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玄幻魔法 > 修罗天帝 > 第1091章 你们救局,我救人
    白小纯微微一笑:“没练成?我放弃了。”

    秦命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:“你竟然会给童言绣阴阳绣?”

    “他天赋很不错,性格很鲜明,我看着挺喜欢的。”白小纯好像是在说一个喜欢的美人,那眼神和笑容,分明就是真心的喜欢着,又有因为不能在一起而有点小小的遗憾。

    秦命眼角抽了抽,挺喜欢的?这话从白小纯嘴里说出来怎么听得那么别扭。“那是我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停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可以……”秦命说着闭嘴了,这货当年连他都想绣了,别说童言了,如果真有机会,他可能连童立堂都绣了。“你现在可以绣境界比你高的?”

    “境界高太多的绣不了,但可以留个‘阴纹’,算是个标记吧。将来我有能力了,再循着‘阴纹’找到他,把‘阳纹’绣上,也可以凑成一个完整的阴阳绣。”白小纯确实是看在秦命的面子上才没有给童言绣阴阳绣,可他真的太喜欢童言了,无论是天赋还是性格,都很合他的胃口,如果不能当他的收藏品,总觉着是个遗憾。

    童言天天在他眼前上蹿下跳,在白小纯的眼里就像是个肥美的猎物在他面前抛媚眼——绣我啊,来绣我啊,快来绣我。

    七天前,他没忍住,出手了。

    那时候,正好是童言走在路上突然虚弱的时候,他抓住了机会。

    秦命很认真的看着白小纯:“你到底在他身上绣没绣‘阴纹’?”

    “绣了一半,忍住了。”白小纯其实是真想在童言身上绣个‘阴纹’,只要不绣‘阳纹’,不会对他产生任何影响。

    白小纯的想法是,现在他跟秦命是朋友,不方便对童言出手,可万一哪天秦命死了呢?万一嘛,世上什么事都可能发生,所以提前做个准备。如过秦命死了,白小纯就没负担了,找机会给童言绣个‘阳纹’,凑足阴阳绣。如果秦命能一直活下去,他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可他在绣的时候,敏感的察觉到童言体内有股很强大的灵魂力量,他当时还以为是紫炎族给童言的灵魂做过什么手脚。怕惊动了紫炎族,所以就放弃了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原来童言体内的那股强大魂力另有玄机啊。

    秦命往白小纯面前凑了凑:“你真当我是朋友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跟我说句实话,你还对谁绣过阴阳绣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阴纹呢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信你吗?”秦命真怕这家伙连玥晴、妖儿都给绣了阴阳绣。

    “能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没从拜月族和妖蛮族的俘虏里面绣几个?”

    白小纯微微一笑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他这一笑,秦命反而怀疑了。“你把衣服扒了,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不太方便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跟童菲走的很亲近,没给她绣个?”

    “真没有。”提起童菲,白小纯‘纯纯’的笑容多了几分无奈。

    秦命看了他一会儿:“这件事千万别再跟任何人提起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懂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确定童言童欣是被控制了?”

    “按你说的情况,很有可能。”这事对别人来说可能会满腹疑问,但对精通魂术的白小纯而言,一听就能听出个大概。

    “什么样的魂术能够操控一个人的意识?”秦命担心童言童欣的安危,如果真丢了翁老和羊山,那倒也没什么,可如果童言童欣的灵魂被损害了,或是永远的被控制成傀儡了,他完全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“灵魂秘术刁钻奇诡,且多生变化。控制人意识的有很多种,但每种都有不同,有些暂时的,有些歹毒的,还有就是……我这种了。”

    “童言童欣回来这几个月都很正常,只是这段时间出现虚弱的症状。你猜想,最可能是什么魂术?”

    “我对魂术有了解,但知道的不过是皮毛,想让我根据几个症状就推断出来,难为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?”

    “找到童言童欣,他们刚离开三天,现在还在路上。”

    “找幽冥王不更合适吗?”

    “赤凤炼域需要他。我有你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童立堂得到消息后,又惊又怒,立刻安排人外出搜寻,为了避免海族那里得到消息也搜捕童言童欣,派出的人数并不多,但实力都非常强。好在童欣的地凰玄蛇没带走,它熟悉童欣的味道,能帮忙追踪。

    “诛天殿既然来西部了,就不可能只是带走两个炼丹师,他们会不会跟海族联盟联合?”混世战王、青龙王、幽冥王,以及紫炎族、星耀联盟和地煌岛的重要人物都集合起来。童言童欣走失没必要惊动这么多人,可事情背后的隐忧却不得不考虑到。

    “非常有可能,说不定他们已经在跟海族联盟谈合作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以前,海族不会轻易跟诛天殿合作,可现在拜月族和妖蛮族被我们重创,海族处境尴尬,如果诛天殿能拿出个合适的建议,他们很有可能一拍即合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麻烦了。海族如果真的接受诛天殿,肯定是诛天殿拿出足够的诚意了,不是给的人,就是给的武器,都会大大增强海族的力量。而且一旦合作,肯定会在近期里发起进攻,我们要做最坏的打算了。”

    每个人的神色都很凝重,本以为海族会消停几个月,不会轻易冒险打击赤凤炼域,让他们能有足够的时间好好消化这次的收获,提升整体的实力。可如果诛天殿来插一脚,海族肯定会在近期把目标对准赤凤炼域,还可能是狂风暴雨般的攻势。

    秦命见众人的注意力都转向诛天殿,微微皱眉,向前几步:“各位叔伯全心应付海族,童言童欣的事由我们几个小辈来处理。”

    在大局面前,别说两个人的性命了,就算是几百人的性命,也得暂时的靠后。一旦海族发起猛攻,势必会有几千上万人丧命,如果赤凤炼域被毁,这里几十万人都会被无情屠杀、奴役、在这种时候,童立堂作为紫炎族掌权者,不可能为了自己儿女而让整个族群遭难,让其他盟友担风险,而秦命更不可能强令天王殿帮忙。

    其他时候,怎么都好说,现在诛天殿如果跟海族联合,便是生死危难。

    童立堂道:“秦命先别着急,已经派人去找了,三天时间说短不短,说长也不长,他们应该还没走太远。”

    姬震山也道:“如果童言童欣已经落到诛天殿手里呢?你们能怎么处理。我看啊,稍安勿躁,他们既然控制了童言童欣,就不会轻易杀死,早晚会‘出招的’,到时候再想办法拆招。”

    “童言童欣的事,你们不用分心,我会有我的办法。如果实在不行,我再回来求救。各位叔伯,告辞。”秦命鞠躬,大步走开。

    众人交换眼神,都没阻拦。秦命有智慧有能力,由他亲自追踪,应该没什么问题,他们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商量怎么应付海族随时可能出现的进攻。

    “秦命!”童立堂紧跟着走出去,没等开口,秦命道:“您首先是紫炎族族长,然后才是童言童欣的父亲,我明白!您留下来,我保证把人完好无损的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童立堂提口气,用力拍了拍秦命肩膀,千言万语化成一句:“保重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