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玄幻魔法 > 修罗天帝 > 第788章 出逃
    童言带着童欣离开宫苑,跟宫苑的守卫说是出去走走,谁都不用跟着。

    守卫们难得看到童欣出来,心里高兴,也就没去打扰他们姐弟。

    童言没有躲避谁,轻松又随意的走着,从紫炎族的核心聚居区,到了外围,又到了赤凤炼域边缘的一座码头。

    一路上很多人看到他们,却没有谁去打扰,也没想太多。

    “想去哪?”童欣走着走着,忽然不想出去了,她真的不想见太多人,只想留在房间里,静静地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离开这个破地方。”童言眼神比月光都要清冷,他对这里的人失望透顶,他要救姐姐,要带她离开这里,绝不能让她嫁到拜月族。

    拜月族不会给姐姐好脸色,纪卓延更可能会折磨她!

    姐姐如果真嫁过去,这辈子就要毁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?”

    “先离开这里再说,前面就是码头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给我说清楚,不然我不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连我都不相信吗?走。”童言忽然拉住童欣,往码头那里冲。

    可是,没等他们走到码头,一道人影忽然拦在了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“姑姑?您怎么……”童欣红唇微张,虽然心烦意乱,可还是感觉到不太对劲儿。

    “让开!”童言站到童欣面前,神色冰冷,没有了往常的敬畏和尊重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胡闹,但不能用这种办法。”童璇心里不忍,也理解童言,可是这么做只会让童欣更难堪。

    “我用什么办法,与你们无关,给我让开!”童言大喝。

    “童言,姑姑,怎么了?”童欣奇怪,不满的拉了把童言,怎么跟姑姑说话呢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你先退后,我来处理。”童言把童欣推开。

    “童言,适可而止吧,你这样不是救她,是害她。”

    “害她?你也配说这句话。”童言突然出手,重拳打向了童璇,身后羽翼展开。

    “童言,你干什么?”童欣惊叫。

    童璇面前却突然出现了位老妪,一股湛蓝的水浪冲向童言,水浪化作条条水蟒,把他缠了个结结实实,狠狠压在地上。在圣武面前,他重伤的身体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!”童言剧烈挣扎,可是水蟒越缠越紧,几乎让他动弹不得,呼吸都变得不畅。他怨恨的目光死死盯着童璇:“放开!再说一遍!放开!姑姑,我最后叫你这声姑姑,别让我……恨你!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带她走就能救她?古海虽大,绝没有你们容身之地,你能躲得了一时,躲得过紫炎族和拜月族的追捕吗?她已经够难堪了,你还要闹得沸沸扬扬让她更难堪吗?她在拜月族心里已经很轻贱了,你还要让她以后都抬不起头来吗?”

    “这些跟你有关吗?你现在懂得关心了?”

    童璇失望的摇头,向老妪示意:“带下去,亲自看住。”

    “童璇!你……”童言嘶哑咆哮,却被一股水浪塞进嘴里,直灌腹腔,从内部封住了他的经脉,也控制住了他的身体。童言大张着嘴,表情痛苦,却怎么都说不出话了。

    “姑姑,到底怎么了?”童欣都不知道该帮谁了。“童言是不是又闯祸了?”

    “别闹了,走吧。”老妪带着童言离开。

    童言挣扎,嘶吼,却发不出声音,他痛苦、无主、悲愤,却被死死缠住。他用眼神努力示意着童欣,姐姐,逃啊!离开这里!

    童欣更奇怪了,想去阻拦,却被童璇拦住。

    童璇复杂的看着童欣,直到童言被拖走,才幽幽一叹:“联盟协约出来了,多了个附加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?关于我吗?”童欣已经料到会被责罚。是她把陆尧带回紫炎族的,也是她坚持着陆尧的清白,也坚持着举荐陆尧,所有的一切,都因她而起,她已经做好了受难的准备,哪怕是性命。

    童璇不敢去看童欣的眼睛:“7月7,拜月族来赤凤炼域迎亲,你……嫁给纪卓延……为妾……”

    童欣红唇微张,瞳孔都微微放大,嫁给纪卓延?为妾?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距离赤凤炼域百里外的云层里,一只华丽高贵又不失威猛的黑凤,正绽放着黑色流光,停在高空。

    “我说小弟啊,你自己有翅膀,为什么非得骑我身上?”黑凤发着牢骚,警惕着浩瀚的海潮,生怕紫炎族的人发现它。这是什么时期,这是什么地方?你竟然还有心思带我来这里?真要了亲命了!

    秦命迎着冷风,长发飞扬,失神的望着赤凤炼域的方向。二十天了,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。紫炎族会不会伤害她?各海族会怎样打压紫炎族?事发之前,他心理上已经做好了各种准备,可是真到发生的那一刻,到发生后的现在,他越发的愧疚。

    这次升龙榜事件,成就了他和天王殿,却害惨了童欣和紫炎族。

    有王跟他说,枭雄无悔!可是,秦命不想无情无义!

    别人欠他的,他会百倍拿回来,他欠别人的,同样要还!

    “跟你说话呢,要不咱们再后退百里?”黑凤是真不想靠这么近,那里是紫炎族啊,聚居着无数的强者猛兽,太特么吓人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……她现在在恨我吗?”

    黑凤刚要张嘴,打击他几句。

    秦命道:“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黑凤翻白眼,我刺激不死你。

    秦命忽然有种冲动,再去一趟赤凤炼域,见一见童欣,给她个解释。当初想的是半年之内,现在却等不了那么久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小弟啊,你想死呢,我是绝对不会拦你的,但请别拉着我好吗?我上辈子欠你了怎么滴?”黑凤就死活不明白了,你自己有翅膀,想去哪不是去?你是比我慢了还是怎么的,非得拉我出来。你丫一船的圣武不去请,非得让我陪着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秦命幽幽轻叹,望了眼远处的赤凤炼域,等我!我会回来的!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黑凤掉头就走。

    “方向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我记得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去地煌岛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玩意?你又想干什么?”黑凤恼了,小爷我身体娇贵着呢,将来要称霸海域的,岂能跟你随便冒险。

    “送封信。”

    “情书啊?你小子可以啊,四处留情啊,地煌岛都有情妇?可我就纳闷了,你祸害了这么多女人,也没见谁的肚子鼓一鼓,你是不是有问题啊。”

    秦命一脚跺在它脖子上:“欠收拾了?”

    “有病就得治!”黑凤撇着嘴,挥着翅膀离开。“哪个方向?指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