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玄幻魔法 > 修罗天帝 > 第1054章 计中计
    “现在还不是时候?难道还要留着那群祸害腐蚀赤凤炼域?”秦命表面还算平静,心里却涌起股巨大的愤怒。好一个海族联盟,好一个至尊金城,打的是好算盘啊!别说他没想象到,地煌岛和紫炎族同样不会想到,而且自始至终都好像是赤凤炼域这边在主动招揽,积极的接引至尊金城进驻赤凤炼域。

    秦命都不得不佩服至尊金城城主的城府和精明,竟然把赤凤炼域两大巨头玩弄于鼓掌。

    秦命不敢想象如果没有白小纯这个意外,紫炎族和地煌岛到底能不能发现至尊金城的阴谋?

    秦命不是质疑姬震山和童立堂的智慧和能力,而是面对这种‘润物细无声’般的潜杀,真的很难察觉到什么。当一个人掏空心思拉拢另一个人的时候,就很难注意到他面具背后的阴沉笑容,还有藏在背后的匕首。就算童立堂他们哪天察觉到了,至尊金城可能见势不妙就提前叛变,勾结海族发起战争了。

    到那时候,面对海族联盟强大的征战部队,再由至尊金城内部破坏,赤凤炼域将会遭受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“现在如果通知童立堂和姬震山,他们还会跟至尊金城好好相处?百里任天可是赌上了全城的性命和未来,现在会非常敏感,任何细微的异常都可能被他察觉到。如果见机不妙溜了,那不是纵虎归山?如果见识不妙,又逃不出去,来个突然反击、同归于尽,至少能拉一批人垫背吧。”

    白小纯保持着他礼貌而温和的笑容:“至尊金城派到赤凤炼域的强者只有三分之一,还有三分之二留守在金城。这么好的机会,难道你满足于只吞下这三分之一,看着那三分之二怀着对赤凤炼域的仇恨加入海族联盟?”

    “你的胃口太大了,至尊金城整体实力比地煌岛还要强一些,想要完全吞下他们,就算是在赤凤炼域内部,也会付出巨大的代价。而且至尊金城深知这里危险,不到海族联盟要发起围剿的时候,他们是不会同意全部转入赤凤炼域。

    到那时候,我们刚解决至尊金城,就会紧接着迎接海族联盟的围剿。我敢保证,海族联盟下次进攻派来的队伍肯定会非常强大,而且会有各种应对措施,例如……就算没有至尊金城,他们也能让赤凤炼域从古海消失,大不了一场惨胜。”

    秦命在考虑白小纯的意见,可是放任这么多恶狼在赤凤炼域里游荡,肆意的掠取秘密,再跟外面的海族联盟通报,他真的很难保持平静。而且至尊金城实力太强大了,他虽然了解的不多,可刚回来的那天,童言童欣也跟他介绍过了。论底蕴,至尊金城足以跟星耀联盟抗衡。

    想要在赤凤炼域内部解决整个至尊金城,就算再怎么顺利,爆发的战争也会把很多地方夷为平地,让无数无辜的子民丧命,甚至还会损坏到焚天大阵。毕竟那是些圣武和天武,不是普通人,真要是惹急了眼,不管不顾的乱轰那些火山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你想瓮中捉鳖,可那根本不是‘鳖’,而是条鳄鱼,搞不好就把‘瓮’给震碎了,毕竟赤凤炼域防外不防内。

    在赤凤炼域内部解决至尊金城吗?绝不可能!风险太大了!

    “我们既然掌握了主动,当然要把主动权扩大,至尊金城想耍我们,我们也可以耍他们啊。至尊金城不是一直在跟海族联盟通风报信吗?我们也可以利用这一点。但为了避免打草惊蛇,决不能把事情通报给童立堂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计划了?”妖儿妙目流波,红唇微翘。看白小纯这样子,难道已经有什么算计了?

    “想听听?”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。”秦命看着白小纯眼底的明光和嘴角不由自主深深勾起的弧度,来了兴趣了。

    “我有个条件。计划如果成了,让我在你这黑蛟战船上修炼几年?”

    白小纯登上黑蛟战船后就在感受着这里的时间流速,跟外面没有明显的差异。可据说里面五天,外面只有一天,被赤凤炼域里很多人津津乐道,只是除了紫炎族的少数几个人外,似乎都没有谁能有资格进来。

    在至尊金城投靠海族之前,白小纯对自己现在的成绩很满足了,就算回到帝国,也足以傲视群雄。可看着秦命妖儿他们几个曾经的同伴,都已经晋入圣武,他心里终于有了点压力。想要硬追肯定追不上了,只能在这黑蛟战船上找找时间差,在这里修炼一年,外面等于五年,修炼两年,外面就是十年,他不信追不上秦命。

    “别说黑蛟战船了,如果真成了,我把幽冥王介绍给你认识。你的咒术也是灵魂类一种,如果幽冥王愿意调教你,你境界肯定提升到更快。”

    地煌岛僻静的偏殿里,沉静的气氛里透着压抑。

    童立堂、姬震山、百里任天,三位族群掌权者端坐上首,尽管控制着强盛的气息,可随着愤怒的一次次涌动,还是释放着重重气浪,压在每个人的心头,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百里任天面色铁青,凌厉的眼神自始至终就没离开过百里无双。他知道自己的女儿清高冷傲,尤其是对待男人的时候更是言语刻薄,可没想到竟然当众羞辱童言、嘲讽姬瑶花和姬瑶雪,连‘水性杨花’和‘破鞋’这种极端的词都用出来了,不仅有辱百里无双的高贵身份,也是在给至尊金城惹祸。

    百里任天好不容易跟地煌岛这里打好关系,你不帮忙也罢了,竟然还捣乱。

    姬震山面无表情,可心里的怒火不断翻涌,怎么压都压不下来。联姻在即,婚事随时可能开始,竟然闹出这么一处笑话。不管姬瑶花姬瑶雪跟那个温天城有没有发生什么,事情闹到这种地步,肯定会影响到紫炎族对姬瑶花和姬瑶雪的看法。

    他很明白自己的两个女儿,表面妖媚勾魂,处事又辛辣强势,很容易给人留下些‘放浪’的印象,可绝不是水性杨花的人。紫炎族肯定也仔细调查过,不然也不会亲自提亲,还是给童言提亲。毕竟未来某天童言如果接掌紫炎族,姬瑶花和姬瑶雪就是族长夫人。

    可现在倒好,这闹剧传出去后,姬瑶花和姬瑶雪的品行肯定会受到质疑,紫炎族还会允许她们嫁给童言?联姻虽然不是双方联盟的主要条件,可绝对不和或缺,何况还是嫁给一个未来要当族长的人。

    童立堂也在恼怒,不过恼的不是别的,而是童言那小子在瞪他!他沉着脸在看童言,童言在仰着头瞪他,童欣在旁边按都按不住,就那么拧着头,瞪着眼。作为紫炎族族长,曾经的海族至高霸主之一,从没有谁敢挑衅他的权威,更别说面对面的瞪眼了。这小子……哪来的勇气?

    “童言!非得我抽你吗?”童欣哭笑不得,又很郁闷,你跟只公鸡一样瞪个眼算什么事?还是当着三族高层的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