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玄幻魔法 > 修罗天帝 > 第792章 无胆无魄
    “等我?开什么玩笑,我可没招惹你。”童崎目光不断往外瞟,想要呼救。

    “不用紧张,我如果想杀你,你已经醒不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童崎艰难的咽口唾沫,瞥了眼床上的女人,那怪异歪扭的姿式根本不是熟睡,而是昏迷了。

    “坐下,我想跟你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有什么好谈的。”童崎紧张着,可还是乖乖地坐下,屁股只占了半边。以前的时候,秦命还是陆尧,是个散修,他可以无拘无束,甚至高他一头。可现在见面,秦命是天王殿的不死王,一个毁了升龙榜的疯子,还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人。

    “她还好吗?”

    童崎嘴角一抽:“真会开玩笑,换成你,你会好?”

    “童言呢?”

    “疯了,被关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请你办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别!担不起您的请。”

    “带我去趟赤凤炼域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童崎蹭的站起来了,去赤凤炼域?你特么还想去赤凤炼域?你不怕把你跺碎了喂狗?

    “少爷?”外面的侍卫忽然听到里面有动静。

    童崎张了张嘴,要呼救,可守着秦命却不敢真的喊救命,表情挣扎了会儿,还是硬着头皮回了句:“我没事,刚醒。”

    “您要不要吃点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您吩咐。”侍卫们退出院子。

    秦命看着童崎,示意他坐下谈:“各海族是怎么惩罚紫炎族的?”

    “你还关心这个?”童崎看着秦命,又恨又气,可更多的是惊惧感。这疯子真特么够胆,全海域都在搜捕他,他竟然堂而皇之的来到浮生岛,还坐在了他的房间里。童崎忽然很后悔出来了,你说我在家老老实实待着,驯驯斗兽、玩玩女人,优哉游哉多好,非得出来散什么心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想尽早离开这个房间,最好是乖乖的回答我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秦命,我们紫炎族欠你的吗?”童崎恼了,可不敢说的太大声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欠不欠的,本就是敌人。如果是半年前,我以真身跟童言童欣相见,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杀了我。他们是去杀我的,反被我利用,仅此而已。海族煌煌数千年,恶事做得少吗?我这样的事都算上什么。”秦命到现在都不后悔当初的决定,他唯一做错的是跟童欣有了情感,唯一亏欠的是童欣。

    童崎张张嘴,竟不知道怎么反驳了。

    “想个办法,带我去见童欣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见她?有什么脸见她?你就算杀了我,我也不会把你带进去。”童崎无语,开什么玩笑,我把你带进族里?我活的不耐烦了啊?如果让族里知道了,不用别人动手,他父亲就亲手劈了他。

    咦,等等,我可不可以把他引进去?

    然后……抓住他?

    反正是秦命自己送上门来的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能把他控制在赤凤炼域,定会是大功一件。

    可是,童崎瞥向秦命的领口,那里挂着黑蛟战船吗?黑蛟战船上装着众王候吗?

    万一秦命在赤凤炼域再扔出众王候,来一场恶战,他可就是罪人了。

    童崎心里摇着头,可转念再想,就算秦命释放王侯又怎样?赤凤炼域是紫炎族的老巢,老祖宗们都在那里住着呢,王侯来多少,杀多少。

    童崎轻声咳嗽:“其实,带你进去也不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了。”秦命起身。

    童崎心头一慌,呼的起身,结果板凳一绊,嘭的声摔在地上,他连滚带爬的站起来,惊慌失措:“你干什么?别乱来!你如果杀了我,你也走不出这座庄园。”

    “回答我的问题,各海族是怎么惩罚紫炎族的。”

    童崎额头沁出冷汗,是真怕秦命一掌劈死他:“外面不都在传吗?还用问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不公开的。”秦命是听到外面传言了,包括‘紫炎族承担此次事件的全部责任’、‘紫炎族重建霸王岛,一族之力承担所有资源’、‘紫炎族安排三位老祖级人物,带队搜捕天王殿’,这三个条件虽然苛刻,可是情理之中,毕竟升龙榜事件对海族的影响太恶劣了,不可能全体站出来承担责任,只能由紫炎族来承受。但是不可能就这么简单,各海族都在霸王岛战死了战将和圣武,就紫炎族一个人没死,各海族不会那么轻易饶了紫炎族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说!!”秦命声音一提。

    童崎迟疑了会儿,颓然的坐下:“焚天阁对其他海族开放。”

    “开放焚天阁,跟开放焚天炼域有什么区别。各海族可以借着进出焚天阁的机会,监控整个焚天炼域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们想?”

    “还有吗?”

    “紫炎族每年对各海族进贡,持续五十年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做狗了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童崎蹭的站起来,可吧嗒下嘴又坐下了,一百个他都不够秦命一个人杀的。

    “开放焚天阁、向海族进贡?你们紫炎族的魄力比我预想的差好多。”秦命想到紫炎族会付出些代价,可没想到这么严重,更没想到六大海族会这么恨,简直是趁机打压紫炎族。

    “换成你来试试?六大海族联手施压,我们争吵了五天五夜。”童崎同样窝火,可又有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争吵十天十夜,也是你们妥协了。堂堂紫炎族,做狗五十年。”

    “秦命,嘴巴放干净点。”

    “做都做了,还不让人说了?怪不得会把自己女儿扔给别人当妾,你们族长……不怎么样啊。”

    “大局为重!我们那叫忍辱负重!”

    “忍辱负重?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。辱,是忍了,重呢?你们那叫忍气吞声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族长和战将们都在老祖闭关之地跪了六天六夜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了?紫炎族的颜面都丢光了,跪几天就能跪回来了?脸面要争取来的,不是跪出来的!”

    童崎不跟他争论这些,沉着脸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杀你,也不让你为难,你帮我给童欣带个东西。”

    童崎冷哼:“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帮你。”

    秦命把事先准备好的锦盒,放到桌上:“亲手交给童欣。”

    “你听不懂人话?我说,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帮你。”童崎看了眼锦盒,却没去碰。

    秦命没理他,坐在窗边沉默着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不走?”童崎浑身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等天黑。”

    童崎看了眼床上三个女人,想想昨晚的疯狂,眉头微皱:“你到底什么时候来的?”

    “三天前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这间屋子。”

    “三天前。”

    “我昨晚……你都看见了?”

    “没看。”

    特么的,免费表演了一场活春宫?童崎忽然想骂人,可又憋住了。

    天黑后,秦命要离开,随手扯下个布条,写了几个字,用灵力封住:“这封信,交给童璇。”

    童崎气笑了,我凭什么给你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