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玄幻魔法 > 修罗天帝 > 第1092章 穿云梭
    西部古海一座无名小岛上,诛天殿的付斌和夏轻烟夫妇来到在这里已经十多天了,一直在等待着赤凤炼域的消息。

    他们对黑暗诅咒很有信心,已经不止一次替诛天殿完成类似的秘密任务,但这次要救的是翁老和羊山,是无论如何都要带回去的重要人物。大长老那里明确放话了,要么带翁老和羊山安全回返诛天殿,要么……死在西部。

    赤凤炼域云集着西部四大霸主,不怕一万就怕万一,如果童言童欣的诅咒印记被发现了,翁老和羊山可能再也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按照他们的预计,黑暗诅咒应该在最近发作。

    如果成功拿到翁老和羊山,童言童欣会直奔向东部,这片海域就是必经之地。

    付斌和夏轻烟端坐在岛上,灵识像是浪潮般连绵不绝的扩散着,覆盖海域,扫荡海底。他们控制的海兽猛禽也在天上海里迅游,搜索着童言童欣的踪迹。

    他们在诛天殿地位很高,受人敬畏,又直属黑石殿,已经很多年没像现在这么紧张过了。

    “来了!”付斌和夏轻烟同时警觉。

    星月光辉洒满天海,深夜里的汪洋波光粼粼,汹涌却又有别样的静美。一艘小船正划过海面,向着这里疾速飞驰而来,一男一女浑身燃烧着紫色火炎,圣威弥漫,威慑着沿途的海兽。

    付斌和夏轻烟腾空,极目远眺,确定没有谁追踪的人后,才迎上了那艘小船。

    童言童欣后背爬满咒印,眼眶已经完全被黑色填满,在星空下显得格外妖异。他们手里都抓着兽皮袋,里面装着的正是翁老和羊山。

    面对付斌和夏轻烟的出现,姐弟二人神情如常,没有任何的异样。

    夏轻烟检查他们的咒印情况,付斌检查了兽皮袋里的翁老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谁?”翁老不慌也不乱,还算比较冷静。

    “诛天殿,付斌。让翁老受累了,我们这就带您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回哪?”

    “回诛天殿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回行吗?”翁老眉头一皱,我还要炼我的灵丹呢。

    “恐怕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如果坚持呢?”

    “也不行,我们的任务是带你回去,不管用什么手段。”付斌眼底冷芒一闪,这老家伙这么快就喜欢上赤凤炼域了?

    翁老吧嗒下嘴:“好吧,我睡会儿,到了叫醒我。”

    夏轻烟仔细检查过两人的黑暗诅咒:“咒印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要怎么处置他们?”羊山怯怯的问道,说完赶紧躲到翁老身边。

    “跟你有关系?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……我就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是杀是留,自有大长老定夺。”

    付斌取出一件巴掌大小‘穿云梭’,击向高空,嗡的声震响,气浪汹涌,强光璀璨,穿云梭膨胀到十多米,像是艘银白色的大船,漂浮在了高空。

    “回诛天殿。”

    他们登上穿云梭,像是道流光般消失在夜幕下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秦命还没等离开赤凤炼域就得到汇报,地凰玄蛇在海洋里寻了半天都没找到童欣的气息,可能是因为离开太久了。

    马大猛挠头:“那怎么办?茫茫大海,带哪去找?真不能发个悬赏令吗?”

    妖儿道:“不能!发悬赏令就等于告诉古海童言童欣失踪了,到时候海族肯定会出手,那些打算讨好海族的人,也会秘密搜查。一旦童言童欣落到海族手里,拜月族和妖蛮族什么事都可能做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怎么找?童立堂就派了三十多人。都三天了,不,到现在都快四天了,他们早就离开这片海域,不知道跑哪去了。”

    妖儿道:“我们先不管诛天殿来西部是做什么的,有什么其他目的。翁老和羊山一旦到手,他们肯定会尽快的把人送回东部。我想,童言童欣应该正在赶往东部古海的路上。”

    马大猛一拍手:“咦?有道理!哪还等什么?赶紧追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童言童欣会走哪条路?万一他们还有自己的意识,肯定会知道我们会追上去。如果诛天殿的人已经跟他们碰面,也会料想到我们会追过去。还可能直线向东吗?他们已经跑了三天多了,早已在千里之外,我们现在如果走错了方向,就是浪费时间。”

    秦命看着白小纯。“你能感受到童言位置吗?”

    白小纯骑着他的青牛,站在最外面,很无辜的摇头:“说笑了,我怎么可能感受到他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没别人,救人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什么意思?”白小纯很茫然的看着秦命。

    其他人看看秦命,再看看白小纯,这俩人有什么小秘密吗?

    秦命走到白小纯身边,低声道:“你不是给童言绣了‘阴纹’吗?”

    白小纯面对众人怀疑的目光,淡淡轻笑,一转头:“绣了一半。”

    “一半也是绣了,你能不能感受到他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能。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不能,一半的阴纹等于没绣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一定要在童言童欣回到诛天殿之前拦住他们,否则就完了!”秦命不敢想象童言童欣被扣在诛天殿会是什么情景,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。

    白小纯很无奈:“你真的误会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我欠你一个人情。”

    “秦命啊,你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欠你俩人情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?”

    秦命一脸黑线。“到底,能不能。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呢……你说的人情这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欠了!”

    白小纯淡淡轻笑:“往东。”

    秦命凝噎无语,对他伸个拇指,喝道:“上黑蛟战船,出发。”

    妖儿诧异:“白小纯知道他们往哪个方向?”

    白小纯浅笑轻语:“类似的魂术都有共同点,我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打住!”妖儿两眼一眯,怀疑的打量了他一会儿:“你不会绣了童言吧?”

    白小纯不温不火,闲适淡然:“妖儿姑娘,说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知道往东?”

    “一点魂术的技巧,一点小小的智慧,再加一点小小的推断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本正经撒谎的样子,还挺像那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妖儿指指东边:“直线往东?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吧。”

    “多远了?”

    “两千里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的很清楚吗。”

    “惭愧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绣童言了。”

    白小纯微笑摆手:“真误会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上船,现在就出发。”秦命心里着急,东西古海相距万里,而从赤凤炼域到诛天殿,大概要有两万里以上。童言童欣已经跑了十分之一了,再不追就晚了。

    “上船,一定要在他们进东海之前截住。”妖儿、玥晴、大猛,白小纯和他的傀儡,还有白虎、黑凤、地凰玄蛇,队伍并不大,可这是救人又不是宣战诛天殿,没必要带太多,现在赤凤炼域面临新的危险,秦命也不方便带走太多人。

    妖儿他们正要登船,混世战王忽然从远处走来。“秦命,稍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