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玄幻魔法 > 修罗天帝 > 第869章 古殿
    地凰玄蛇可能沉睡太久太久,记忆等等都退化干净了,虽然已经苏醒,可气息远没有圣境那么强悍,意识也好像很模糊。它们瞳眸恢复神采的时候,入眼的第一个生命体正好是站在最前面的秦命,而且秦命已经展开了金色羽翼,华丽炫目,让它们有种熟悉感,也下意识的挥了挥肉翼。

    “它们……不会饿了吧?”童言严阵以待,这毕竟是两头圣境的凶兽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

    两条地凰玄蛇非但没有发起攻击,反而缠向了秦命,一左一右的缠住了他的肩膀,肉翼收敛,贴在身体上,冰冷的蛇头在秦命脖子上蹭了蹭,吞吐着蛇信,感受着他的气味。

    竟然有种亲昵的感觉。

    秦命都奇怪,这是干什么?吃前闻闻味?

    “它们在认主!”小祖突然惊呼,连它都不可思议。难道这俩凶兽把自己当成新生的幼兽了?难道万年沉睡所有的记忆全部消退了?它们有圣境境界,却只剩新生儿的意识了?

    “什么?”童言眼疾手快,一把抓向靠近的红鳞地凰玄蛇。

    “吼!”地凰玄蛇突然回头,发出沉闷的嘶啸,两只眼睛都透出强光,肉翼伸展,尾羽飘动,凶恶的盯着童言。

    “别刺激它们!尝试着引导!”小祖眸光闪烁,提醒着他们:“地凰玄蛇沉睡太久了,各方面都有退化。有圣武境界,却短时间里恢复不到圣武的实力,它们记忆要么是真没了,要么是暂时混乱,什么都记不起来。它们现在就像是初生的幼兽,会潜意识的寻找父母,这是个好机会,先博取好感,争取认可,不管它们以后会不会恢复原来记忆,又会变成什么样,但最初的这段感受绝不会消失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引导?”童言慢慢后退,不敢再刺激地凰玄蛇。

    “都别动,我试试。”秦命轻轻地碰着右肩的白鳞地凰玄蛇,抚摸着它的鳞片,地凰玄蛇洁白如玉,尾羽也是圣洁雪白,模样娇俏可爱,它眯着眼睛,似乎很享受秦命的爱抚。秦命向童欣使个眼色,小心的托起地凰玄蛇。

    童欣展开紫炎翼,缓慢的挥舞着,美丽高贵,像是降临人间的仙子。她展现着自己华丽的一面,从秦命手里接过了地凰玄蛇。

    地凰玄蛇竟然没有抗拒,回头看了会儿秦命,又歪头打量着童欣,蛇信吞吞吐吐,也在品尝着她的气味。

    “姐夫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童言指指自己,激动地催促着。小王八说的对,不管地凰玄蛇以后会不会恢复记忆,又会多久恢复记忆,至少现在像是个孩子,如果能争取到好感,这份感觉将会伴随它的一生。如果自己再不断变强,不断地展现出强悍的天赋,说不定真的能征服它,赢得认可,成为伙伴。

    想想将来能与地凰玄蛇这等上古凶兽并肩作战,童言就感觉浑身血液都热了。

    秦命没想着霸占地凰玄蛇,他已经有白虎了,能陪伴它成长就足够了。他轻柔的安抚着红鳞的地凰玄蛇,许久许久,这条红鳞的地凰玄蛇才稍稍放松,收了肉翼,冰冷的蛇头在秦命脖颈上摩擦着,似乎很喜欢他的气味。

    秦命小心的把它捧起来,可小家伙却轻巧的缠到他肩上,不愿意离开,秦命连续尝试了五次,好歹把它放到了童言手上。

    童言伸展着紫炎翼,昂首挺胸,紫气缭绕,也展现着自己华丽的一面,吸引着它的注意。地凰玄蛇翘着头,盘着尾,竖瞳纤细,打量着眼前的男人,却迟迟没有吐出蛇信。一人一兽,就这么大眼瞪小眼,小家伙似乎不怎么喜欢眼前的男人。

    秦命忍着笑,安抚童言:“慢慢来,过段时间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不过童欣那里倒是挺顺利,小家伙缠到了她的肩上,盘着身体,好奇的打量着周围。她压着激动,轻柔的抚摸着它。地凰玄蛇,我有地凰玄蛇当伙伴了?

    “你们悠着点,不忘试图跟凶兽谈感情,他们血液里就没有那种东西。”姬雪辰小声道提醒着,这俩姐弟真够疯的,不怕它们明天就恢复记忆?到时候还不得一口吞了你们!

    “小祖,谢了。”秦命不知道小祖怎么做到的,但应该不会像表面这么简单。奇了怪了哈,小祖最近好像转性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只什么龟?”童言今天才算正眼看待小祖。

    “龟祖宗。”秦命轻笑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石林最深处发生巨响,一片起伏交错的山丛突然大片的坍塌,露出里面的埋葬了不知多少年的古老石殿。

    石殿半掩在坍塌的巨山里,只露出小部分的轮廓,全是歪扭的石柱和坍塌的石壁,还有些散落的白骨,掩埋在废墟里。石殿看起来沧桑古老,也非常的简陋,但轮廓巨大,露出来的部分像是外殿,却已经有数百米范围。古典外有座古老的石桥,一端搭在石殿前的石阶上,一端搭在了几百米外的地面,也已经残破不堪,不断有碎石从上面掉落,像是随时可能坍塌。

    剧烈的声响在石林间久久回荡,伴随着轰隆的地震声,地面都像是要崩开。不到半个时辰,吸引来了数百人。

    山体破败不堪,露出些雪白的骨头,每根都有一人那么粗,二三十米高,数量不算多,却都非常巨大。让人惊悚的是,白骨竟然慢慢渗出血水,红与白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露出外面的外殿殿门已经歪扭,摇摇欲坠,殿门上面刻着一个古字——刑!

    古老的大字,道不尽的沧桑,又给人种说不清楚的森冷,望着那个字,耳畔仿佛响起凄厉的惨叫声,虚无缥缈,让人毛骨悚然。像是看到到一片残酷刑场,看到了无数人经受折磨的惨状,哀嚎、惨叫、哭求、怒吼,似真似幻,飘渺虚无,在耳畔久久回荡。

    店门前,有两个姿式怪异的人形石像,都有五六米高,跪在地上,高扬着头,被粗壮的石矛洞穿,从嘴巴穿进去,从后腰打出来,钉死在地上。一副处于极刑的惨状。石像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,可是眼睛部位依旧栩栩如生,给人种还活着的错觉。

    所有来到这里的人,都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。破败又沧桑,邪意又阴森,一股恐怖的气氛在弥漫。

    “那是座石殿,还是座墓葬群?”

    “不是刑场,就是墓群。”

    “这座岛处处透着古怪。”

    “青鸾古迹应该是青鸾战尊的墓才对,怎么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?”

    “谁进去看看?先探个路。”

    人们议论纷纷,也都跃跃欲试,可没有谁鼓起勇气进去打探情况。这座墓葬乍一看还算正常,却有种说不出来的诡异感觉,就连见惯了险境的猎杀者们都畏畏缩缩,心里非常不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