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玄幻魔法 > 修罗天帝 > 帝824章 惊涛骇浪
    拜月族组织的这支迎亲队伍阵容豪华,不仅有七位战将,众多族老,五大附属族群更是派出了一半的强者,可是,他们现在面对的是天王殿,连霸王岛都敢闯,十二位战将、二十多位战魂,还有龙骨,都被他们屠杀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这一刻,万人惊惧,都被天王殿爆发出的冲天杀意骇的浑身发冷。

    “拜月族,老娘早就看你们不顺眼了。”天刀王美艳绝伦,却像是尊杀神,闯进了船队深处。九柄战刀围着她疾速旋转,每一柄都透发着惊世杀威,神辉照耀天海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天刀王?”纪锦绣月华璀璨,如一轮圆月,大杀向前。她长发乱舞,恐怖的气势爆炸般席卷天海,手持一柄长剑,打出滔天剑潮。

    “锵!”天刀王从九柄战刀中抓住一柄,气势与那柄战刀融为一体,战意如火山喷发。其余八柄战刀高悬上空,洒落重重刀幕,像是铠甲般守护着她本体,她无所畏惧,狂猛的闯进剑潮。

    纪锦绣直上九天,提剑强攻。

    两女激烈大战,刀剑交织,率先开启大战,碰撞起无以伦比的光华,驱散着浩海迷雾。

    天刀王森冷的眼眸中带着股慑人的杀意,虽然是女人,却比男人更强更狠。激战中,她气息突然变得锐利无比,仿佛变成刀鞘,掌控战刀一往无前,噗!战刀横扫,切着纪锦绣的玉颈而过,斩断大片长发。

    纪锦绣惊出身冷汗,她已经很多年没上战场,但不代表着她实力弱,刚刚照面就差点被斩首,让她情何以堪。纪锦绣怒啸长空,双眼透发出慑人的强光,张口吐出三团白光,都混着丝丝血迹。白光刹那间膨胀到百米,轰隆声震颤天海,掀起惊涛骇浪,它们像是三轮圆月,沉重巨大,月华淹没天海,璀璨耀眼,可圆月上面却流淌着血色纹路,诡异而强悍。

    “狗屁海族,在老娘面前,不够看。”天刀王眼里根本没有畏惧,言语剽悍,九刀齐出,前后奔袭,融合成一柄完整的大刀,九色刀芒交织,透发出劈天之力,刹那之间连斩两轮血月,都引发恐怖的爆炸,翻腾的气浪刹那间挤满天海,三十六轮巨轮全部晃动,仿佛江潮反复一般,恐怖的场面震撼人心。

    刀势狂猛,却被第三轮血月阻挡,劈进去一半,再难推动分毫。

    “啊!”天刀王和纪锦绣同时长啸,各自的双眸透发雷电般的强光,隔着远空强悍对峙,滔天气势霍乱长空。

    刹那之后,九柄战刀强势分崩,在血月内部横扫,向九个方位劈斩,而血月强势扭转方位,在爆炸之前,带着九柄战刀冲天而上数千米,等于引开了天刀王的所有大刀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天王殿众王侯和长老们接连的杀向船队,他们眼神狂热,像是嗜血的猛兽。

    说战就战,杀势惊天。

    “紫炎族,你们敢结盟天王殿,你们敢背叛海族?你们……大难临头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有圣武,集合!!”

    “突围!”

    “杀出去。”

    纪恩伯等战将们愤怒大喊,霸王岛事件还没平复,又来个迎亲事件?海族竟然被天王殿连续坑了两次。上次霸王岛上有禁制守护,这次呢?浩瀚海域哪来屏障!不能硬抗,杀出去!

    然而……

    老殿主、青龙王、幽冥王,三人分居三个方位,打出重重能量,直接封印天海,禁锢四方,困住了上万米的空间,把迎亲船队全部困在里面。“今天谁都别想离开!”

