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玄幻魔法 > 修罗天帝 > 第660章 驱寒(1)
    秦命回到房间,把药材按照配方分成了分量相同的五份。

    “先吃一份,按我说的口诀运功。”

    “直接吃?不用炼?”秦命坐到床边,想把童欣扶起来,可她身体僵硬,冒着寒气,根本坐不起来。没办法,秦命只能趴在她身上,别扭的撑着。

    “听我的,没错。”

    秦命把一份药草全部服下,迟疑了下,对着童欣的红唇慢慢印下。好在童欣现在没有意识,像是个冰雕,秦命心理上没那么多顾虑。

    小祖轻咳声:“我建议哈,把她衣服先脱了。”

    秦命这次没跟它争执,童欣里里外外套着七八层厚衣服,全部被冻结成冰衣,冒着寒气,像是块厚重的冰罩在困着她。他小心翼翼的破开衣服,像是在凿刻着冰雕,谨慎认真,生怕哪里用力把她身体伤到。

    一切弄好,秦命提口气印上了童欣的双唇。

    “按照我说的做。记住,必须五份全部送进去,少一份都不行。”小祖指导着秦命炼化药草,在身体里消解,化作温热的气息,慢慢渡入童欣的嘴里.

    气息温而不烫,持续绽放着热气,融化着她已经冻结的肌肤、血肉。

    童欣像是个冰美人,没有生气,苍白如冰,眉宇间聚着当时的痛苦。但依旧很美,面似芙蓉,眉如柳,美的如此无暇,表面的冰霜也遮不住她的秀美风采,反而更显出一股冰清玉洁的纯净。

    秦命闭着眼睛,没有欣赏眼前的美景,默默地运功,引导着温热的气息,连续的送入童欣的体内。他意识清明,没有去乱想。

    等将来去了童欣的家族,或许真会是一场机缘,又可能会有一场厮杀。而且,从苏毅的谦卑来看,赵言赵欣的家族在古海非常庞大,或许还有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
    古海里除了那高高在上,坐于云端的七大海族,还有其他很多庞大而古老的家族。如果把古海比作星空,他们就是最璀璨闪耀的星辰。

    以古海现在的动荡,他们的家族会不会也参与到围剿天王殿的行动里?答案可以说是肯定的,否则也不会派人来追杀他。

    他跟童欣,注定会是敌人。

    秦命把第一份药草全部炼化,渡入童欣体内后,并没有起到什么明显的作用。直到第二份结束,童欣身体内部的骨骼、血管、内脏等才开始显著的融化,退散寒气。她体内始终盘绕的那股血脉力量,再次复苏,在全身的血管、经脉流淌,不过非常的缓慢。

    炼了这两份,足足消耗了一晚。

    秦命呼吸了很多寒气,不得不盘坐调理。

    当第三份第四份送入童欣体内后,她的身体终于大面积的‘解冻’,恢复了些许的活力,也有了呼吸。衣服已经融化,湿漉漉的贴在身上,勾勒出修长完美的身材。

    秦命抱着她坐起来,把第五份服下,继续送进童欣的体内。为了避免童欣醒来后尴尬,他要尽量的加快速度。

    然而,怕什么来什么,在这时候,童欣的意识慢慢的恢复,也睁开了眼,起初还以为做梦,有个男人在抱着她的身体,亲吻着她的唇,她还是感觉非常冷,不由自主的抱紧了他。

    醒了?秦命也睁开眼,与童欣正好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童欣涣散的双眼逐渐恢复了焦距,看着近在眼前的男人。陆尧?

    秦命松开她的樱唇:“我在给你驱赶寒气。”

    他不说还好,童欣意识骤然清明,呼吸一阵急促:“你……你无耻!!”

    “你醒了,自己来。”秦命放开她。

    童欣身体虽然‘解冻’了,可是非常虚弱,体内寒气还没有驱散,尤其是最重要的经脉和气海,都还结着冰霜。秦命一松手,她无力的躺到床上,嘭的声,身体一阵痉挛,扯动身体的内伤,差点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童欣挣扎着要坐起来,浑身湿漉漉的,紧贴着身体,轮廓清清楚楚,她惊慌的拉住绒被,盖住身体,眼泪都出来了。“陆尧……你混蛋……你辱我清白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我,你现在已经冻死在失乐禁岛了。好好想想当时发生的事,你应该有点印象。”秦命头疼,退到五步外,别过头去不看她身体,以免再刺激她。还以为五份全部送进去,她才会醒呢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现在!!”童欣难以接受,羞愤欲狂。她无法想象,自己在昏迷的时候,陆尧对她做了什么,只是亲她吗?

    “我在帮你解冻,不管你信不信,我只碰了你的嘴。”

    “只碰??你说的轻巧,你个混蛋!”童欣有股冲动,要杀了他,可是身体虚弱又痛苦,动一下就撕心裂肺的疼。

    “我把你带出来的时候,你身体已经冻僵了,从外到里都冻住了,你已经算是个死人。我用的办法可能冒犯你了,但这是我唯一能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唯一能做到就是侵犯我?”童欣满眼泪痕,她羞愤怨怒,像是头发怒的母兽,剧烈的喘息着。

    “你全身冰封,想要解冻,必须由我往你身体里送热气。我能说的就这么多,你既然醒了,接下来看你自己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出去!滚!!”童欣尖叫,却牵动伤口,一口血水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秦命没说话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童欣痛苦的躺在床上,呼吸虚弱,脸色煞白,一阵阵的寒冷和刺痛从身体里满眼,娇躯紧绷,阵阵痉挛。

    泪痕再次划过脸颊。

    我竟然……被侵犯了?

    童欣模糊的记着山洞和泉池里的情景,记得‘死前’看到的画面,也记得陆尧已经成了冰雕。应该是陆尧救了她,可是……救我就能辱我清白吗?

    她嘴唇发白,用力抿紧,坚强和倔强都在此刻崩溃。她可以接受死亡,却无法接受自己的身体被个刚认识没多久的男人如此侵犯!她不敢去想昏迷的时候,这个男人在她身上做过什么。

    童欣闭着眼睛,久久失声。

    可是,等她重新打起精神,甩开杂乱的想法,开始祛除寒气的时候,却发现经脉里根本没有多少灵力,气海同样被冰封着。无论她怎么努力,都无法正常炼化灵力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童欣一次次尝试,可是明明能够感受到外面的灵力,经脉却因为僵硬而无法炼化,一层层的冰霜覆盖在经脉里面和外面封住了它。一丝非常微弱的灵力在经脉里流淌,却不受控制,发挥不出作用。

    童欣努力了很久才从空间戒指里取出些丹药,要强行驱动,清理冰霜,可是,正在要服下丹药的时候,她却停下了。

    经脉结冰,肯定非常的脆弱,这些丹药和灵果蕴含的效用和灵力都很强烈,一旦冲碎了经脉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童欣茫然无措,我该怎么办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