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玄幻魔法 > 修罗天帝 > 第923章 封印的空间
    一连二十天,温阳的闭关非常顺利,青铜鼎的药液发挥出的作用连他自己都惊叹,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‘伐毛洗髓’、‘淬体炼神’,那种从血肉骸骨到经脉气海的淬炼简直让他欣喜若狂,多少年来苦苦历练得到的收获都没有这一次的一口药液。对于极度渴望武道的他来说,这种蜕变般的洗礼太重要太重要,他甚至感觉自己完全变了个人。

    一瓶玉液让温阳‘顽固’的境界终于松动,当秦命亲自指导他修炼‘小混沌真雷诀’的时候,饶是他有了准备,也真切感受到了地武武法的玄妙复杂,经脉的运转、对灵力掌控的精妙程度,都对于他来说是个全新的挑战,好在有秦命的亲自指导,他的修炼顺利了很多。

    ‘雷霆天音’把雷道的音爆威力发挥到了极致,‘暴雨狂雷’的全面轰杀更如同刀刃风暴,无论是施展的威力,运用的广度,都跟他之前修炼的灵级武法有着太多的不同。

    二十天下来,温阳淬炼了体质,孕养了神魂,顺利突破了三重天壁垒,晋入地武境四重天,而且中品地级武法的修炼让他的实力大幅精进。

    秦命二十天里昏迷了五次,有时候昏迷三天,有时候昏迷半天,时间不等,清醒的时间也不确定,有时候几天都没事,有时候刚苏醒没多久又昏迷了。他服用着青铜鼎的药液,巩固着刚刚突破的圣武境界,也在反反复复的探查着神秘的封印。

    可身体状态非常健康,可以说是少有的全盛状态,无论是经脉、心脏,还是气海里的修罗刀和雷蟾,都没有查到什么异常,就算是遇到圣武一重天的巅峰,他都有信心迎战。

    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?

    封印的力量到底隐藏在哪?

    直到最后,秦命心头一动,把注意力落到了眉心的血色纹印。

    这是血玉骸骨仅存的能量,全部转嫁到了他的身上,这股能量不仅把他的境界平稳安全的推到了圣武境,还把他送出了死囚岛。至于为什么会出现在万里之外,秦命猜想很有可能是血玉骸骨最后一搏‘用力过猛’,把他狠狠地扔进了虚空,以至于跨度过大,落到了万里之外。

    秦命猜想,血玉骸骨被封印万年,承受着无边无际的封印力量,这股封印力量会不会影响到血玉骸骨自己的能量?

    秦命凝聚意念力冲击着血色纹印,要窥探里面到底是什么,可一次次的努力都没有成功,纹印像是个单独的空间,隔绝着一切探查。直到‘岚’苏醒后又来吮吸里面的能量,秦命才趁机探查。

    岚能跟纹印形成共鸣,每次的吮吸都像是撕开纹印空间,从里面汲取大股大股的能量。秦命意念巧妙的溜了进去,窥探着神秘的纹印空间,可展现在他面前的画面却让他倒吸口凉气,那是片无边无际的血色空间,遍布着血管般的迷影,纵横交错,在血色空间深处,竟然漂浮着个巨大的女人,半跪在那里,仰头朝天,姿式怪异,身上竟然缠绕着十余道锁链,像是被囚禁在这里。

    她大如山岳,好像天人一般,几乎要挤满小半个空间,浑身血气翻涌,无数的气泡在她周围漂浮着。

    秦命被眼前的景象深深地震撼了,纹印竟然封存着这样的空间。他仔细凝视那些奇怪的气泡,都是些流动的画面,像是一个个的记忆片段,串联到一起就是她逆天般的一生。

    “果然!纹印里封存着她的记忆!她是要借助岚重生!”秦命心头紧张,可又毫无办法。即便他已经是圣武,还是没资格挑战这样恐怖的‘灵’。不过,在观察了一段时间后,那些气泡并没有随着岚的吸收而转入岚的身体里,而是漂浮在巨人周围,起起伏伏,而并不分散。

    秦命的意念形成个人形,飘进了血色空间里,越是靠近巨人,越是感受到她的巨大,秦命就像是个米粒般,深深地感受到自己的渺小。缠在她身上的锁链很可能就是死囚岛的封印,即便是逃了出来,还是留在了她身上,毕竟那是万年的封印力量,她能把秦命送出来已经是奇迹了。

    “前辈,我该怎么帮你斩断封印?”

    秦命无奈,这里比他想象的更复杂,他不知道这个‘女体’到底代表着什么,可她的封印破不开,也会影响到他的安全,秦命可不想天天带着个无形的枷锁,随时可能要了他的命。

    “前辈,外面就是你送入时空的玉蛋,我在万岁山发现了它,把它带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背负着什么仇恨,是要逆天改命,还是要重写历史,可无论怎么说,我已经跟你的事牵连到一起了,暂时来看,我想逃都逃不掉。我想您也不希望看着我死掉吧?”

    “我觉着我们有必要开诚布公的谈一谈,这样对您好,对我也好,对外面的孩子也好。您说对吧?”

    秦命尝试着跟巨人沟通,解一解心里的迷惑和担心,本来没报什么希望的,没想到……巨人紧闭的眼睛竟然缓缓睁开了,像是两片血色湖泊,横亘在高空,红芒妖异强烈,她定定的望着苍穹,眼睛里血芒涌动,沧桑而冰冷,好像没有丝毫的情感。

    “前辈!如何清除您身上的封印?”秦命暗暗惊讶,她竟然能苏醒?是有灵智吗?

    巨人微微偏头,大岳般的身躯一阵不自然的扭动,她望向了秦命,浑身的锁链晃动,在血色空间里荡起刺耳的声音,经久不散。

    秦命静静地飘在半空中,被那两双血湖般的眼睛注视着,期待着一个回应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巨人缓缓闭上了双眼,遮住了那片血色,陷入了沉寂。

    秦命苦笑,起码给个指示啊。你被困了上万年已经习惯了,可我招谁惹谁了?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的,真不能带着封印到处跑。

    “前辈!你要是不作声,我可要自己想办法了,如果有什么得罪的,您……多多担待哈。”

    秦命意念撤出了血纹,久坐失神,终于找到根源了,可是这根源比他想象的更复杂。我该怎么做?

    “三少爷,少夫人已经找了您很多天了,前些天把山庄都惊动了,说无论如何都要把你叫回去,还有……陆尧公子!还说什么生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今天乔家人都来了,态度非常恶劣,家主发话了,您必须要回去。”有侍卫来到山谷里,低声向温阳汇报。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温阳奇怪,乔羽曦态度恶劣不是一天两天了,闹得多大都不奇怪,可关陆尧什么事?

    “这个不清楚,家主他们也很奇怪,少夫人这次的情绪好像很激动。”

    “哼!她哪次不激动?”温阳不仅突破到了四重天,还在秦命的帮助下稳定住了。

    “三少爷,我看这次不寻常,您要不回去看看?”

    温阳心想是时候跟家族摊牌了,让他们认识到全新的自己。可乔羽曦为什么要针对陆尧?他现在对陆尧既是感激又是尊重,越是交流下来越是感觉到秦命的不平凡,也越是感觉到自己的渺小,虽然秦命没有刻意表现什么,可这种感觉却在不知不觉中在心里滋生,扩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