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玄幻魔法 > 修罗天帝 > 第921章 传授,小混沌真雷诀
    秦命离开树林的时候,已经快天亮了。

    乔羽曦斜躺在草地里,长发披散乱糟糟的,衣裙凌乱,脸色苍白的没有半点血色,她奄奄一息,彻底的昏死过去了。整整半夜的折腾,让她死去活来,昏迷又清醒,清醒了又昏迷,来来回回,持续了至少三十多次。

    在这昏暗的密林里,在这幽静的角落里,秦命一手掐着她的脖颈,一手控制着修罗刀的怨念,一次次的侵袭着她的灵魂。

    乔羽曦也是武者,可境界只有灵武境,平常几乎没有过战斗,怎么能抗住秦命的修罗刀。一道道怨念像是江河怒涛般闯入她的灵魂,侵袭着她的意念,冰冷着她的灵魂。她眼珠死死的瞪着,涣散的目光盯着天穹,夜幕仿佛变成了血色,世界不再清秀安宁,而是各种杀戮、死亡,各种的邪灵和凶残的场面,耳畔回荡着凄厉的惨叫。

    乔羽曦像是坠入无尽的深渊,窒息、绝望,却又无力挣扎,活活淹死。又像是被扔到血色的杀戮战场,任凭怎么哭喊尖叫,都没有谁来拯救她,直至被活生生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每当她昏迷,秦命就撤回怨念,再把她救醒,不管怎么哀求,不管怎么哭喊,掐住脖子再用修罗刀刺激。

    一次……两次……三次……

    当第十次的时候,乔羽曦刚被救醒就崩溃了,跪在秦命面前嘭嘭磕头,尊严、高贵、清高等等,全不要了,她想起秦命要做的事就浑身颤栗,甚至夸张到要撕开衣服献身。

    秦命只是微笑,不理会,也不同情,掐住脖子再来。

    第十五次的时候,她已经虚脱了,趴在地上连手指头都动不了,除了眼神晃动着恐惧外,已经没力气哀求了。

    但秦命还是没有同情,活生生折磨到天亮,微笑着留下了句:“好好待温阳,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。今晚的事,你知我知天知地知,如果还有其他人知道了,可就不是折磨你这么简单了。”

    乔羽曦昏迷的位置很隐蔽,一整天都没有人注意,由于她平常深居简出,很少跟庄园里的人打交道,除了她的几个丫鬟们到处寻找外,并没有引起重视。

    乔羽曦苏醒的时候,已经是傍晚了,好像大病了一场,浑身说不出的难受,连灵魂都传来阵阵刺痛,她像是丢了魂儿一般躺在潮湿的草地上。一股怨念在心头滋生,可转眼被无尽的恐惧吞没了,想起昨晚的经历就不寒而栗,那些血腥凶残的画面像洪水泛滥般涌入脑海,像是又要把她活活撕碎。

    乔羽曦想起秦命那张微笑的脸,浑身由内而外的泛起股恶寒,牙齿都要打颤。她从小就娇贵,在家里受宠,嫁到这里也没人敢惹她,骄纵惯了,别说打她骂她了,连训她的人都没有,这次是真的被折腾惨了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?”温阳在院子里坐了一晚,看到秦命从外面进来,这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啊?啊!!好了!!”温阳心里的郁闷一扫而空,几乎要跳起来,中品地级武法啊,还是雷系的,想想就浑身激动。

    “我不方便告诉你武法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!当然!怎么都行!”温阳激动的都语无伦次了,可能知道自己表现的过火了,咧嘴一笑,掩饰自己的尴尬。

    “在教你武法之前,我想先改造下你的体质。”

    “改造?”

