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玄幻魔法 > 修罗天帝 > 第798章 情泪
    宫苑静了很久很久,也不知道是谁惊叫一声,人们激灵着惊醒。

    “秦命?”

    “卧槽!”

    “秦命?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宫苑轰动,更多是惊惧,人们齐刷刷的后退几步,连族老们都惊退,话都说不囫囵了。

    这真是秦命?

    秦命怎么会在这里?

    秦命怎么敢在这里?

    秦命怎么会跟童璇在一起?

    所有人满脑子炸起了问号,又惊又怒。

    秀儿、童菲等人,用力捂住嘴,大眼睛溜圆。

    “秦命?你敢来我们紫炎族?”童玳怒吼,全身紫炎轰的声沸腾了,腾起惊人的高温,扭曲着空间。

    “所有人,退下!”族老们联盟激活武法,亲自警惕着秦命。

    侍卫们不约而同的亮起了武器,护到了公子小姐们面前。可还是有些懵,海族不是正在追捕秦命吗?他怎么会在这里?他们甚至怀疑这是个假的,是童璇带回来安慰童欣的。

    童崎嘴巴大张,冷汗当场就下来了,秦命竟然跟着姑姑回来了?那封信里到底说了些什么?这疯子疯出天际了,他说来还真来啊!不怕被跺碎了喂狗?

    “都不用紧张,是我带他回来的。”童璇摆手压住惊惧紧张的人群。“只有他自己,没有天王殿。”

    秦命没理会众人的轰动,面部模样在阵阵剧痛中变换着,回到了陆尧的模样,他半跪在玉石边,双手捧着童欣的手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族老们完全没法淡定,这是秦命啊!这可是秦命呐!他怎么会在这里?!

    全场惊怒不安的时候,玉石上的童欣竟然神奇的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“童欣醒了!”有人惊呼,所有人都诧异,巧合吗?

    是本就到时候醒了?

    还是他们呼喊着秦命的名字刺激了她昏沉的意识?

    童欣意识虚弱,视线模糊,这一刻,她或许连自己都没分清现实和幻觉,只觉着身边有个人。她微微转头,看着近在眼前的男人,凄然一笑,喃喃一语:“我……想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声轻语像是把利刃,捅进了秦命的心口,他捧着童欣的手,低头轻吻:“还记得吗?我说过的,我还会回来,我欠你个解释。”

    童欣定定的看着秦命,视线慢慢恢复焦距,意识都渐渐恢复了些。她目光晃动,红唇紧抿,两良久……良久……行清泪划过脸颊。

    秦命轻抚童欣消瘦的脸颊。“我说过让你等我,为什么要伤害自己。”

    童欣泪眼朦胧,痴痴地看着,许久许久,虚弱的轻启红唇:“你……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,不会再走了。”

    童欣颤颤的伸出手,要去碰秦命的脸颊,却害怕是眼前的一切是假的。

    秦命握住童欣的玉手,按在他的脸上。“不怕……不怕……我来了,没有谁再能伤害你,没有谁……”

    宫苑里的人们都安静了,神色复杂的看着童欣和秦命。秦命是为童欣回来的?他竟然不顾海族的追杀,冒险回来了?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,该走了。”童璇提醒秦命。

    秦命俯在童欣面前,轻吻她的额头:“等我。”

    轻吻、轻语,直到这一刻,童欣才感受到了真实。

    秦命轻拍童欣的手,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童欣非常虚弱,却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,紧紧地抓住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我去见你父亲,我来……娶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姑姑对不起你,秦命托童崎送来过一件玉佩,我扣下了。”童璇取出玉佩,放到童欣手里。她之前不知道秦命要干什么,也不相信秦命跟童欣还有未来,她本意是保护童欣,不想给她希望,将来再破灭,可是没想到,却闹得现在的境地。

    这块玉佩其实是童欣的,她很喜欢的一块玉佩,带着去了霸王岛,被秦命在道别的那晚摘走了。

    童欣认出了玉佩,也看到了正反两面的字——你若不弃,我必不负。

    “好好休息,等我回来。”秦命跟童欣道别,跟着童璇离开。

    童欣失神的看着玉佩,意识却微微恍惚,再次陷入昏迷。她身体太虚太虚,经不起这种情绪的大起大落。

    “我听错了吗?秦命要去见族长?”

    “秦命要娶童欣?他拿什么娶?”

    “这疯子的思想跟正常人就是不一样哈?”

    “我们怎么能跟天王殿联姻?这岂不是要跟海族联盟决裂吗?他到底是怎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,管他怎么想,既然来了,就别想走了。”

    人们议论纷纷,还是没从秦命来紫炎族的震惊里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童璇带着秦命来到紫炎族族长的宫殿,安排他在外面等着,由老妪亲自看守,她进去先跟族长谈谈。

    要不要见秦命,不是她能决定的,要先看族长的态度。而且,她总觉着秦命另有所图,或者是天王殿在谋划着什么。荒神三叉戟太珍贵了,怎么可能随便拿出来让秦命当聘礼。

    “你真肯为了童欣,献上荒神三叉戟?”老妪看着秦命,指尖缠绕着几道水波,随时准备出击。她不怕秦命,怕的是他那艘诡异的黑蛟战船,如果秦命有任何异常举动,她会毫不留情的出手击杀。

    “我敢送,就怕紫炎族不敢要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次过来,不单纯是要娶童欣吧?”

    “以天王殿跟紫炎族的关系,我想娶童欣是不可能的。就算我送上荒神三叉戟,也换不走童欣。”

    紫炎族把童欣嫁给拜月族,是内部联姻,可嫁给天王殿,性质就完全变了。这涉及到个颜面问题,紫炎族当然希望得到荒神三叉戟,但绝不是通过卖女儿的方式,尤其是卖给天王殿,这跟海族全面追捕天王殿、要毁灭天王殿的局面完全相悖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知道,你既然来了,就别想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既然来了,就有把握全身而退,我不仅能退,还是你们亲自送我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小家伙,自信点挺好,可过了就是自负了。如果你想离间海族联盟,我劝你趁早打消这个念头。”老妪大致能猜到秦命怎么打算的,她虽然老了,但没有糊涂。可是,把紫炎族拖出海族联盟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“天下没有不可能的事,所有不可能,都是因为条件不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