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玄幻魔法 > 修罗天帝 > 第919章 奥义力量
    温阳满怀着激动回到奔雷山庄,准备抛开所有烦恼,来一场酣畅淋漓的闭关,享受期待多年的地武级武法。可是前脚刚进庄园,秦命身上再次浮现出了泥浆,紧接着就倒下了。温阳没办法,只能把他带回院子,等他苏醒。

    秦命这一次的昏迷持续了两天,比上次时间短了整整一天。但还是给他敲响警钟,封印随时可能会出现,而且一旦出现,无法抗拒。昏迷期间,对外面的所有事情都没有感知。看样子还是需要在奔雷山庄住段时间,找到封印的根源,彻底的清除,不然走到外面太危险了。

    秦命苏醒后已经是深夜了,清凉的月光透过窗户,洒在房间里,静谧安宁。小丫头正趴在他额头,大股大股的吮吸着纹印里的能量,见他清醒,也只是含糊的唔唔了几声,继续埋头享用。

    秦命有点小郁闷,别人的孩子出生后是吃奶,她这算怎么回事?秦命很好奇纹印里面到底是什么,如果只是能量或是传承,倒没什么,能帮助‘岚’尽快成长起来,他还省心了呢,可万一是灵魂类的东西,把万年前那妖女的性格、智慧、记忆等等,全部‘复制’过来,印刻进小丫头身上,那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行了,别撑着。”秦命不顾岚的反对,强行抱起来。说是抱,更像是抓,这丫头太娇小了。

    小丫头不满的咿呀抗议,奋力挣脱着秦命的大手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总喝奶,你得注意饮食搭配,呐,来跟人参!”秦命从空间扳指里拿出跟鲜嫩的人参,在她面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“咿……呀……”小丫头挥着小手抗议,玉润的身体竟然泛起道奇妙的灵光,嗖的下消失了,一转眼出现在秦命额头,抓着头发挡在面前,还俏皮的对秦命吐吐小舌头,一口咬在了他额头的纹印上。

    秦命愣了愣,怎么回事?发生了什么?他赶紧抓住小丫头,扯到旁边。小丫头浑身灵光一闪,瞬间消失,紧接着又出现在了额头,抓住头发张开小嘴就咬向了秦命额头的纹印。

    “神了!”秦命惊呼,一把又抓住,甩手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小丫头半空中咿呀乱叫,嗖的下又没了,一转眼出现在秦命盘着的腿上,撅着小嘴,鼓着红扑扑的小脸,给了他一个生气又无奈的眼神,好像在说,好玩吗?

    “空间跨越?”秦命吸了口凉气,一把抓向了小家伙。

    “咿!咿!”小家伙气恼的跳起来,唰唰的打出两道彩光,罩住了秦命伸过去的手,彩光像是水波般荡漾着,竟然把他的手不可思议的……定住了!

    秦命轻易地震散彩光,可还是吃了一惊,这小家伙竟然生来自带空间力量?还是纹印传承给她的?

    小丫头看秦命‘老实’了,咿呀的数落几句,扯着他衣服爬到他肩膀上,轻盈的跳到脸前,抓住头发,又咬住了纹印,吮吸着里面的能量。

    秦命有种恍然醒悟的感觉,怪不得那女人能把玉蛋送进时空,横渡万年,她不是撕开了空间那么简单,是精通这类神秘莫测的力量。秦命眼角微微抽抽,该不会是奥义的力量吧?

    小丫头痛痛快快的喝足,抓着秦命头发,在他眼前俏皮的荡来荡去。

    “我教你说话吧?”

