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玄幻魔法 > 修罗天帝 > 第702章 做个混蛋
    纪卓延愤恨的离开,找到族里长辈痛诉童言童欣的‘暴行’。【零↑九△小↓說△網】他实在咽不下这口气,从来没有人敢这么欺辱他,他把童欣当成自己的女人,可这个女人竟然背叛他,当众让他出糗。他不能让他的侍卫就这么白白的死了,他要让童言和童欣都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只是紫炎族和拜月族的高层正在谈判的关键时刻,没有谁会理会这种‘小事’,去关心他的感受,几位留守在外面的长辈安抚他大局为重:“用不了多久,童欣就跟你洞房了,先忍忍吧。死的这几个侍卫,就当童欣欠你的。”

    这次‘小联盟’不仅关系到前线追捕天王殿,还可能影响到未来七大海族之间的‘大联盟’。如果能结盟的足够深入,配合的足够好,拜月族和紫炎族就会结成更私密的小圈子,在未来七大海族的某些共同决议和整体行动上都会发挥出作用。所以,拜月族非常看重这次合作,不可能因为他这点小事闹得不开心。

    纪卓延不得不忍住:“升龙榜赛场,我要挑战童言!!”

    “这个可以,不仅要挑战,还要稳赢,让紫炎族和童欣都见识下你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一场高层会面持续到了深夜,最后是紫炎族的族长亲自送别,一直目送他们消失在祭台。

    外人不知道谈话内容和结果,不过看样子应该很不错。

    秦命躺在床上,默默考虑着他跟童璇的见面。可能是童璇回到紫炎族的原因吧,她变得强势、冷傲,不像是他以前认识的童璇了。幸好用粗鲁的态度转移了她的注意力,没有怀疑到他身份。

    童璇应该不至于杀了他,但也不可能让他参加升龙榜了。明天后天的,差不多就会赶他走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要走了?”小祖趴在他胸口,探出半个脑袋。

    “不走不行了。”秦命心里有点遗憾,这场冒险如果成了,定能重重的打击海族的名声。可是现在由不得他了。想起童欣对他态度的转变,心里就一阵的烦乱,这些完全不在预料之中,也不应该发生的。

    “我有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有什么好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做个混蛋!她现在还不至于对你有什么情啊爱的,就是开始接受你了而已。你随便做点混蛋的事,伤她的心,她对你的那点小小的好感自己就会散了。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混蛋事?”

    “调戏下她的小丫鬟啊,去勾搭下那个童菲啊,或者是表露出粗暴一面啊,随你怎么想了。”

    秦命想了会儿,摇摇头:“不止是童欣的事。铁山河那边说错一句话,我就会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万一那铁山河没说错话呢?往好处想吗。”

    “小祖,我怎么感觉你好像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?”

    “就是感觉。”秦命坐起来,甩了甩头。“可能我最开始就错了,我太想当然了。”

    “实在不行娶了她啊,瞧你这送样,以前的果断劲儿呢?小子,打个赌,怎么样?”小祖活动着四条小腿,在秦命胸口爬来爬去。

    “又想玩什么花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赌那老娘们不会赶你走。如果我赢了,你再去一趟焚天阁,泡个二三十天。”小祖以为烧断了一小部分封印,后面就好解决了,没想到每一条封印都非常坚固,它存的火灵远远不够。最好是再去一趟焚天阁,储备大量的火灵。这是他离开王墓以来,第一次发现有东西能烧断封印,这样的机会怎么能轻易放弃。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去了,再去也没意义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需要不需要,我赢了,你就得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童璇赶我走呢?你输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指引你一条天道奥义!”

    秦命呼的坐起来,惊叫:“天道奥义?”

    “什么天道奥义。”童欣忽然推开门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秦命轻咳声,打个哈哈:“没什么,做梦呢。”

    童欣看着秦命胸口耷拉的龟壳:“你为什么总带着那个龟壳?”

    “命长,吉利。”秦命把小龟塞进衣领里。

    童欣给他个娇羞无限的白眼,可这神态刚做出来,自己都觉的暧昧了,她轻撩秀发,掩饰尴尬。“你跟拜月族有矛盾?”

    “我都没见过,哪来的矛盾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就是问问。”童欣觉得陆尧今晚的表现很反常,侍卫们都说是他突然插手,才造成了那四个侍卫的死,后面也非要处死剩下那两个侍卫,把纪卓延推到狼狈的地步。乍一想,好像是有什么深仇大恨。

    难道,他真吃醋了?

    这家伙平常又冷又硬,吃起醋来竟然什么都敢干,连拜月族都没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拜月族的人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刚走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真是来提亲的?”

    “谈合作是主要的,联姻应该是其中一个措施。”

    “你父亲那里会同意吗?”

    童欣摇头,神色黯然。她已经失了身,也宣誓要么嫁陆尧,要么孤守一生。可是这次的情况太特殊了,涉及到家族当前的局面,还有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发展问题。如果拜月族那里不介意她的身体是否完璧,父亲很可能会把她嫁过去。

    现在就看族里认为拜月族是否值得结盟,是不是符合紫炎族的要求。数千年来,七大族之间经常会有‘小结盟’的情况,每次持续时间不同。历史上,紫炎族就跟拜月族合作过几次,不过据说最后都闹得不愉快。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,她不介意嫁过去,这也是她的宿命,一个海族女儿的宿命。可现在,她心里非常烦乱,也非常的抗拒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是你打算怎么做?”童欣忽然看着秦命的眼睛,有人要抢走我呢,你会怎么办?

    秦命被问了个措手不及,被她的眼神看的心慌。不过……小祖的提醒出现在脑袋里,做个混蛋?打消她的那份好感?“我觉着……纪卓延挺不错,是拜月族的独子,未来不是战将就是族长,天赋、气质,都不错。”

    童欣心里一阵失望,像是有什么东西扎在了心口,刺痛:“这就是你的办法?”

    “我们之间本来就是个错误,我还是会尽量到竞技场争取,做我该做的,履行我的诺言。如果我死了,你就当我们什么都没发生过,顺了族里的意愿,嫁给纪卓延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说一遍?”童欣眼睛蒙上层水雾,声音微颤。她绝没想到,到现在了,陆尧竟然说出这么一番话来。失望、痛苦、恼恨,各种情绪一股脑的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这股情绪来的如此突然又强烈,或许连她都没想到。

    “这样不挺好吗?我配不上你的,你嫁给我也委屈,我死在竞技台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!!”童欣甩手给了秦命一巴掌,声音响亮,房间彻底静了。

    “你混蛋!!”童欣泪水夺眶而出,她看着秦命,失望的摇着头,转身跑开。

    秦命歪着头,揉搓着脸颊,心里忽然有阵异样的难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