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玄幻魔法 > 修罗天帝 > 第712章 成长的代价
    “他就在里面。【零↑九△小↓說△網】”童菲猫着腰,悄声招呼妖儿,兴奋地俏脸都泛着红晕,第一次干这么刺激的事。

    “你要怎么做?”妖儿打量着房间,古色古韵,雅致文秀,像是个女人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坏了!”童菲忽然捂住小嘴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忘了问二哥,这东西怎么用了。”童菲晃着手里药瓶。

    “吱呀!”前面房门忽然推开,轻微的声音在幽静的房间里格外刺耳,童菲一声惊呼,像是受惊的小猫,差点窜起来,手里的玉瓶脱手落地。

    妖儿玉手轻弹,一条藤条钻出地面,像是翠绿的嫩芽,细腻柔嫩,稳稳托住了玉瓶。

    “陆尧?你怎么醒了……”童菲意识到不妙,转身就要跑。

    秦命突然出现在他身后,一掌劈在了她后颈,注入股强劲的力道,童菲娇躯轻颤,白眼一翻,扑倒在了妖儿怀里。

    “不懂怜香惜玉,亏你下得去手。”妖儿娇笑,给了秦命个千娇百媚的白眼。秦命模样变了,可人还是那个人,她能认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在这?”秦命的惊远远大过喜,这里是紫炎族,他是来冒险的,你来做什么?

    “我听说你在这里过得很滋润,玥晴姐姐怕你累坏了身子,让我过来看着点。【零↑九△小↓說△網】”妖儿娇媚的笑着,把童菲放在地上,提起层层藤条,把她包裹住,挂到了墙角。

    秦命苦笑。“这里太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嫌我添乱?”她身材修长婀娜,风情万种,整个人柔嫩的仿佛要滴出水来了,玉臂伸展,皓腕轻扬,雪白的玉体几乎要靠在了秦命地怀里。

    秦命被撩起心火,下意识就要搂住妖儿的蛮腰,到嘴的训斥都被她水汪汪的眼神给融化了。门外正好传来秀儿的声音。“陆尧公子?您醒了吗?”

    “嘘……”秦命示意妖儿别出声。

    妖儿抬头,捧着秦命的脸,揉捏着他的脸皮,轻语:“面具?”

    “是武法。”秦命默念着口诀,运转灵力,面部骨骼和肌肉发生细微的变化,在阵阵剧痛中,恢复到了原本的面目。

    妖儿捧着秦命的脸,左右看看,她笑颜如花,整座房间都明媚如春。

    秀儿靠近房门,竖着耳朵听,里面好像有人说话?

    妖儿环住秦命的腰,埋首在他胸前。淡淡的体香沁入秦命鼻息,妖儿越抱越紧,火辣的身体紧贴着,像火一般热烈,像水一般柔软,她呼吸着熟悉的气息,抱着熟悉的他,喃喃低语:“一年多了……想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秦命心都化了,愧疚、歉意、思念、宠溺,各种情绪涌上心头,他紧紧抱住妖儿,埋头在她柔滑的秀发里。“我也想你。”

    “要我。”妖儿迷离。

    千般恼,万般怨,都在相见相拥的这一刻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她爱他,她念他。

    他于她,此生无双。

    秦命把妖儿整个横抱起来,大步走进卧室。

    所有衷肠、所有思念、所有的怜爱与深情,都在此刻化作放纵的欢愉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夜幕深邃,静谧无声。

    妖儿浑身酥软的依偎在秦命身边,听他说着来到海域后发生的各种事情。

    从半月岛到琉璃岛,从绝影到巫殿,从九狱王到众王计划,从幽灵海域到万岁山,再到后来的失乐禁岛,也提到了铁山河。

    秦命避开了各种凶险,尽量说着里面有意思的事,但妖儿依旧能感受到那份惊心动魄,也能体会到秦命的艰苦和遇到的凶险。这一年多来,对秦命来说很精彩,精彩的背后则是一次次的生死考验。她心疼他,也埋怨他,如果两人一起闯荡,起码能有个照映。

    秦命怀抱着妖儿,心里很踏实,也很安静,仿佛漂泊了一年多的船,终于靠岸歇息。这一刻,所有的烦恼和忧虑,都抛到九霄云外,他甚至有种回到家乡,回到亲人身边的那种放松感。

    秦命想着要不要跟妖儿坦白他跟童欣之间发生的荒唐事,早晚都是要面对的,与其将来闹得不愉快,还不如提前说开。可是,这个场合、这种情景,说出来合适吗?他不想让久别的重逢变了味道,也不想坏了妖儿的心情。

    妖儿翻到秦命身上,趴在他胸口,垫着精致白皙的下巴,看着秦命。“还有什么有意思的事?”

    “有件事,我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跟童欣?”

    “嗯,我跟她……”秦命迟疑着,不知道怎么开口。

    “有感情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至于。开始把紫炎族当成仇人,进来的时候没什么负担,可相处久了,心里总有些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秦命最近脑海里经常浮现出这样的想法,随着升龙榜的临近,这种想法愈发强烈。

    最开始,因为童言童欣是去杀他的,只不过阴差阳错的走到一起,后来因为童欣童言都是海族,就产生了些疯狂地报复念头。当时那种想法很执着,也没有负担。可是真到他来到这里,经历了这么多事,他发现自己的心境在慢慢的变化着。对于海族,依旧怀有强烈的抵触,对于紫炎族呢?抵触感好像越来越淡了。对于童言童欣呢?他有些时候甚至潜意识里当成了朋友。例如跟童欣独处的时候,例如跟童言斗嘴的时候。

    但是,天王殿正在跟海族宣战,双方不死不休,已经打出了仇恨。秦命要背叛天王殿吗?绝不可能!既然不可能,就应该把海族当成仇人。而且,如果童言童欣知道了他的身份,会是怎么样的表现?会惊讶,会愤怒,理所当然,可会不会直接痛下杀手?

    秦命很纠结,忽然发现是他自己把自己置身在了尴尬的境地。

    于大局而言,秦命不后悔,愿意冒险,更愿意替天王殿搬回局面,重创海族。

    但是于内心而言,他忽然觉着自己很可恶。当初那么强烈的要逃走,就是意识到了这方面,失控的不是局面,而是他的内心。

    妖儿静静地趴着,看着秦命时而恍惚的眼神,看着秦命神情间流露出的苦涩。

    “经历的事情多了,人慢慢地变了。”秦命轻轻呼出口气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成长,伴随着代价。不管你选择什么,我支持你。”妖儿环住秦命的脖子,埋首在他胸前,红唇浅笑。这不是变化,这是成长。如果秦命真的狠心利用紫炎族,而没有任何负罪感,做的平静,走的洒脱,那才叫改变。他现在有迷茫,有苦涩,有犹豫,那叫成长。她很庆幸,秦命还是她心里的秦命,即便经历了这么多事,依旧没有变。

    “这份亏欠,或许我一辈子都没法弥补了。”走上升龙榜之前,他跟童言童欣是朋友,走下升龙榜之后,他们可能会是一辈子的仇人。

    “众王现在的处境很艰难。”妖儿轻语,你下不了决心,我帮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