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玄幻魔法 > 修罗天帝 > 第868章 大凶之物
    小祖跳到晶石上,白玉般的小爪这里敲敲那里点点,沉思了会儿,吹出了一缕白雾。

    白雾稀薄,却纯净如水,缓缓沁入了晶石,沿着里面细密的纹路蔓延,浸透到深处。

    紫玉晶石顿时光芒万丈,照亮山谷,像是从沉寂中苏醒,紫光如火焰般翻腾,璀璨如神辉,格外的盛烈,隐约间有种怪异的嘶鸣声发出,在每个人的耳边回荡。

    童言童欣被紫光笼罩,浑身都变得灿灿发光,像是披上了霞衣。

    紫光汹涌,竟然显化出了巨蛇的影像,盘窝在高空,挤满整座山谷。它们巨硕无比,伸展开宽厚的肉翼,凤尾般的尾羽无声的飘荡,流光溢彩,华美高贵。它们好像苏醒的上古凶兽,静静盘窝在山谷里,就给人种真实而强烈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姬雪辰艰难的咽口唾沫,像是被某种凶残的恶兽盯住了,浑身都不自在。

    小龟吹出缕缕白雾,谨慎又小心,隔着晶石控制着它们缓慢的游走,却始终不去触碰两条地凰玄蛇。

    “它怎么做到的?”童言很惊讶,他刚得到晶石的时候不是没有往里面注入灵力,还往上面滴过血。可是,晶石都完全隔绝在外,没有丝毫的反应。这小王八看起来不怎么样,竟然轻易地就把灵力浸透进去了?

    小祖喉咙微微蠕动,从嘴里吐出十滴鲜血,血滴精纯剔透,像是颗颗宝玉,可仔细观察,却仿佛无边的血海猛地砸进了视野,浑身它们血液都紊乱逆流。童言微微张嘴,一再的打量着小祖,这到底是个什么妖物?难道还是异种?该死的秦命,还说什么挂王八讨吉利,我竟然信他了。

    十滴鲜血缓缓透入,分化出无数的红色丝线,沿着白雾开劈出的痕迹向里面蔓延。血滴看似很小,分散出的血丝却成千上万,像是蛛网般遍布晶体。

    晶体绽放的强光无比炽盛,照的秦命都睁不开眼,他不得不把灵力凝聚到双眼,强行观察着晶体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咔……咔嚓……”

    白雾和血丝在晶石内部扩散,都汇聚到了两条地凰玄蛇周围,白雾如玉,血丝猩红,在晶莹的紫色石晶里非常惹眼,它们数量太多了,像是严阵以待的士兵,随时准备发起猛攻。

    秦命他们紧张的看着,暗暗期待着,看样子能成?

    姬雪辰表情怪异,他们竟然在孵化上古凶兽?就不怕引起祸乱?

    “就一次机会,睁开眼就活,睁不开就死。”小祖提醒一句,抬起前爪对着晶石轻轻一扣,晶石里面的白丝和血线刹那间向前蔓延,把地凰玄蛇包围,无声的钻进了身体里。

    秦命他们心都跟着提了起来,眼底泛着光辉,穿透盛烈的紫光,紧张的看着里面的两个小东西。

    沉睡上万年,地凰玄蛇最后的血脉!

    真的能复活吗?

    紧张!期待!

    又带点忐忑!

    很久很久,地凰玄蛇沉睡万年的身体终于动了。

    红鳞的地凰玄蛇睁开了眼,眼瞳血红,晶莹剔透,像是两颗宝玉,泛着莹莹红光,但是竖瞳纤细如纸,没有焦距,也没有神采,三根长长的尾羽在石晶里缓慢的摆动,鲜亮美丽,像是凤凰的尾羽,给人强烈的高贵感,尾羽飘动,竟然卷走了大片的白光和血气,也从石晶里面汲取能量。

    白鳞地凰玄蛇微微扭动身体,细密的鳞片像是坚韧的刀片,跟晶石摩擦出细密的咔嚓声,它没睁开眼,可鳞片泛起亮光,有种金属般的光泽,尾羽也开始摆动,吸收着白光和血气,汲取着晶石里面的能量。

    小祖奉献出的白气其实是它的部分魂力,血气则是血液的精华。它表面不动声色,做的随意又简单,其实真下血本了。

    晶石光华迅速暗淡,里面的能量正向着地凰玄蛇汇聚,像是甘霖雨露浸润干涸的土地,焕发着生机。

    “醒了?”童言童欣惊喜,又不免心生惧意,这可是地凰玄蛇啊,如果成长起来,将会强悍到何等程度,而且是两个绝世凶物,骨子里透着凶性,血脉里流淌着戾气,他们能控制住它们吗?既然地凰玄蛇当年决定封印它们,它们无论从血脉纯净度,还是潜力等方面,都绝对达到了某种极致。我们真的能降服住它们?紫炎族能降服的住他们?浩瀚古海……能降服得住他们?

    古海的妖族已经非常恐怖,如果再多两个地凰玄蛇,人族还剩多少生存空间?

    小祖回头,看了看他们:“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他们心里一紧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不是幼兽……”小祖突然跳到秦命的肩上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话别说一半啊,说清楚。”童言童欣连忙后退。

    “它们不是刚出生的幼兽,它们已经成长了。”

    秦命表情微微凝重:“什么境界?”

    “圣境!难怪能坚持这么久!”

    “圣境几重天?”童言的脸色更难看了,如果是刚出生的幼兽,还有驯化的空间,可是已经成长到圣境了,灵智和性情等方面都趋于成熟了,也有自己完整的思考。

    姬雪辰已经站起来,做好逃窜的准备了。本公子可不想被当成食物,这俩超级凶兽冬眠上万年,说不定已经饿疯了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初入圣境。”小祖探不透,毕竟沉睡万年,时间太久了,现在还没完全复苏。地凰玄蛇的沉睡跟它还不太一样,小祖在王墓里面经常苏醒,不断汲取能量,还有那用不尽的生命之水和众王的永恒力量,它的境界勉强维持住了,也保持着澎湃的生命力。地凰玄蛇具体什么情况谁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红鳞和白鳞两条地凰玄蛇吸干了晶石里的所有能量,晶石已经支离破碎,咔嚓声完全破碎,洒落满地,晶片没了能量,也就没了光泽。它们静静地漂浮在半空,紧贴在身上的小肉翼缓缓展开,微微蠕动后,猛烈一振,左右各展半米,上面布满着细密的鳞片,寒光森森。凤尾飘飞,轻柔华贵,流光溢彩,它们扭动着僵硬的身体,瞳眸渐渐恢复了神采,开始打量着眼前新奇的世界。

    它们全身蒸腾起微弱的雾气,像是火焰般在全身缭绕着,山谷的温度开始升高,可众人分明感受到了一股寒意,从心里弥漫的寒气。两条地凰玄蛇的眼眸里有着蛇蟒特有的危险与冰冷,它们尤为强烈,好像没有任何情感可言,只是被它看着就心里发毛。

    白虎呜呜低吼,抗拒着它们的凶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