    “三重天到四重天的跨越,是地武境第一道大坎,不仅只是境界提升那么简单,这道坎跨的漂不漂亮,跨的步伐大不大,都直接影响着你以后的成长。我有些宝药,可以帮你伐毛洗髓,淬炼经脉,改善你的体质,为你向四重天跨越打个牢靠的基础。”

    温阳连续做了三个深呼吸,压制着几乎要喷薄而出的激动。从没有谁对他这么好过,无论是家人,哪怕是妻子,都是那么的冷漠,更别说支持他的武道了。他对着秦命深深鞠了一躬,这一刻的眼眶甚至有些红润:“谢谢!!”

    “不至于,举手之劳。”秦命笑着扶了扶。

    温阳起身,深深地看着秦命,走过去忽然用力抱了他一把。“谢谢!真的谢谢你!”

    “先看看效果吧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开始?”

    “不能在这里,我们到山林里找个没人打扰的地方。你应该有些值得信任的侍卫吧,带上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!!”温阳心里再次涌出股热流,对!到外面!雷道的修炼动静太大,很容易惊动庄园里的人,万一有人来捣乱呢,他苦候多年的机缘不能被人给破坏了。“对了,我还没问过你,你现在是什么境界?”

    “圣武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就说嘛……什么?什么!圣武?”温阳差点咬到舌头。

    “不像吗?”

    “你才多大?”温阳知道秦命有些秘密,言谈举止间流露出的气度跟他遇到的人很不一样,可他也看得出来秦命年级不大。

    “你猜我多大?招呼你的侍卫,到山林里闭关,你二姐不是要在一个月后回来吗?你的时间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温阳虽然不受家族待见,但他性格纯良,善待下人,在庄园里的威信并不低,他也不傻,一直在培养着侍卫,其中不乏死忠之士。

    温阳召集了十位地武级的侍卫,陪着潜入山林。他从小在这里长大,对山林很熟悉,知道哪里隐蔽,哪里安全,甚至哪里灵力浓郁。

    秦命先是避开了他们,到隐蔽的峡谷里拿出了青铜鼎,这本来是他用来冲刺圣武境界的宝贝,没想到竟然奇妙的突破了,但青铜鼎里的药液和心脏还是非常珍贵的宝藏,一个人想要炼化也不可能。

    他从里面提取了些药液,分成些小瓶小罐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温阳知道秦命是圣武后就变得很敬重,任何一个能成长到圣武的人都是修练武道的天才,尤其是那些独来独往的散修,成为圣武更是难上加难,极为不易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宝药!”秦命打开玉瓶,一股霞光喷薄而出,流光溢彩,青芒最盛,给幽邃的山谷都蒙上了层霞衣,而浓郁的药香溢满天地,浸润着花草树木,仿佛所有的花骨朵都在这一刻舒展绽放。

    温阳忍不住深深吸了口气,药香透体而入,像是道道清泉洗涤着血肉骸骨,说不出的舒畅。连山谷外面守护的侍卫们都惊愕的回头,用力的呼吸着药香,沁人心脾,让人陶醉。

    “现在有信心了?”秦命微笑着递给他。

    温阳之前对秦命所说的宝药没有什么概念,只当是些灵果灵草淬炼的药物,没想到是这样贵重的东西,不用细问也能感受到它的不凡。“有信心!非常有信心!!”

    星象阁!

    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负手站在巨大的星月祭台上,仰望着浩瀚星空,月光皓杰,清凉如水,星芒点点,明暗闪烁,美轮美奂。祭台外似圆月,内嵌星芒,印刻的纹路和星阵正对应着天穹,仿佛把整片星河都归纳到了这座祭台上。

    月光和星辉洒落岛屿,把星象阁所在的内湖照应的如同明镜,湖面反射的荧光则全部汇聚到星象阁,显化在这古老的祭台。巨大的祭台都被点亮,似琉璃般剔透,又像是皓月坠落,所有星芒都好像飞了起来,飘舞在半空,美丽而神秘,炫丽迷人。

    老人置身在无尽的星辉间,似乎与星空交融,白发无风自起,长袍轻扬,苍老的脸颊冷肃庄重,眉宇间却聚着凝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