    “咿……呀……”小丫头奶声奶气,顽皮的爬到了他的头顶。

    秦命忽然注意到窗边竟然放着个小箱子,打开一看竟然全是些漂亮精致的小衣服,从小到大,足有三五十件,不用想肯定是温阳安排人准备的。

    小丫头顺着头发滑下来,轻巧的落到肩膀上,好奇的看着箱子里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挑几件试试?”秦命歪头看着她。

    小丫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‘破布条’,又看看那些色彩艳丽的衣裙,灿烂的笑了,欢快的跳下去,钻到箱子里开始挑衣服。

    “都是你的。”秦命会心的微笑。不喜欢人参,喜欢衣服,终究还是个孩子啊。

    小丫头挑了一件,放在身上比划,还回头望着秦命,宝石般的眼睛忽闪忽闪的。

    俏皮、可爱、纯真,还有几分让人怜爱的稚嫩。

    秦命看着娇俏的‘岚’,心里不由得涌上股连他都意外的幸福的暖意。这几天来的忧虑和警惕都好像一扫而空,忍不住轻轻点了点小家伙的小脑袋。

    小丫头没理他,坐在衣服堆里一件件的比划着,好奇又欢喜。

    秦命静静地看着,有种说不出来的轻松和满足感。管她什么来历呢,这小丫头我养定了。秘密和使命先给她放一边,将来的事情将来再说吧。

    “嘻……”小丫头挑好件淡粉的小裙子,欢喜的转了一圈,长发飘舞,粉雕玉琢,全身缠绕着淡淡的玉光,像是可爱的小精灵。

    秦命陪她闹了会儿,再次探查着身体,反复三遍,可实在找不到哪里有异常,好像根本没有封印力量残留。

    “解不开封印,我还能去哪?”

    秦命轻叹,来到窗边,望着夜幕星空,云雾缭绕,皓月躲躲闪闪的藏住半边。他很想离开,却不敢带着封印到处乱跑,那是找死。

    小丫头爬到秦命的肩膀上,晃着光洁的小小脚丫,也望着星空,淡淡月光洒落,照映着她身上的玉光,相映成趣,灿灿发光。岚可能也注意到自己身体在‘发光’,好奇的挥舞小手,想抓住那些荧光。

    秦命宠溺的轻笑,正要捧住她,却注意到前面院门被人推开,乔羽曦领着个侍女进来了。进门之前还谨慎的回头看了看,确定没有人发现,才关上了院门,拉着侍女直奔温阳的房间。

    侍女紧跟着乔羽曦,可娇躯轻轻颤抖着,捧着手,低着头,很紧张。月光洒在她的脸上,苍白的像是张白纸。她好像很忐忑,可更害怕,眼角含着泪水。

    “温阳!出来!”乔羽曦一把推开了温阳的房间,却没有进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温阳皱着眉走出来,看看她又看看侍女,不明白这疯女人又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三天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三天了?”

    “你是忘了,还是给我装傻?”乔羽曦盛气凌人,好像站在面前的不是她男人,而是下人、仇人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陆尧?”温阳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“三天了,该滚了!从你回来开始,就跟他住在这里,俩男人,住一个院子,知道丫鬟们怎么议论你吗?你脸皮厚不害臊,我乔羽曦要脸。”

    温阳真想骂她两句,可到嘴的话只剩下句:“荒唐!无理取闹!”

    说着甩手就要关门,却被乔羽曦抬手拦住:“明天早上,必须让他滚,没得商量!我把丝梦带来了,从今天开始,她就住你屋里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温阳看着紧张的直颤抖的侍女,莫名其妙。这是乔羽曦前些年买的丫鬟,一直在她院子里侍候。

    “生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……”丝梦噗通跪下了,泪水夺眶而出,红唇微颤,却不敢多说话。她父母早亡,被买进来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的命运,比起被卖进花楼,这里已经很满足了,让她来侍奉三少爷她没意见,也不敢有意见,可让她生孩子再把孩子拿走?她真的接受不了!

    “贱婢!”乔羽曦一巴掌抽在丝梦脸上,冷声喝斥:“让你伺候他是你的福气,你的孩子我来养,也是你上辈子积德了。少给我得了便宜还卖乖,站起来,滚进去!”

    “乔羽曦,你够了!”温阳勃然大怒,气的浑身都在颤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