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玄幻魔法 > 修罗天帝 > 第820章 美人如画
    拜月族的迎亲队伍豪华惊世,百兽嘶啸,巨轮破浪,横跨数千里迎亲。沿途惊动了所有岛屿、商船,还有猎杀者们的队伍,大量好事者纷纷跟随,远远地吊在后面,要亲眼见证这次盛世婚典。

    从七月五日凌晨到七月六日晚,拜月族的船队后方,浩浩荡荡的云集了数百艘船,有三百多米的大船,也有三五十米的小船,每艘船上都挤满了人,兴奋地议论着拜月族和紫炎族的这次婚事。

    “娶个妾而已,至于闹这么大?他们拜月族自己怎么闹腾都行,还要拉着五大海族陪行,各势力装了十几船吧,这就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各宗各派去参加婚礼,捧个场就够了,至于拉着去迎亲吗?”

    “嘿嘿,害怕了呗。你让拜月族自己去,他们敢吗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敢,紫炎族还能灭了他们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至于,可故意拖延时间,刁难他们,让他们一天两天都迎不出童欣,那可就丢大人喽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啊,是各海族愿意陪着拜月族迎亲,摆明了要继续敲打紫炎族。”

    “这应该算是海族联盟的内乱吧。”

    “内乱算不上,毕竟霸王岛事件太恶劣了,各海族都损失惨重,唯独紫炎族没受损失。各海族心里不平衡,肯定会教训紫炎族喽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,虽然紫炎族被天王殿耍了,可责任还是在紫炎族,必须严惩,不然以后其他海族都可以随便犯错误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说……天王殿会不会关注这件事?”

    “他们哪有那心思,这会儿说不定在哪个犄角旮旯里躲着呢,一场霸王岛大战,天王殿是打爽了,可也彻底激怒了海族,据说连老祖级人物都派出去了。天王殿现在是能躲就躲,能藏就藏,我敢保证,只要一露面,就会被海族追上吊打。海族这一年来虽然狼狈,可不能否认他们的力量还是很强盛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挺可怜天王殿的秦命,自己的女人要被仇人娶走了,过几天洞房花烛,纪卓延不得折腾童欣十回八回的,哈哈?”

    “我猜那秦命根本就没把童欣当回事,人家就是利用她布局升龙榜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都来说说,紫炎族会不会难为拜月族?唉,我恨不能也进赤凤炼域,里面肯定热闹。”

    随着夜幕降临,紫炎族内部热闹非凡,到处张灯结彩,喜庆欢愉,连侍女们都换上了白底红莲的衣服,脸上洋溢着笑容。

    紫炎族要脱离海族的事到现在还处于保密阶段,高层之外的人都知道他们的小姐要嫁人了,却不知道要嫁的人已经变成了秦命。

    童欣的宫苑里,一片喜庆的红色,所有鲜花连夜盛开,所有绿树轻舞枝条,生机勃勃又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童欣端坐在房间里,明艳动人,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。

    童璇亲自为她梳理着黑如凝墨般的长发,一丝不苟的盘起繁复华贵的流云髻。曾几何时,她也向往美好的婚礼,梦想着远嫁人妻的美景,可是,美好的梦想被现实击得粉碎,她的心冷了,情淡了,直至跪在父亲面前,宣誓孤守一生,守护紫炎族。

    “我的欣儿……要嫁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不想,什么都别问,你今天只做新娘。”

    童璇今天难得真情流露,替童欣高兴。海族的姑娘能找到个真情真意的男人,实在太难了。

    秀儿她们在旁边帮衬着,也替童欣高兴。她们都是童欣的贴身侍女,知道今天要嫁的人是秦命。

    连童菲都在旁边蹦蹦跳跳,来来回回的忙着。“这么漂亮的美人儿,我都想天天搂着,秦命赚大了。”

    凤冠霞帔,展翅欲飞,片片薄金,轻若鸿羽。

    华美的焕彩凤冠,美丽的金丝嫁衣,精致唯美的首饰,没一件都是巧夺天工,耀人眼目,各自发出的光芒交织在一起,相互辉映,摇曳生辉。

    童欣今天很美,微笑看着明镜里的自己。淡妆丝丝晕开,衬得她绝美的面容白皙明艳,面若桃花。精心描绘后的脸庞,黛眉似弯月,樱唇若朱丹。肌若凝脂,气若幽兰,如仙般的绝美容颜令人痴迷。

    满屋子忙碌的身影,就童言毫无形象的仰靠在软塌上。“差不多就行了,走个过场,又不是真婚礼。瞧你们一个个激动地,矜持点好吗?别人还以为我姐姐嫁不出去了呢。”

    童璇提醒童言:“今天老实点,别惹事别闹事,乖乖站在我身边,敢离开我十步之外,多一步关你一个月,多十步关你一年。”

    童言翘着腿,枕着胳膊:“我要跟姐一起出嫁!”

    房间里的侍女们当场笑喷。“您得问问秦命公子愿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管他愿不愿意,不过我这关,别想碰我姐。”

    “童言,答应我今天不许胡闹。”童欣对他很无语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胡闹吗?我是替你考验他!姐,虽然到这个时候了,我还是得提醒你,别急着嫁,你们两个相处的时间其实并不长,你对他真正了解多少?男人没一个好东西,尤其是多情的男人,更得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说你喽。”童菲哼他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可没说我是好人,男人最了解男人,就像我,我到现在还惦记着秀儿。”

    “少爷!!”秀儿大窘,羞气的直跺脚。

    “来人,把童言带下去,禁闭。”童璇淡淡下令。

    “姑姑啊,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老妪鬼魅般出现在童言身边,一把抓向了他的喉咙。

    童言眼睛一瞪,卧槽,什么时候来的,他下意识要窜起来,却被股猛烈的威压狠狠的撞在软塌上。老妪出手果断,干脆利落,一股股水潮从掌心涌出,像是条条水蛇,缠住童言全身,堵住他的嘴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童言剧烈挣扎,全身冒起紫炎,却被水潮死死压住,气得他直瞪眼。

    “还犯浑吗?”童璇不是跟他闹,是真怕他在迎亲的时候做什么过分的事。这小子护姐比野兽护犊子都要严重,秦命摊上这么个小舅子,算他倒霉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童言含糊的说着什么,可态度分明就是不服气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你捅了秦命一刀?”童璇细致的给童欣整理着头饰,随口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童言瞪眼,谁传出去的?

    这里的侍卫有很多都是童璇的人,这里发生的事,她基本都会知道。“你捅秦命一刀,他忍了,是他觉着亏欠你。但我警告你,绝不可以有下一次,我不是向着他,是在保护你。我跟秦命在万岁山相处过一段时间,他比你想象的更狠更强,以后别轻易招惹他,除非你想被他虐一顿。”

    童言虽然被堵着嘴、捆着身子,可还是做出一副仰天大笑的样子。他虐我?谁虐谁还不一定呢!

    “秦命身上的秘密,比你们认为的要多。秦命跟童欣的婚事不是你们父亲敲定的,是你们爷爷亲自出面,强行定下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到底怎么回事,秦命就跟我提了一提。”童欣也奇怪,怎么能把闭关多年的爷爷惊出来?

    “将来就知道了。”童璇看了眼瞪眼仰头的童言,犹豫了会儿,还是示意老妪放开他。“从今晚到明天,全程看紧他,如果有任何过分举动,立刻拿下。”

    童言不服气:“管他什么秘密,谁还没点秘密?明天中午,我要当着所有人的面,向秦命挑战!”

    “以后再说吧,天快亮了,迎亲的队伍……要来了。”童璇看着外面的天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