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玄幻魔法 > 修罗天帝 > 第816章 恩仇
    “秦命!”童欣惊呼着扑过来,慌乱的释放灵力给他止血,可是伤口竟然无法愈合,反而扩散出密密麻麻的黑纹,像是蛛网般向着全身扩散。“童言,你都做了什么!”

    童言后退着,眼神冰冷:“秦命,滋味怎么样?那天晚上,我要带着我姐逃跑,永远离开赤凤炼域,准备了很多宝贝,这就是一个。刀名,赤牙!上面的剧毒会让搅乱你的灵力,腐烂你的骨头,把你活活化成一滩脓水。”

    “赤牙?”童欣面色大变,惊叫:“赤牙怎么会在你手里?那是方擎战将送给方牧歌的!”

    “借来用用喽。”童言坐回到石桌边,翘起腿,喝着茶水。“我到想看看,是你的黄金血厉害,还是赤牙厉害。”

    秦命蜷缩在地上,痛不欲生,身体里的灵力正迅速失控,越来越不受控制,毒素像是无数的蚂蚁,在抵抗着黄金血释放的生命之气,疯狂的撕咬着他全身的骨头,以他的承受力,都发出痛苦的嘶吼,全身僵硬。

    “千万不要动用灵力!就用黄金血压制。”童欣来不及训斥童言,朝着外面高喊:“快去请方擎战将!”

    “不用!”秦命嘶吼着拦住,抬起扭曲的脸,看向了童言。“这一刀,我受了!”

    童欣焦急:“说什么胡话!你自己扛不住,毒素太烈。”

    “扛不住也得扛,扶我进房间。”秦命就知道童言不可能轻易饶了他,这一刀没扎进心脏,也算他手下留情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童欣向着外面高喊:“来人,快请方擎战将。”

    外面的守卫们跑过来,大惊失色,谁干的?

    “谁都不许去。”秦命挣扎着站起来,咬着牙,忍着剧痛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你气死我了。”童欣来不及教训下童言,急慌慌的扶住秦命,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去还是不去?”守卫们在院外慌了神。

    童言翘着腿,喝着茶,挥手示意守卫们该干嘛干嘛去。

    欺负我姐,没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看在你事后补救的份上,也看在我姐对你情深的份上,我饶你不死。

    可死罪能饶,活罪难逃。

    让你疼的彻底,记住伤害我姐的后果。

    毒刀给秦命带来的痛苦比他想象的更恐怖,灵力不敢动,一动就失控,灵力如果失控,后果太严重了。他只能催动着众王传承的力量,促进黄金血液的流淌,驱逐着遍布全身骨骼的毒素,可是……太痛苦了……

    秦命现在已经地武七重天了,即将迈进圣武境,没想到竟然会被毒素威胁到生命。

    童欣还是想去找方擎,秦命死活不让,这一刀,他认了!是弥补童欣,也是向童言道歉。

    童欣没办法,只能默默陪伴在他身边,紧张的守着。如果秦命真的扛不住,她说什么都要去请方擎战将过来救人。

    紫炎族的高层都很忙碌,正秘密的筹备着脱离海族的各项事宜。毕竟七大海族的联盟体系已经维系了数千年,一刀斩断绝不可能,也很容易被其他海族反击,需要他们先做些准备,尽量做好自我的保护,做足各种准备。

    天王殿上下都在享受着难得的机缘,淬体更炼神。

    谁都不会想到,秦命正承受着万蚂啃骨般的痛苦煎熬,他在床上翻来覆去,痛苦的低吼,浑身被汗水打湿,脸庞扭曲的不像人样,牙齿都咬出金黄的鲜血。

    童言躺在院子里,哼着小调,听着房间里痛苦的嘶吼,外人听起来毛骨悚然的吼声,在他耳朵里格外悦耳。

    从上午到正午,再到傍晚。

    房间里的痛吟声就没有停止过,后来都变得沙哑、虚弱,好像要活活疼死。这还是黄金血不断提供生气的缘故,如果是其他人,或许已经活活疼晕过去,在昏迷中化成脓水。

    天黑后,童言靠坐在石桌上,定定的看着满天繁星。

    “瞧你干的好事!”童欣走出来,指着童言呵斥,可看着童言发呆的样子,心里又一阵不忍。

    童言喃喃道:“他在你心里扎了一刀,我也得在他身上扎一刀。他不让你好受,我也不能让他舒服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有苦衷,他迫不得已,我昨天跟你说的那些话都白说了?”

    “所有理由都只是个‘理由’,都改不了你伤心欲绝那半月。要不是怕你守寡,我这一刀就扎他心脏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太胡闹了!什么时候能长大?就你这样,还怎么接管紫炎族?”

    “我不当族长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当谁当?”

    “大哥!”童言回神,收回凝望星空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大哥如果有那心思,就不会天天在外面历练。”

    “他倒痛快,两手一摊,逍遥快活,我还想到外面历练呢。”童言一副无所谓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今天要气死我吗?”

    童言指着房间:“你到底看上这小子什么了?如果他是陆尧,你们这婚事,我认了!可他偏偏是天王殿的王,我很难接受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天王殿都是我们的盟友了,你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拴不住他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陆尧是散修,不管有多大天赋,都得依靠紫炎族,都是紫炎族入赘的女婿,他不敢放肆,事事处处都得依着你,你婚后不受委屈,可他偏偏是天王殿的王,他那性格配上他那身份,他能被你拴住?五个你都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童欣哭笑不得,对这个弟弟是在是无语,你打他骂他吧,可他偏偏都是为你好,只是有时候手段太极端了。“婚姻哪有谁拴住谁,那样就真的能幸福了?秦命心里有我,我心里有他,相敬如宾,挺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得倒好,就秦命这性格,不可能在一个地方待久了,他会满古海乱闯,到时候你是在家独守空房,还是跟着风餐露宿?”

    “一起携手闯荡古海,一起成长,一起经历生死,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你喜欢那样的生活?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想到古海各处看看,去经历,去冒险,以前没订婚事,族里限制外出。现在不一样了,没了限制,有了秦命,我们可以一起去经历。”

    童言看着童欣向往的笑颜,各种倔强的话,都慢慢的压在心里。姐姐真的要出嫁了?这一刻,他心里很不是滋味,如果是陆尧,他真的会放手,可是偏偏是秦命,还捅过他姐姐一刀。“我陪着。”

    童欣无语:“你陪着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陪着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小子过不了我的考察,碰都别想碰你。还想跟你双宿双飞,我呸!想得倒美!”

    童欣哭笑不得,摊上这么个弟弟,是该幸福呢还是该郁闷。

    童言坐回石凳上,继续望着星空。

    这次事件给他冲击太大了,在族群大局面前,他跟姐姐竟然如此羸弱无助,就连姑姑、父亲,都救不了他们。他知道怨不得父亲他们,毕竟他们是紫炎族这座大船的掌舵人,由不得太任性。

    可是,他心里很失望!

    童言明白了一个道理,这世上只有自己强大起来才有话语权。他姐姐只有他这么一个真正的‘家人’,其他都是‘亲人’,如果他不保护姐姐,谁来保护?

    童言其实明白应该感谢秦命,如果不是秦命的出手,他姐姐一生可能就要毁了。如果不是这场事件,他还可能在做着‘我是紫炎族少爷,我可以无法无天,没有谁能欺负我和姐姐’的美梦。现在,梦醒了,他更渴望力量!渴望成长!

    童欣摇摇头,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她回到房间里,继续照顾着秦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