    “天王殿,你们迟早会激怒海族,惨死古海。”天蒙族战将打出重重符文,汇聚成庞巨的符文巨人。这是天蒙族的至强武道,也是称雄古海的依仗。

    “激了你们一年多,还没怒呢?怒点够低的。”鬼武候全身沸腾起汹涌的罡气,掀起惊涛骇浪,他化身巨猿,踏海狂奔,杀向天蒙族战将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个符文巨人,一个巨大的战猿,像是两座巨山撞到一起,场面惊人。

    天蒙族战将全身符文乱窜,仿佛与天地能量串联,每一团符文都涌现着可怕的灵力,他抡拳暴击,拳头部位的符文激烈旋转,涌动着毁灭之威。鬼武候所化的巨猿不是能量体,而是真正的巨猿,狰狞的獠牙,腥红的眼睛,他气势骇人,避开符文重拳,踏着海潮腾空而起,双脚连击,跺向了符文巨人的脑袋。

    激烈交锋,恐怖的大战!

    海族强者咆哮嘶吼,愤怒反击,可是很快便被天王殿压制。

    这次都不需要老殿主、青龙王和幽冥王出手,交给青海王他们足以稳控全场。

    “紫炎族,你们跟天王殿联合是自取灭亡。”

    “童立堂,紫炎族要毁在你的手里了。”

    三十六艘巨轮接连的毁灭,巨浪翻腾、狂风肆虐、天雷滚滚,上万人掉落海潮间,被能量余波毁灭,被天雷炸碎、被狂风碾压,鲜血染红了天穹,更染红了大海。一副灾难的场景,看的远处追随的人潮惊骇欲绝,纷纷逃离。

    “天王殿!我们不是海族,我们只是被拜月族强迫来迎亲的。”

    “放过我们!我们跟你们无冤无仇!”

    “天王殿,不要波及无辜。否则你们就是与整个古海为敌。”

    战圈里面各族各派的人们肠子都悔青了,他们的圣武们守着各自队伍退缩到角落,高声嘶喊,生怕天王殿连他们都杀了。

    “立者,皆敌!”

    “杀无赦!”

    青龙王声音不高,却传遍天海,连雷声海潮声都被压下,清清楚楚的传进所有人的耳畔。

    各族各派的人们又惊又怒,立者?你是让我们跪下吗?可恶的天王殿,竟然敢让我们所有下跪!

    这些里面不乏有霸主级势力,岂能下跪!

    高空的大战非常惨烈,海族全体拼命,霞光重重,杀气澎湃,到了以命搏命的程度。海族战将和圣武们都没精力去怒骂紫炎族了,拼尽全力抵抗着天王殿的狂猛攻势。

    鬼武候勇不可挡,强势击溃符文巨人后,突然间爆射长空,直上雷云,从巨猿变成了巨鹰,横空怒啸,从天而降,利爪足有房屋那么大,竟然把符文巨人抓向了高空,在无数人震撼的目光中,把符文生猛的撕碎。内里的天蒙族战将遭受重创,血染长空,狼狈坠落。

    各族各派心惊肉跳,面对着天王殿毁灭般的攻势,再看远处紫炎族漠视观战的姿态,他们那点卑微的骄傲崩塌了,不得不暂时屈服,咬着牙跪在海潮间,扬头看着高空惨烈的战场。

    紫炎族都吃了一惊,好一个青龙王,竟然让他们当众下跪?不怕各族各派事后算账?

    青龙王可不管他们什么想法,竖瞳冰冷,森寒无情,一念扫过全场,所有还站着的人、那些敢倔强瞪眼的人,被他狠狠的轰进海底,实力稍弱的直接成了血骨。

    秦命舞动羽翼,在混乱战场中锁定了纪卓延。

    纪卓延的巨轮被崩毁了,他刚从水潮里冲出来,披头散发,狼狈不堪,他彻底暴怒,被天王殿耍了,被紫炎族耍了,被秦命和童欣耍了,我特么就是世上最悲剧的新郎,他怒火攻心,崩溃、抓狂,血水从喉咙上涌,从牙缝里呲了出来来,歇斯底里的咆哮:“秦命,今天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