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玄幻魔法 > 修罗天帝 > 第797章 毒杀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童璇总觉着不会那么简单,荒神三叉戟不是秦命自己的,而是天王殿的,天王殿会为了一个女人,抛弃荒神三叉戟?如果真这么简单,天王殿就不会跟古海的各路霸主打的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“信不信由你,荒神三叉戟就在我手里,你点头,童欣归我,圣器归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童璇不相信秦命,反常即为妖,这个诱惑太大了,大的夸张。

    “我就一个条件,带我去赤凤炼域,我要跟你们紫炎族族长亲自面谈。”

    童璇更怀疑秦命的目的了,这混蛋该不会是想在赤凤炼域释放天王殿吧?现在的赤凤炼域其实非常虚弱,三位老祖搜捕天王殿去了,还有两位镇守魔域秘境,虽然有着赤凤炼域有万古火山群做屏障,可以抵抗各种攻势,可如果天王殿在内部出现,紫炎族必遭重创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检查我的身体,黑蛟战船不在我身上,你也可以给我戴上各种枷锁,一切随你们,只要让我见见童欣,见见你们族长。”

    童璇摇头,她冒不起这个风险:“如果你真能交出荒神三叉戟,我可以用尽各种办法,把童欣赎出来,但你不可能见到族长。”

    童璇心里一百个一万个不愿意童欣嫁给纪卓延,可是真的没有办法,如果秦命能交出荒神三叉戟,这不仅是给紫炎族一个交代,也是给海族一个交代。相信没有人会去拒绝这个诱惑,她就可以用这个跟族里谈条件,送走童欣。

    “堂堂紫炎族族长,会怕我个地武?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激将,我不可能带你见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荒神三叉戟也不可能交给你们。童璇,做决定吧,我交出荒神三叉戟,换童欣,换一个见你们族长的机会,缺一个条件都不行。我不是想帮童欣吗,我机会给你了,就放在你的面前。”

    “别逼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逼逼你,你怎么知道自己还有没有点人性?想想童欣吧,她把你当姑姑,你拿她当过侄女吗?”

    童璇心里挣扎,双手用力攥紧。

    秦命闭上眼睛,等他的决定。

    良久良久……

    童璇在情感和理智的纠结中做出决定:“我带你进赤凤炼域,但我会安排人全程看着你,如果你有任何要威胁紫炎族的举动,立刻击杀。”

    两天后,童璇带着秦命来到了赤凤炼域,还没赶到童欣的宫苑,就感受到一股异样的气氛。

    族里很多人步履匆匆,神色慌张,好像出了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秦命披着斗篷,盖住大半张脸,但由于是童璇带回来的人,也没有谁过去询问。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前面经过一支巡逻队伍,童璇唤住了他们的队长。

    那位队长行了一礼,又瞟了眼童璇身边的黑衣人:“童欣小姐……昏迷了。”

    “昏迷?什么时候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五天前。”

    我离开的一天后?童璇心里一紧,带着秦命快步敢向宫苑。

    宫苑里里外外聚满了人,有童玳、童图、童崎、童菲等同代人,也有些族老级的人物,起码有三百人,都聚在了宫苑里。

    一棵古老葱茂的大树,足有五米高,不知活了多少对月,沧桑却又生机盎然,飘飞着漫天绿芒。大树延伸着许多翠绿的枝条,在半空轻舞,托举着一块两米长的玉石,玉石上荧光和绿光交织,环绕着沉睡的童欣。

    三位白发苍苍的老人,围绕着巨树盘坐。他们全身弥漫着浓郁的生命之气,化作无数的透明的灵蝶,在绿芒间翻飞,落满了童欣的身体。

    男男女女都在担心着,也紧张着。童欣已经昏迷五天五夜里,也不知道能不能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童璇穿过人群,柳眉紧皱,望着树枝缠绕的玉石,童欣静静地躺着,气息非常微弱。

    “姑姑?”童崎他们连忙行礼。

    一位族老摇头叹气:“五天前,童欣……服毒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毒?哪来的毒,什么毒?”童璇心里一紧,五天前,也就是拜月族离开后吗?

    “散魂尸菌。”族老们望着玉石上的童欣,疼惜又担忧。这是剧毒的毒药不会触碰你的灵力,却会在无形之中散掉三魂七魄、散尽生命之气,在不知不觉中变成尸体。以童欣的境界,其实可以抵抗这种毒药,可问题是,童欣不想抵抗,她……想死……

    负责看护童欣的侍卫已经跪在地上,微微颤抖:“我们真不知道小姐从哪里拿到的毒药,五天前的早上,她忽然说她累了,想睡一会儿,然后……然后就这样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严重吗?”秦命轻语,袖袍里的双手死死攥紧,心像针扎一般刺痛。

    几位族老看了眼秦命,这是谁?为什么披着身斗篷?“我们发现的时候是天黑了,毒素蔓延到童欣全身,魂魄已经非常微弱。我们抢救这么多天了,可还是没有苏醒的迹象。”

    童玳他们也看着童璇身边的秦命,这人是谁?

    童崎也只是看了眼,没想太多,他默默地望着玉石上的童欣。他就知道童欣受不了这种羞辱,不是婚前出事就是婚后,可没想到她会用这种办法,要把自己活活毒死。

    “姑姑,你有办法吗,救救姐姐,好吗?”童菲已经哭肿了眼,握着童璇的手,低声哀求着。

    童玳他们沉默着,有疼惜,更有愤怒。堂堂紫炎族,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了吗?他们宁愿童欣不会再醒来,不用去拜月族受那屈辱!先是秦命的欺骗,再是海族的嫌弃,还没从崩溃中恢复,紧接着又要嫁给别人做妾,她的尊严被人扔在地上踩碎了。换成普通人,都受不了这种屈辱,何况是高贵的童欣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了,童欣第一次动心,得到的却是噩梦般的回馈,连他们都要哀怨苍天不公,对她太残忍。

    “族长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“族长亲自来过了,嘱咐不惜代价的救醒童欣。”

    于情,童欣是族长女儿,族长当然要救她。于大局,童欣必须苏醒,否则没法给拜月族交代。可是,童欣的自杀,对于紫炎族的每个人都是种嘲讽,是他们活活逼死了自家的小姐,是他们的无能,让小姐走上了绝路。紫炎族从来都是高高在上,傲居云端,俯瞰众生,可现在呢?面对着六大海族的无情镇压,他们除了忍受,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“告诉童言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敢说。”

    童璇走向了玉石台,嫩绿的枝条缠绕着它,缓缓下沉,落到了童欣面前。

    童欣安静地平躺,还是那么的美,那么的圣洁,像是熟睡的仙子,她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,像是解脱的轻松,可是眼角却有两道清晰的泪痕。

    童璇指尖划过童欣的脸颊,轻捋秀发。“何苦呢。”

    秦命走到玉石边,目光朦胧,轻轻捧起了童欣冰凉的玉手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谁啊?别乱碰!”

    童玳他们低声呵斥,眉宇间聚起怒意,这哪来的混蛋,上来就抓童欣的手。

    “朋友,放开她的手。”童玳一把抓住秦命的肩膀,用力一扯,斗篷滑落,露出了秦命的真容。

    秦命不闪不避,有着斗篷滑落。

    童玳的手定在了半空,微微张嘴,瞳孔都在放大。

    里里外外的目光全部落到了秦命脸上,这一刻,宫苑针落可闻,所有人都怔住了,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人,有几个夸张的揉了揉眼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