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玄幻魔法 > 修罗天帝 > 第638章 心冷手狠
    “这就无耻了?还有更无耻的,我高高在上的巫主大人,要不要试试?”秦命要的就是这个效果,葬花巫主太冷静了,冷静的吓人,必须用些极端方式乱了她心境,才能找到机会,扩大战果。他横着身体凌空翻转,双脚似铁棍呼啸,连续抽向葬花巫主的头颅,迫使她后仰闪避,秦命羽翼振击,强行翻正身体……

    “混账!”葬花巫主盛怒,刚刚积聚没多少的灵力全部汇聚手掌,化作血气,阻击秦命。

    “嘭!!”

    拳掌对轰,九万重击,刹那崩碎葬花巫主的血气,结结实实打在了她的手腕上,咔嚓的骨裂声格外刺耳。葬花巫主右臂触电般弹开,身体都被牵连的失去平衡,踉跄着退走。其实,她的这点反击力量还不如血衣有用,但秦命突然的举动真的刺激到了她,也乱了方寸。

    卑鄙了点,但管用!秦命管不了那么多,必须乱了葬花巫主。他挥动着羽翼,快而灵活,乘胜追击,乱拳轰退葬花巫主,迫使一退再退,疲于招架。

    一连三十次猛攻后,最后一拳重重的砸在了她胸前的血衣上。

    血气喷薄,气浪冲击。

    秦命被震退,口鼻溢血,葬花巫主也被震退,直接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秦命挥动羽翼强行控制住身体,闪电般出现在葬花巫主旁边,没等她落地,一把掐住了雪白的玉颈,冲天而起,直接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翻转,轮着她砸向了地面。如此粗鲁的举动、野蛮的方式,别说对高高在上的葬花巫主了,其他的女人都得抓狂。

    一声闷响,葬花巫主整个身体贴在了地面,崩裂地面,尘土飞扬。

    一连串的猛攻一气呵成又狂野强劲,秦命把经验与力量演绎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葬花巫主被撞得头晕目眩,颤微微地要撑起身体。

    秦命却从天而降,整个压了上去,从后面抱住了她,双手双脚死死勒紧。

    葬花巫主怒火中烧,又是这样?!

    “巫主大人,你身材真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无耻,滚开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,碰过男人嘛?”

    “我要把你挫骨扬灰。”

    “巫主大人,好像是你说的,越是叫嚣,越是显得你无力。”

    两人身体纠缠到一起,秦命像是个八爪鱼般,缠住了她的四肢,在泥土枯叶里左右翻腾,滚到这边,再扑到那边,一个挑衅,一个尖叫。

    小祖又醒了,醒的非常准时,兴致勃勃的打量着。这混小子上瘾了?一次不行,再来一次,这特么打着战斗的名义占便宜吧。这女人算是被他给摸遍了!要不是隔着层衣服,他俩真能弄一块去。

    “我不杀你,我妄为巫主。”葬花巫主心里聚满了杀意,这混乱的打斗让她心境大乱,极力的挣扎着,但是她的力量怎么能挣脱秦命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秦命这次不像岛屿上那样浑身是伤,现在元力澎湃,力量强劲,在扭打中找准时机,一声闷吼,双臂猛地向上一提,咔嚓,巫主被死死勒紧的胳膊生生脱臼,几乎要从肩膀上卸下来。

    剧痛让葬花巫主刹那绷紧了身体,豆大的汗水挂满脸颊,她眼底晃动着痛苦,也晃动出了彻骨的杀意,她强行扭头,怒视秦命,胸腹一阵翻腾,喉咙滚动,一股恐怖的血气涌入口腔。她被折腾了这么会儿,体内的血丹又炼化了部分,再次被她全部调用,这一次,比刚刚浓烈了数倍。

    不好!秦命一惊,下意识要避开,可是……来不及了。他眸光微动,张嘴压了下去,竟然对在了葬花巫主的红唇上。

    一瞬之间,山林仿佛安静了,一男一女以怪异的姿式缠绕着,嘴和嘴积压在一起,定定的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小祖瞪大眼,哈,有前途!这混小子太有前途了!舌头呢?伸!伸啊,再用力那么一卷,哈,妙不可言!

    葬花巫主已经积聚到口腔的血气,硬是停住了,看着近在眼前的眼睛,感受着嘴上的温热,还有粗壮的喘息,她真的愣住了。这一刻,仿佛凝固了,又仿佛过了很久。但葬花巫主终究是葬花巫主,眼神骤然回归清明,但是……晚了……

    秦命的双手不知在什么时候掰住了她的头颅,在她回神的瞬间,交错发力,咔嚓,清脆的响声回荡在林地间,极致的爆发力,向着两边错位,生生扭断了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葬花巫主瞳孔一缩,身体不自然的动了动,慢慢软在了秦命的身体下面,口腔里翻涌的血气也无声的消退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小祖微微张嘴,抬头看着秦命,又看看葬花巫主。“你真下的去手?”

    秦命双手慢慢放松,放开了她的头,唇分……

    葬花巫主的头无力的歪在泥土里,身体逐渐瘫软,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话呢,你亲都亲了,转眼杀了?”小祖连蹦带跳,刚刚真把它给吓住了。

    秦命无视着小祖,冷肃又戒备,眼睛冷的像是冰块。他伸手按住葬花巫主的玉颈,试探着她的心跳,又盯着她微闭的眼睛看了会儿。

    死了吗?

    其他人,这么来一下应该活不成了,可是,葬花巫主是圣武,高阶圣武,难道这么容易就死了?

    秦命松开她娇软的身体,为了保险起见,他从空间扳指里招出霸刀,微微耸了耸肩膀,轮刀斩向了她的头。“看你死不死。”

    “哈!你要倒霉了。”小祖忽然留下句话,嗖的又钻回去了。

    生死一瞬,葬花巫主拗断的脖颈嘎吱一响,突然愈合,她涣散的眼神骤然秦命,张口一吐,一片花瓣刹那飙射,精准对击霸刀。

    装死?秦命眸光一凝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一股滔天血气在山林深处炸裂,血气滔滔,摇晃着树林,冲天而上近百米。

    秦命倒飞出去,像是被地龙撞击一般,全身骸骨都在错位,一口鲜血喷出,他随着血气飞出很远,砸在了一座低矮的石山上,全身僵硬,差点背过气去。

    葬花巫主缓缓起身,双眸清冷,静如幽潭,双肩在不自然的咔嚓声中归位。她体内的血丹炼化速度在加快,释放的血气也越来越多,她的圣威在复苏,实力在恢复。

    她熬过了最开始的虚弱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秦命的‘卑鄙’手段,可能更快。

    秦命啐了口嘴里的血水,从碎石堆里站起来。“真可惜,就差一点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很可惜,你再也没有机会了。”葬花巫主披上斗篷,遮住血衣,走出血气和尘雾,纤纤玉手向前一握,指尖飘起大量的花瓣,又转瞬间凝聚成了一柄血剑,寒气刺骨,血气如烈焰在燃烧,弥漫着可怕的杀威。花瓣不断从手上飘出,接连汇入血剑,剑势越来越盛,隔着很远就能感受到死亡的冰冷。

    “那可未必。”秦命展开羽翼,冲进了山里深处。

    葬花巫主把剩下的血丹全部吞下,一步一步踏空而起,开始追杀秦命。她的武法在运转,灵力在熔炼,气息越来越强盛,等恢复巅峰,即便是千米之遥,也能把秦命轰杀成渣。秦命,看你往哪逃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