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玄幻魔法 > 修罗天帝 > 第666章 星耀
    长街寂静,针落可闻,惊魂未定的人们都看着车队前面的男人,敢拦这种车队,活腻了?

    天马骄傲的扬着头,收敛了羽翼,没有把面前的人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车辇安静了很久,传出淡漠的声音:“何事。”

    “冒昧打扰,得罪了。我要你后面的奴隶。”

    “奴隶?”车辇里又安静了会儿,才传出淡淡的冷笑:“要?”

    “你开个价,你开得起,我就出得起。”

    “退下!”另外一道冷漠苍老的声音,似乎有些恼怒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车辇掀开了帘布,一个翩翩公子从奢华的座驾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街道两侧的人群里立刻响起惊呼声,连秦命都微微动容。

    不为别的,这男人简直美的不像男人。

    秦命见过很多美男,可绝没有眼前这人来的惊艳,甚至让人失神的地步。一头墨黑的长发,未绾未系披散在身后,光滑顺垂如同上好的丝缎,魅惑的双眸,深邃有神,像是融化的春水,像是要把人迷失。高挺的鼻梁与薄薄的嘴唇,无疑把巧夺天工表现的恰到好处。白皙的脖颈、分明的锁骨,性感又不失安全感。肌肤白皙胜雪,似微微散发着银白莹光一般。

    他没有那种柔弱的娇气、娘气,而是飘逸儒雅,又带着说不出来的邪魅。

    总之,所有让女人迷恋的气质,他身上好像都有。

    街道两侧很多女人当场就酥了,捧着双手,失神的看着眼前的美男。连很多人男人都稍稍恍惚,惊艳在他的美貌里。

    从来都是男人为女人的美貌倾倒,现在却活生生上演了一幕另类的场景。

    男人左右各跟着两个老人,一个老头,一个老妪,都微微弯着腰,姿态恭敬,但让秦命真正吃惊的是他们的气势,看似平静沉默,却有种汪洋般的浩瀚,是圣武吗?!

    “你能开个什么价?”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秦命。

    这群人什么来路?秦命心里暗惊:“黑金币,一千!”

    “全部?”

    “一个。”

    人群再次惊呼,不可思议的看着秦命。一千黑金币?一百万金币啊!他要买谁。

    “哦??”男人饶有兴致的打量着秦命。

    两位老人都抬了抬苍老的眼帘,多看了眼眼前的男人。张口就一千黑金币,这可不是哪个散修能拿得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成交?”秦命空间扳指里面没有那么多黑金币,但是有从尤娜那群人手里得到的各种宝贝,别说一千黑金币,就是三千黑金币、五千黑金币,他也能凑得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要恕谁?”男人深邃的双眸里没有波澜,只有兴趣。一千黑金币对他来说好像没有多少诱惑力。

    两边的酒楼里,很多女人痴痴地望着他,英俊的侧脸,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。一身雪白绸缎,尽显富贵优雅,腰间束一条白绫长穗绦,上系一块羊脂白玉,外罩软烟罗轻纱。这是哪家的公子?怎么的显赫家世能孕育出如此优美的气质。

    “价格还不一样吗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有八星,有九星,还有黑月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区别?”秦命奇怪,什么八星九星,什么黑月?

    “八星,不卖,九星,不卖,黑月,无价。”男人说完,呵呵轻笑。

    “他笑了!啊啊,好美啊。”

    “好帅啊,我心里好热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谁?我要嫁给他,做妾也好。”

    所有女人都被他的笑容迷得目眩神迷,无论老幼,都不能自抑,像是要被他美丽的笑容融化了。

    不卖?无价?那你说个屁呢。秦命面色微冷,握紧了拳头,可是两个老人的气势立刻锁定了他,好像只要他一动,他们就会绝然出手。

    “让开,我这可不是低贱的奴隶。”男人转身,老妪立刻掀起了帘布。

    “给你十个黑金币,让我跟他说句话。”秦命从空间扳指里取出黑金币,甩向了车辇。

    可是,男人没有理会,两位老妪也没有接,任由黑金币落在车辇上,反弹几下后全部滚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他们不理会,也不在乎,街上的人们却忍不住舔了舔嘴唇,张口闭口都是黑金币,这人来头也不小啊。

    天马嘶鸣,迎着秦命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老人一挥手,烈火巨犬全身沸腾起烈焰,吞没了后面的囚笼,隔绝着那些囚徒。

    天马嘶鸣,阔步向前,走向了秦命。

    秦命心里挣扎了额会儿,强行忍住冲动,让到两边。天马拉着车辇从他身边经过,那老头冷冷瞥了他一眼,眼神里闪烁着警告的冷芒。

    车队刚刚过去,很多人立刻扑到街上,抢了那十块黑金币。

    “有谁认识他们的吗?有赏!”

    秦命向人群开价,可是很多人面面相觑,都在摇头。

    街上这么多人,竟然没有一个认识他们。

    “什么是黑月,什么是九星?”秦命再问,手里举着一颗上品灵果。

    人们微微骚动,都要忍不住打劫他了,这货到底是来拦车的,还是来炫富的?

    “我知道,上来一谈?”前面酒楼的顶楼,一个精悍的男人喊了声,声音雄浑有力,传遍长街。

    秦命拔地而起,直上七八米,一把扣住三楼窗沿,再次翻腾,进了五楼。

    “好身手。”精悍男人赞道,他的酒桌上还有些男女,都认真探了探秦命的气息,判定惹不起后,收敛了姿态,给他让座。

    秦命把上品灵果递给男人:“说。”

    男人没想到他这么痛快,笑呵呵的收下:“那里面是有你的朋友吧?”

    “与你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别的意思,只是提醒朋友你一句,这群人你是万万惹不得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什么来历?”

    “具体来历,我不知道。但我知道玩‘星耀’的人,都不是简单的人。你也注意了,那男人身边的两个老家伙都是圣武。拿圣武当保镖的人,你可以想象来头有多大。”

    “星耀?”秦命坐下,打量了下酒桌上的男女,竟然全是地武,最弱的也是地武两重天,最强的是这个精悍男人,地武四重天。

    “星耀,其实就是斗兽,是很多海域强族强派的公子小姐们热衷的一种黑暗游戏。但他们斗得不是真的灵妖,而是人!”精悍的男人也坐下,给秦命倒了杯酒。“咱们喝酒,听我慢慢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人都是奴隶?被用来厮杀,给那些公子小姐们逗乐?”秦命面色更难看了,把铁山河当斗兽?玩游戏?他心里的铁山河,高傲、冷酷,强势而洒脱,是个纯粹为武而生的男人,也是值得他尊敬的男人。没想到五年不见,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“可以说是高等奴隶吧。但不是逗乐那么简单,里面牵扯的东西很多,听我给你慢慢讲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