在经脉流淌。

    武法开始活跃,不仅吞吸灵果的灵力,也开始向体外的山林吸收能量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突然又可以了?”

    秦命实在是莫名其妙,一会儿完全消失,被隔绝,一会儿又可以沟通灵力。

    实在是搞懵了。

    秦命让自己静下心来,没错,他能感受到自然界的灵力了,也能炼化吸收灵力了。气海里的雷蟾开始复苏、活跃,绽放着雷光。

    管不了那么多了,先抓紧时间调养,尽可能的吞吸灵力,充实着经脉和气海,多恢复一点是一点。

    对了!

    九色咒!

    按照童璇的说法,九色咒是替气海储备灵力的。

    秦命意念跟九色咒相通,尝试着从里面汲取灵力。

    “嗡。”九块玉石表面精芒一闪,人脸竟然全部睁开了眼睛,各色各异,真实而奇诡,一股浓郁的灵力顺着手腕经脉闯入全身,像是开闸的洪流,奔腾不休。

    秦命深深提气,双眼浮现异彩,太神奇了。果然跟真实的气海一样,竟然不需要炼化,它们仿佛跟秦命身体同流同源,在经脉里奔腾流淌,充斥全身大大小小的经络,后汇入气海,滋养着沉寂着修罗刀和雷蟾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经脉和气海就充实了大半,九色咒里的灵力还在源源不断的涌入。

    秦命原来是准备把九色咒收起来了。他毕竟是大男人,带着个手链总觉着不伦不类,还是别的女人送的。他是想着将来送给玥晴,妖儿有双气海,不需要九色咒,给玥晴是最合适的,没想到今天竟然用到了。

    秦命感受着身体灵力的充裕,心里感谢着童璇。

    约莫着半柱香的时候,九色咒的灵力耗尽大半,秦命全身经脉和气海的灵力恢复到巅峰。

    秦命长长舒口气,可是,这口气还没输出去,他表情一抽,僵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没了?

    卧槽!又没了?

    秦命惊愕的发现,全身灵力瞬间干涸,一滴都不剩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耍我呢!”

    秦命差点崩溃了,好不容易恢复,一转眼全没了?它们哪去了!关键是没有任何征兆,就这么突兀不可思议的消失了。就算气海里面有了窟窿,也不至于瞬间就没了啊。等等,会不会是葬花巫主在他身上做了什么手脚?

    就像当初留在霸刀上的血纹印记。

    秦命冲到前面的湖泊里,彻彻底底洗了个澡,衣服也换了新的,结果还是感受不到灵力的存在,更别说从山林里汲取灵力了。

    秦命握着九色咒,要不要再补充?

    这里面的灵力应该不剩多少了。

    对了,我的灵力没了,它里面的灵力怎么没消失?

    是不到时候,还是什么原因?

    秦命想了想,把九色咒收进了空间戒指。不怕一万就怕万一,如果连它都干了,秦命就彻底跟灵力说再见了,先藏起来,关键时候再拿出来用。

    “嗬,朋友,闲心不小啊,还有空洗澡?”有群人经过,表情一阵怪异。

    “朋友,打听个事,这失乐禁岛是怎么回事?”秦命看着走过来的人群,凝神探查着,有些人全身涌动着强盛的气势,有些人小心翼翼,探不到灵力。

    这群人没理会他,全部离开,深入森林。

    “人都这么冷漠了?”秦命闭着眼睛平静了会儿,千万不能慌,不能乱。没灵力有元力,这双拳头照样能闯能打,我就不信找不到人问清楚情况。

    “小祖?多来点生命之水?”秦命敲了敲龟壳,这丫在里面装死,得了,指望不谁了。他打起精神,走进山林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孽畜,滚开……姐!!”

    没多久,山岭深处传来一男一女的惊叫声,伴着声声猛兽凶烈的嘶啸、树木断裂的声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