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玄幻魔法 > 修罗天帝 > 第911章 善念
    小孩儿用力的吮吸着少年的额头,样子可爱又滑稽,嘴角还流着口水。但是,看似平常的举动下,她每一次吮吸,少年额头的神秘纹路都会绽放红光,沁出神秘的能量,随着小女孩的吮吸涌入她的身体,滋润着五脏六腑,浸润着血肉骸骨。

    “把她救上来,给点吃的。”黑衣少年脸上露出笑意。

    “三少爷,您不觉着这对父女有些奇怪吗?”

    “先救上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三少爷,他们来历不明,我们最好不要碰。”白发老人提醒着黑衣少年,这小孩儿、这少年,怎么看怎么古怪。附近的海域里几乎找不到座岛屿,他们从哪来的?海底妖兽出没,危险重重,怎么可能看着两个鲜嫩的美味在面前而无动于衷?

    ‘三少爷’也觉着有些古怪,可看着那稚嫩的孩子,太可怜了,如果就这么走了,说不准很快就会被凶残的海兽吃掉,他良心上过不去。“那人什么境界?”

    “看不透!他身上的那些泥浆在阻挡探查,但应该是个高阶地武。”

    “他身上怎么会有泥浆?”剑鱼背上的人们都好奇的探查,可什么都探不出来,看起来是些很普通的泥浆,却像是有着生命一般,在他的胳膊和胸口处流淌着,凝而不散。

    小女孩吸饱了能量,满嘴的吧嗒吧嗒嘴,趴在了少年的脸上,亲昵的磨蹭着,闭上眼睛不一会儿又要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三少爷,家主正等着您回去,检验您历练的成果。家主的脾气您也知道,如果有什么不顺心的地方,免不了一顿责骂。您如果再带个陌生的外人回去,难免会……”一位女侍卫轻声提醒黑衣少年,她知道三少爷心善,可仔细一看,这两人确实有些不对劲儿。

    黑衣少年不满的道:“紧张什么,救上来看看,如果真有问题再说。”

    白衣老人微微皱眉,真有问题就晚了。

    “救人。”少年再次吩咐。

    “温阳!不要再乱发你的善心了,拯救苍生是上天的任务,不是你!别见到可怜人就迈不动腿!”一个清高美艳的女人突然道,声音语气都很冷,很不满黑衣少年所谓的仁慈,她不屑的讥讽:“如果你把精力都放在修炼武道上,也不至于三十岁了还卡在地武三重天,就你这点境界,还想通过诛天殿的考核?做梦吧。”

    女人一开口,三头剑鱼上的男女们都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温阳脸上的笑容淡淡的散了,眉宇间浮现出一股怒气,可在白发老人轻声的咳嗽下,他连续三次深呼吸,才平复了情绪:“做人,可以无情,但不能丢了人性!”

    “哈!笑话!幼稚!”女人冷笑,最受不了他自以为是的清高,听到就来气,她语气陡然冷厉:“别再给我丢人现眼了!有那精力好好修炼,比什么都强。你想让我看得起你,想家族看得起你,想外面的人看得起你,你就给我把境界提上去,其他的事少给我管!”

    温阳用力咬着牙,脸颊的肌肉都一再绷紧。每次只要他做些自己以为很平常的事,总会换来女人莫名其妙的冷嘲热讽,他虽然已经习惯了对方的咄咄逼人,可每次那些尖酸刻薄的话钻进耳朵里,还是忍不住火气上涌。

    “我们赶着回去,要不……把孩子带上来?那人就算了。”有个侍卫出面提议,不想让他们再争吵下去。

    “全部带回去,等他醒了就送他离开。”温阳咬着牙道。

    “谁敢!”女人喝斥,可恶,还来劲了?

    “我救个人就碍你眼了?”温阳豁然转身,怒视着女人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把境界提上去了,爱干什么干什么,我刘乔羽曦绝不阻拦。”冷艳女人迎着温阳的目光,漂亮的眼睛微微瞪圆,气势逼人。

    “三少爷,少夫人,一件小事没必要吵闹,我看这样吧,我把人带上来,如果能救醒,半路就放他离开,如果不醒,再考虑要不要带回商会。”白发老人并不想救人,可更不想温阳和乔羽曦争吵。温阳性格倔强,乔羽曦说话不留情面,如果不加制止,两人说不定吵成什么样。

    “没出息!我乔羽曦嫁给你,上辈子作孽了。”乔羽曦冷哼。

    这话过分了!众人苦着脸,都低着头不敢搭话。

    白发老人的脸色都是微微一变,可碍于身份又不方便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看他就是想用行善积德来换老天怜悯,赐他几场机缘。如果这能管用,别人都抢着行善,还轮得到你?”乔羽曦越看越闹心,转身回到另外那头剑鱼身上,眼不见心不烦。

    温阳强忍着怒火,没有发作。如果不是家族利益,他恨不得现在就休了这可恶的女人。等着吧,我温阳早晚会加入诛天殿,证明我的天赋,让你仰着头看我!

    白发老人亲自出手,把海里的神秘少年和幼儿捞上来,仔细检查着。表面上看起来没有受伤,气息很平稳,除了泥浆外,其他的都很正常,像是处于假死状态,又或者是被某种力量给封印了。仔细观察着小女孩儿,看模样像是两岁了,漂亮可爱,长长的头发乌黑闪亮,像是丝绸般柔顺,但她体型很娇小,比他的手大不了多少,简直不可思议。而且眼神明亮纯净,对什么都充满着好奇,给人的感觉像是刚出生的婴儿。

    老人久经世故,见惯了风雨,有种预感这人肯定不简单,要么是有仇人,要么是有秘密。他迟疑再三,还是轻声对温阳道:“少爷,这人真不能带回商会。你看这样行吗,往前大约五十里,有座岛,我们把他放那里吧?”

    “不行!带回商会!”温阳语气不容置疑,咬着牙道:“我就是帮个人而已,怎么了?啊!怎么了?就那么遭你们烦吗?”

    唉,倔劲儿又上来了。白发老人摇着头,不再多说什么。一件小事,闹成这样,真不至于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秦命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,等他睁开双眼的时候,看到的不再是血玉骷髅,也不再是无边无际的泥浆,而是雅静的房间,古色古香,古韵浓郁,明媚的阳光穿过半开的窗户,照在了他身上,暖洋洋的很舒服。

    秦命的意识恍惚了很久,才逐渐恢复些清明。他坐起来看着房间,这是哪?我什么时候逃出古城了?我昏迷多久了?满脑子的疑问。

    “血肉为纸,折纸做船。”

    “点魂为灯,横渡……万载时空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在九嶷山千秋宫……等你……”

    秦命忽然想起了昏迷前的那道声音,彻底清醒了。

    九嶷山?千秋宫?

    万载时空?

    等我?

    秦命神情慢慢的凝重,心里掀起层层巨浪,那神秘女人什么意思?让我到万年前找她?这不荒唐吗!

    她为什么要选择我?

    我有什么值得她关注的?

    血肉为纸,折纸做船?

    这都什么跟什么?

    等等,纸船?

    “咿呀……”一个稚嫩的声音突然在身边响起,一只白皙娇嫩的小手,扯住了他的衣角。

    秦命瞳孔突然凝缩,张开了嘴,怔怔的看着旁边,一个小女孩?

    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,雪白似玉,美丽又可爱,宝石般的大眼睛正忽闪忽闪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这女孩看起来两三岁了,显然不是婴儿,却像是婴儿般娇小,体型竟然只跟秦命的手差不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