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玄幻魔法 > 修罗天帝 > 第694章 失控(2)
    童欣被秦命看的不自在,稍稍偏了偏身子,侧对着他。心里不再迷茫,不再复杂,可好像也不是太平静,多了份特别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帮我回了你姑姑的邀请,我现在没做好见她的准备。”秦命转开开话题,忽然觉着气氛变得暧昧了。

    “姑姑是代表族里对你谈话,必须要去的。她很严厉,但心不坏,你到时候不用多说什么,她问你答,不要顶撞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参加个升龙榜,有必要这么严格的审查吗?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们紫炎族举荐的人,必须要是紫炎族的人。现在族里对你没有多少了解,起码要见个面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的人,这还不够?”

    童欣俏脸微红,又被他一句话撩乱了心。她是那种温婉空灵的美,此刻霞飞双颊,却多了份妩媚的风情,诱惑无限。

    “侍卫!我是你的侍卫。”秦命赶紧补充。

    “有件事,你做好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事?”秦命坐直了身子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事,姑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事!”童欣娇叱,想耍赖吗?

    秦命看着童欣娇羞妩媚的样子,微微张嘴。“她……她……她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父亲也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?”

    童欣脸忽然红的发烫,她稍微慌乱的起身,背对着秦命:“你现在真的只有两条路了,要么用升龙榜前十做聘礼,向我们紫炎族提亲,永远留在紫炎族。要么……他们会杀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是约定好不说出去吗?”秦命还没从铁山河那件事里缓过来,这又是当头一棒。

    “陆尧。”童欣轻语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你一定要拿到前十,就当为了我!好吗?”

    童欣不敢再看秦命了,快步跑出房间,离开院子很远才停下,她轻抚着起伏的胸脯,娇颜红润,好久都没平复心境。她今晚过来只是想换个轻松态度面对陆尧,没想到说着说着……她好像……心里某个东西动了,她更没想到最后竟然会说出这么句话。

    秦命呆坐在房间里,怔怔的看着敞开的房门,耳边久久回荡着童欣那句‘为了我’。他再怎么不懂情感,也看出来童欣不对劲了。这一刻,他忽然感觉,要失控了!不只是这次行动要失控,他跟童欣之间的关系也要失控了,这完全不是他最开始计划的。

    “完喽完喽,这小娘们对你动情喽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怎么收场。”

    “她不动情,怎么都好,就算你乱了海族,她最多恨你骗了她。可现在嘛……嘿嘿……等知道了你的真实身份,她一定会满天下的追杀你。”

    “情债难偿,罪孽一生呐。”

    小祖幸灾乐祸的吹着口哨。

    “不应该……不应该的……”秦命用力搓了把脸,心烦意乱,这完全不再他的预期当中,也不应该发生的。

    按照他最初的设想,他不会喜欢上童欣,童欣更不可能喜欢上他,当初的荒唐事只能把他们串联到一起,就这么简单。两人会平平淡淡,不温不火,童欣还会有意的回避他,不去面对当初的荒唐事,然后就这么过去这几个月,等升龙榜大赛结束,他公布身份,逃离赛场,做一回恶人,仅此而已。童欣会恨他,但这个恨不会夹杂其他复杂的东西。

    可是,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我泡在岩浆炼池里的这一个月里,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吗?

    “我有个主意。”小祖稍稍探个头,对着秦命吹了声口哨。

    “说。”秦命无力的躺在床上,提着锁链把它提起来:“要不是你给我下药,也不至于这样!”

    小祖缩回龟壳里,龟壳随着锁链晃晃悠悠:“七大海族不是铁板一块,你干脆真娶了这女人,用荒神三叉戟做嫁妆,策反了紫炎族。你好,她好,天王殿也好,大家都好。”

    “馊主意。”秦命撒手松开龟壳。

    “女人啊,很复杂的,你永远想不通她那脑袋是怎么转的。但是有一点不会错,一旦动了情,那就抹不掉了。小子,听小祖我的,娶个海族公主当老婆,你不亏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我得离开!”秦命忽然坐起来,事情真要失控了。童欣、童璇、铁山河,都要失控。

    “稀罕啊,你也有吓跑的时候?”

    “别嚷嚷,今晚就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走,直接飞出去吗?”

    “就说去迎接铁山河。”

    “慌什么,不就是个女人嘛,看把你吓得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办法?”

    “娶了她啊,你拿荒神三叉戟做聘礼,她拿紫炎族做嫁妆,多么完美的一对。”

    秦命收拾好情绪,平静的离开院子。

    小祖诧异:“你来真的?”

    “那还有假。”

    远处突然涌现惊人的强光,驱散了半边天的夜色,九头巨兽虚影冲天而起,咆哮声震动天地,传遍赤凤炼域。那座古老而巨大的祭台又出现了,一批批的强兵现身,杀气冲霄,一道道惊人的气息涌现,浩若汪洋。

    秦命望着远处,守护战将们又回来了?

    一道金色大道横跨长空,从祭台传向了赤凤炼域深处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晚回来了,天王殿又闹出什么事了,这群家伙就不会消停几天?”前面树林里,童言一边往这里走,一边回望着金色大道,那些战将战兵犹如天降,莫大的威压与杀伐之气如怒涛般汹涌长空,震撼人心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深更半夜往你姐姐这跑。”秦命皱眉,哪都能碰到他。

    童言瞪眼:“你还整晚睡在我姐家呢,要不要脸?”

    “六天赌约!别耍赖!从今往后,我当哥,你当弟。”

    “做梦呢,没睡醒啊。我说的是交你这个朋友,谁要跟你称兄道弟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知道你输不起。”秦命从他身边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谁说我输不起了?”

    “我救了你,你觉着丢脸,不承认。我赢了你,你肯定也觉着丢脸,不会承认,我都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“嗬,会激将法了!”

    “随你了,我就当没这个赌约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哪?”

    “有点事,别跟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站住!”童言忽然高喊,从后面跟过来:“你能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能有事?”

    “有事改天再说,我姑姑要见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姑姑是谁?”

    “泡个岩浆澡,泡傻了?”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,改天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姑姑等你好几天了,听说你醒了,让我来找你。姑姑亲自下的命令,无论如何带你过去。”童言搭手抓住他肩膀,不容反抗:“走啦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能比见我姑姑重要,我警告你,在我姑姑面前好好表现,她一个态度就能决定你能不能参加升龙榜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