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玄幻魔法 > 修罗天帝 > 第804章 苏毅的焦虑
    苏毅在自己的房间里走来走去,坐立难安。他怎么都没想到,大闹了升龙榜,沦为海族首要通缉犯的秦命,竟然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跟秦命之间本来没有什么深仇大恨,他当初做的那些事都是想证明自己,凸显自己,不想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秦命越来越耀眼,而自己越来越暗淡,可是,升龙榜上的那一箭,彻底改变了两人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苏毅知道,秦命绝不可能轻易饶了他,未来某天,不是他杀了秦命,就是秦命复仇杀了他。他最近开始疯狂修炼,就是为了对决战场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可是,千算万算,都没能算过天意。秦命竟然不顾海族通缉的危险,回到了紫炎族,更不可思议的是,还是童璇亲自带回来的。

    秦命到底跟童璇说了些什么,为什么能被带去见族长?见了族长还不算,竟然还平安无事的回到童欣的宫苑,住进了童欣的房间。童欣应该恨秦命的,怎么就那么轻易地原谅了他?

    到底怎么回事?苏毅自诩精明,可实在看不透这件事了。

    紫炎族本应该恨秦命入骨的,就算扒了皮煮了肉,都难消心头之恨。造成紫炎族现在窘境的罪魁祸首就是秦命,把童欣害惨的人也是秦命。

    难道,秦命是来寻求合作的?也不可能啊,紫炎族会为了天王殿而抛弃海族联盟?天王殿没那么大的能量,紫炎族更不可能这么做。

    苏毅脑袋里闪过无数的问号,死活找不到答案。但是他很清楚一点,他在紫炎族里没有未来了。

    当初之所以卑躬屈膝的追随童言童欣,就是希望能借助两人的身份,在紫炎族里谋求个供奉的地位,有个更光明的未来。可是自从跟着童言来到族里以后,童言就因为当初在失乐禁岛雪山抛弃童欣的事件怨他恨他,不待见的他,他想尽各种办法证明自己都没人看到眼里。升龙榜事件后,看到童言恨秦命恨得咬牙切齿,他以为自己的机会终于来了,终于可以跟童言站到同一阵线,争取到童言的信任,成为童言的心腹。

    苏毅甚至壮着胆子要把童言偷偷放出来了,表示下自己的忠心耿耿,哪怕事后付出些代价也值了。可谁承想,在这紧要关头,秦命又回来了,还争取到了童璇的好感、童欣的原谅。

    “我要不要把童言放出来,联手把秦命做了?”苏毅脑海里突然蹦出这么个想法。童言现在恨不得生吞了秦命,只要放出来,再告诉他秦命来了,他肯定会丧失理智的去杀秦命,到时候自己再用游龙惊鸿,肯定能要了秦命的狗命。

    只有彻底绝了秦命这个隐患,他就还有再翻身的机会。

    思前想后,这个方法可行!苏毅带上游龙惊鸿,离开了院子,直奔看押童言的幽谷,路上顺便去厨房拿了些吃的。

    童言看押在童璇的秘境幽谷,这里的戒备虽然森严,可苏毅是有腰牌的供奉,还是隶属于童言的供奉,也就没人会拦他。这些天里,苏毅也经常来给童言送吃的,希望能赢得好感,改善下两人的关系,只是童言非常暴躁,根本不给他‘促膝谈心’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又来送吃的?”守护幽谷的侍卫们都认识他了,主动打着招呼。人家毕竟是童言少爷的供奉嘛,等将来童言少爷成为战将,甚至是族长,苏毅地位绝对不会低,起码要比他们高很多很多。

    “童言少爷今天的情绪平静点了吗?”苏毅微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唉,别提了,还是那样,喊了一天了,刚刚才消停。我说苏供奉啊,您也别总来送东西,他哪有心情吃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他有没有心情,咱们这些听使唤的,该做的还得做啊。”

    “您这供奉当的,让我们都惭愧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应该的嘛。对了,谷里……”苏毅指了指幽谷,问童璇在不在。

    “还没回来呢,不用担心,你快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,改天请你们喝酒。”苏毅走进幽谷,转过几条蜿蜒深邃的石道,来到了幽谷深处的地洞里。

    地洞其实是蛇洞,是童璇的贴身老奴饲养的玉角鳞蛇的巢穴,非常巨大,却很阴冷。

    童璇把童言扔到那里面,也是安排那些玉角鳞蛇看住他,必要时候压制他。

    苏毅轻咳几声,隔着铁栅栏往里面望了望。

    里面光线很暗,只有三颗夜明珠绽放着微弱的明光,两头十多米长的玉角鳞蛇盘窝在各处,泛着幽幽的磷光,巨大的身体让人看着心慌。

    童言披头散发的躺在地上,一动不动,像是个死人,衣服破烂的不成样子,满是泥土。

    “少爷?我来看您了。”苏毅朝里面喊了声,两头玉角鳞蛇睁开油绿的眼睛看了看他,吞吐着蛇信,童言却没有半点动静。

    “少爷,您已经很多天没吃东西了,这里有些灵果,也有些宝药,还有点心,您要不吃点?”

    苏毅探查着童言的气息,凌乱又细弱,看样子重伤的身体到现在还没痊愈,反而因为各种发怒,伤势更重了。这可不行,他要让童言先把伤势调理好,至少恢复个五成左右,再去跟秦命去对抗。

    “少爷,我今天来是要告诉您个好消息。”苏毅把声音压得很低,他知道童言没死更没睡,只是不想搭理他。

    童言何止是不想搭理他,已经封闭五觉,半死不活的躺在冰冷潮湿的泥土里。他已经不恨任何人了,他恨得只有他自己,恨自己没能力保护好姐姐,姐姐被那畜牲伤的遍体鳞伤,他却无能为力,姐姐要嫁给混蛋当妾,他也无能为力,他被深深地挫败感和悔恨淹没了,像是沉进了深深地海底,周围黑暗、无声、压抑,他一直沉……一直沉……

    “少爷?”苏毅连喊了十多声,都没有回应,倒是把玉角鳞蛇们喊恼了,眼神凶狠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秦命来了!”苏毅声音提了提,但也适当控制着,他可不想让人误会是他故意把童言放出去的。

    童言还是没反应,胸口很久才起伏一次,还很微弱。

    “少爷,秦命来了,真的是秦命,您的仇人,秦命。”苏毅反复重复着‘秦命’的名字,可童言就是没反应,。他从旁边捡起块石块,朝着里面扔进去。

    石块正好扔到童言的胸口,砸出声闷响。

    童言涣散的目光缓缓恢复焦距,一抹历芒在眼底闪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