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玄幻魔法 > 修罗天帝 > 第1105章 里面有男人
    经过一整晚的炼化,白小纯终于在清晨之前绣完了阴阳绣,他也累的精疲力竭,浑身虚弱的像是大病了一场。

    白小纯拿出提前准备好的生命之水,喂给了钟离飞雪和迷瞳幻貂,帮助他们尽快的恢复气色,至少在见到其他人的时候不要被人轻易地看出破绽。

    “管云仲,请见天子。”管云仲没等天色完全放亮,就快步来到了顶楼,向着钟离飞雪的房间高喊。

    “你几岁了?”秦命斜靠在门前,嘴里叼着根牙签。“人可以没脑子,但得有礼貌。”

    “里面有人!是个男人!”管云仲脸色阴沉的吓人,他刚才听到里面有人在说话,还跟守在门前的这个人说着什么,听那声音绝对是个男人。所有的猜疑乱想都在这一刻变成了现实,像是一股巨大的浪涛迎面拍在了他身上,直拍的他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钟离飞雪竟然有男人了?还留在房间里过夜!

    他又惊又怒,又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钟离飞雪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放浪了?她可是天子啊!

    我进诛天殿还有什么意义?我苦心孤诣的准备这几个月又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管云仲自幼聪慧伶俐,且天赋不俗,从没受到过这么大的打击,比当初钟离飞雪离开他进诛天殿的打击还要强烈。钟离飞雪既然有男人了,为什么还要让我来负责这件事,又为什么要让我进诛天殿?是要羞辱我吗?

    管云仲无法接受自己钦慕的女人跟别的男人相依相偎,而他还要在旁边伺候着。

    “跟你有关系?你只是个侍卫而已,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谁?”管云仲厉喝。

    秦命拿下嘴里牙签,指了指管云仲:“小点声,这里是酒楼,不是大街,现在是清晨,也不是晌午。”

    “告诉我,里面是谁?”管云仲怒不可遏,巨大的愤怒刺激着他的理智,他牙齿咬的嘎吱响,紧握的双拳爬满青筋。

    “告诉你是谁又怎样?你还能进去杀了他?”

    管云仲语塞,呼哧呼哧喘着粗气,却说不出半句话来。

    “这才对嘛,闭上嘴,老实点,不要吵醒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管云仲心在滴血,听他的意思……里面真的有人!钟离飞雪真的有男人了!会是谁?诛天殿内殿的某位天才吗,还是某位大人物的传人?

    秦命道:“奉劝你一句,该干什么干什么,从哪来的回哪去。”

    管云仲阴沉着脸看着紧闭的房门,他不会走,他要亲眼看看里面到底是谁。什么人能打动钟离飞雪这位天子的心,什么人值得她连家都不回,在这里私会情郎。

    秦命叼住牙签,靠在房门上,陪着他干瞪眼。

    待天色大亮,酒楼里逐渐恢复了生气,伙计们开始一天的忙碌,上上下下的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石雅薇来到顶楼后,柳眉微微一皱,哪来的狂徒,竟然敢倚在天子的房外。管云仲又怎么会在这里?

    “你不认识?”管云仲反倒一怔,凝眉看着石雅薇诧异又警惕的眼神。

    秦命自我介绍。“在下严鑫,奉天子之命守门。”

    “守门?”石雅薇上下打量着秦命,记忆里没有半点印象。“我怎么不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新加入的。”

    “新加入?什么时候?”石雅薇心里一阵警惕,看向秦命的眼神也泛起冷光。

    秦命浅笑:“昨天傍晚,你们离开之后。”

    管云仲眉头大皱,听起来怎么怪怪的,而且……有些不妙。

    石雅薇眼神越发冰冷:“让开!”

    “抱歉,没有天子的命令,谁都不许进。”秦命右拳一握,白雾涌动,尖锐的骨刺从臂膀刺出来,右拳覆盖住厚厚的骨头,整条右臂看起来像是一根狰狞的狼牙棒,野性而危险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我是谁?”石雅薇看着秦命那条可怕的右臂,心头忍不住一跳,以她的眼力可以看出它的杀伤力。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知道你是谁,我只是奉命守门,谁敢擅闯,休怪我翻脸。”

    石雅薇奇怪了,这人哪来的底气说这么硬的话?他跟天子到底是什么关系?昨天傍晚离开后又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管云仲眸光一阵闪烁,低声向石雅薇道:“房间里还有人,一晚上都在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石雅薇动容,下意识就要闯进去,却被秦命向前一步拦住。

    “让开!!”石雅薇厉喝。

    “不要惊扰了天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,里面又是谁,立刻给我解释清楚,否则休怪我无情。”石雅薇并不惧怕眼前这人的气势,酒楼里外都有强者镇守,一旦发生厮斗,立刻会惊动他们,也会在第一时间聚集到这里。不管他是四重天还是五重天,都插翅难飞。

    “昨天你们离开后,我和我朋友向天子自荐,天子接纳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!”管云仲冷喝,看样子里面不是什么大人物,也应该不是钟离飞雪的男人,这让他心里长长舒口气,不那么难受了。可是,钟离飞雪又收了两个人?那我们五个人怎么办。黑石殿明确规定,钟离飞雪最多带五个人回去,只有五个名额。

    “这事谁敢胡说,待会儿等天子醒了,你亲自问问不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另一个人是谁?”石雅薇九分怀疑,可也有一分信了。天子来招揽侍卫的消息早已经传开了,不排除会有强者来自荐,眼前这人境界高深,气息凶悍,看起来不是个好惹的货色,如果再有点能力,说不定天子真有可能心动。而且正好可以用来牵制管云仲,让双方竞争对抗,更便于掌控。

    “我朋友,他在帮天子调理身体,你难道没感受到这里的生命之气很浓郁吗?”从白小纯告诉他已经绣完阴阳绣之后,秦命就开始默默运转生生决,从天地间汲取生命之气,经过这一炷香的牵引,身后的房间以及整座顶楼,都充斥着浓郁的生命力。

    石雅薇深深呼吸,心旷神怡,说不出的舒畅清新。

    管云仲刚才只顾恼怒了,现在才发现这里有些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石雅薇将信将疑,突然高声清喝:“天子,我是石雅薇,在门外静候,有事请您吩咐。”

    管云仲立刻竖起耳朵聆听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里面真的传来了钟离飞雪的声音:“没有我的命令,谁都不许进来。严鑫,守好房门,谁敢乱闯,替我教训。”

    秦命嘴角一勾,转身抱拳:“是!”

    石雅薇心里松口气,是天子的声音,不过她还是很奇怪,这人到底有什么本事,能在短短一夜之间就取得了天子信任,明明我已经在这里了,天子竟然还让他守门。

    管云仲心里一沉,也从天子的语气里听出了其中的玄妙。看样子这人很得天子信任,里面的人又能陪上一夜,也能说明受到器重,难道这两人要顶替两个名额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