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玄幻魔法 > 修罗天帝 > 第957章 余生
    碧波岛以东百里外有座不起眼的小岛,面积太小,没有人居住,连鸟兽都没有,一到夜里就会被淹没大半。朱清清带着星象阁的人连夜把温阳转移到了这里,躲在树林里眺望着碧波岛方向。

    诛天殿的队伍今天差不多该到了,陆尧会怎么应付?又能应付的住吗?那可是诛天殿的调查队,如果非要处死陆尧,他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。

    温阳坐立难安,焦急的张望着,既是期盼陆尧能回来,却又对他没信心。诛天殿三个字像是座大山压在他的心里,压得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朱清清安静平淡,似山涧幽兰,除了偶尔抬起那双灵动澄澈的眼睛望望远方,一直在静静地等待着。她有种预感,陆尧不会轻易伏诛,既然留下肯定是有什么依仗,有着那样复杂而危险命格的人,岂能死在碧波岛。可是她实在想不通陆尧会用什么方式破局,又怎么能从诛天殿的调查队伍面前逃走。

    一位星象阁的守护长老注意了温阳很久,有些话本不该他来问,可后来还是忍不住开了口:“你是要跟着陆尧了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决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样的人,值得?”

    “你心里他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

    “疯子!我想象不出你温阳为什么会跟着他。”守护长老跟温家打过几次交道,多少还算是了解温阳的,倔强又善良,执着又有武道精神,天赋其实也算不错了,不然也不可能磕磕绊绊的走到现在。总体来说,是个中规中矩的人,跟陆尧那种凶悍的性格完全不是一路人。

    温阳沉默着,为什么?因为不想再普通,因为想要抛弃背了太久太久的包袱,因为想要真真正正的活一次,因为……他在乎我。

    陆尧这几天的表现大大出乎温阳的预料,从解开封印开始,就好像完全变了个人。像是头挣脱锁链的野兽,露出了凶残的一面,让他心里忐忑不安。可陆尧在乔家山庄严厉的训斥,,却触动了他的心,也似乎是让他看到了更真实的陆尧。

    当善则善,当恶则恶,善恶当分明。

    杀该杀之人,善该善之人。

    在你挪开已经架到敌人脖子上的刀的时候,就是给自己掘好了坟墓。

    为亲朋,两肋插刀,为恩义,赴汤蹈火,对敌人,斩尽杀绝!

    言辞激烈的喝斥到现在还在温阳耳边回荡着,如此极端的善恶‘分明’让温阳难以接受,可仔细想想,这样的人生岂不更简单,更清晰,更快意,更洒脱,善该善的人,爱该爱的人,报该报的恩,杀……该杀的人!

    心里一杆称,称的是自己的心!何惧荣辱,不理世俗!

    从岛上的焦急震惊,夹杂着惶恐,到现在冷静的回想,温阳耳边回荡的最清晰地一句话是:“有人感激过你的善良吗?他们只会得寸进尺!”

    星象阁长老又问:“你了解他吗?你知道他什么来历吗,知道他要干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你是好奇,还是在关心?”温阳淡淡的反问着,心却从未有过的坚定。别的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没有谁真的关心过我,没有谁在乎过我的想法,我只知陆尧传授了我最期待的武法,做了我想做而不敢做的事。我只知道,我从陆尧身上看到了血性与热情。或许,他会带给我不一样的人生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想过,他会利用你?”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值得利用的?”

    朱清清制止了守护长老的质问,人各有志,温阳苦候诛天殿十多年,却在最后时刻等来了陆尧,这也许就是命吧。虽然陆尧现在表现出来的气势凶悍疯狂,看起来跟温阳那么的不搭配,可温阳的命格已经改变却是实实在在的。不管温阳将来会走到哪一步,至少比加入诛天殿那个复杂的组织要活的精彩。

    在他们默默等候下,前面平静的海面突然炸开,巨大的声响真的岛屿都在摇晃,震耳欲聋。一条十几米长的大鱼破开海面,冲天而起,庞大的身躯刚硬凶悍,触目惊心,挤满了视线,大鱼浑身雷电乱溅,赤亮的强光在骄阳下都非常刺眼。

    “当心!”守护长老带着温阳和朱清清疾速撤退。

    轰隆!十几米长的大鱼像是头鲸鱼砸在了沙滩上,撼动着岛屿,沉闷的巨响让人的心都跟着颤了几颤。但仔细一看,那竟然是艘船,线条流畅、深蓝如墨的铁船,船头则是长长的鱼头造型,整体像是条巨大的雷鳗。

    雷鳗船头上站着个男人,赫然就是陆尧!

    “温阳,上船!”秦命催动雷鳗号横行海底,连续往不同的方向冲了几次,才勉强摆脱了陶坤他们的追捕。他虽然重伤了陶满,可那是占着偷袭的优势,以他还没有稳定的境界要是真的面对面迎战陶坤,他心里是一点底都没有,更别说还有两个圣武二重天的老家伙,外带一个恨透了他的赵子雄。

    “陆尧?”星象阁守护长老惊愕,就这么嚣张的出现了?也没看缺胳膊少腿受点伤啊,他是怎么从诛天殿那里逃出来的?

    温阳又惊又喜,竟然安然无恙,他是怎么做到的。

    “别磨蹭,快。”秦命催促着,不敢在这里久留,陶坤他们还在后面死死咬着呢。

    温阳向朱清清辞别,跑到雷鳗号上,惊异的打量着这艘奇妙的铁船,赤亮的雷光像是某种屏障,在内部形成个稳定的空间。

    巴掌大小的秦岚像个精致的小精灵,正在船上走来走去,好奇的碰碰这个,再碰碰那个,娇憨又天真,连船上多了个人都没在意。

    “陆尧!你还会回碧波岛吗?”朱清清看到陆尧终于离开了碧波岛,心里松了口气,碧波岛可算是安静了。可不知道为什么,总觉着事情没那么容易完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想回去,可形势非逼我回去,我也没办法。各位,告辞了!”秦命控制着雷鳗号翻入海潮,在激烈的爆响中冲进海底,雷鳗线条流畅,速度飞快,转眼便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当陶坤冲进茫茫海域追捕秦命的时候,他留下的两个圣武在岛上发出了通缉令,以诛天殿的名义高价悬赏所有关于陆尧的线索。

    诛天殿难得发一次悬赏,立刻激起了猎杀者们的热情,以诛天殿的地位,信誉是有保障的。如果能找到陆尧,再引领诛天殿去围剿,诛天殿肯定不会亏待了他们。

    秦命在岛上的表现虽然震撼了很多人,可猎杀者天性冒险,只要利益足够大,没他们不敢做的事。

    短短几天里,以碧波岛为中心,悬赏令迅速扩散到其他的岛屿,辐射了近千里的海域,惊动了大量的猎杀者,也惊动了很多大中型势力。

    先杀诛天殿内殿弟子,再重伤诛天殿外殿长老,最后宣战诛天殿的‘天子’,如此疯狂的事件太稀罕了,激起了无数人的兴趣,都纷纷调查这个陆尧到底是什么来历。从古到今数千年,挑衅诛天殿的人不是没有,还很多,可基本都相对收敛点,像这种毫无顾忌明目张胆的疯狂行为,难得一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