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玄幻魔法 > 修罗天帝 > 第1109章 童言之死(五更)
    童欣心里一疼,是啊,这里是诛天殿,秦命不能来!来了就是死路!她宁愿自己死在这里,也不希望他来冒这个险。“你前天不是一直念叨着,你姐夫会来救你吗?”

    “不能来……他不能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会想办法的,相信他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……答应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要活着出去,你要……跟姐夫好好地……”童言声音虚弱低哑,在幽暗的地牢里幽幽的回荡着。

    “别胡思乱想,我们都会出去的。诛天殿没杀我们,肯定是有其他用处……啊……”童欣突然抱头,痛苦的哀鸣,诅咒的后遗症每隔一两个时辰就会发作一次,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钻出来一般,让她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童言黯然神伤,诛天殿留着他们两个人很可能真的有什么用处,可正因为这样,童欣比他更危险。

    因为他是紫炎族族长的儿子,而童欣只是个女儿,他比童欣更重要。因为他是男人,童欣使个女人,而且,童欣是秦命的妻子,童欣更容易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如果诛天殿要警告紫炎族,肯定先伤童欣,如果诛天殿要跟紫炎族讨价还价,也会先伤童欣。

    如果,他死了呢?

    诛天殿手里只剩下童欣了,应该就不会那么轻易伤害她了。

    我死了,诛天殿或许会对她好点了吧,哪怕只是……换个好点的房间……

    “我要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童言没有死在战场,却死在了地牢。”

    “我原来……好弱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姐夫……下辈子……我一定会超越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下辈子……我不当少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瑶花……瑶雪……对不起了……”

    童言睁开血色双眼,朦胧的视线里是童欣抱头哀鸣的样子,他眼角沁出了泪水,混着血水滑落脸颊。“姐姐……跟姐夫好好地哈……”

    童欣痛苦的抬起头,长发披散,尽管痛不欲生,还是有种不祥的预感:“童言,你要干什么……别做傻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不会做傻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姐夫肯定会来救你的,一定的,一定……”童欣用力抓着头,娇躯颤抖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他来了,我会送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啊?童言……站起来,你站起来看着我。”童欣痛的近乎昏厥,心里却焦急慌乱。怎么了?从昨晚开始,童言就有些怪异。是被折磨的要崩溃了吗?

    童言凄然一笑:“姐姐,如果能回去,跟姐夫要个孩子吧,满月的时候,抱到我坟前,敬杯酒,告诉他,他有个舅舅……叫童言。姐姐……帮我跟父亲说句话,这些年……我恨他,我也敬他,不孝子……来生尽孝吧。替我跟瑶花和瑶雪道声歉,就说……答应她们的事,我可能……兑现不了了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童言!你要干什么!童言!看着我!”童欣心头一阵刺痛,挣扎着站起来,嘶声尖叫,不知怎么的,泪水竟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“姐姐……活下去……好好地……”童言蜷缩着身体,闭上了眼睛,微微笑着,意念沁入了气海,以魂为芯,点燃了青铜古灯。一股幽蓝的烈焰无声绽放,像是开闸的洪水,奔腾而出,溢满了气海,向着全身经脉浩荡而去。

    “童言!不!不!”童欣嘶声哀嚎,疯也似地挣扎着,却被锁链死死缠住,而诅咒的后遗症又在折磨着她的脑袋。“不要……还没到那一步……不要啊……”

    童言用力缩着身子,抱着双肩,埋着头,幽蓝的火焰混着紫色火炎,逐渐从经脉蔓延到血肉,在全身绽放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过母亲,要保护好你,我……没做到最好……可我……尽力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母亲,我尽力了……真的……尽力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母亲,儿子……想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童言呢喃着,潸然落泪,紫色和蓝色的烈焰在全身蒸腾,从内到外,从外而内的燃烧着。

    姐姐啊,在这囹圄之地,诛天地牢,我能做的,只有这些了,但愿能用我的死,换你的生,哪怕只是一时的安全。

    姐姐,愿来生……还做你的弟……

    “不!不!童言!救人,快来救人啊!”童欣凄然哀鸣,披散着长发,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吵什么吵,死爹了啊……”外面守卫骂骂咧咧走进来,可看到里面熊熊燃烧的火人,脸色顿变,忙不迭的跑出去:“长老!长老!有人自杀!!”

    地牢守卫们都知道这座牢笼里看押的是什么人,是紫炎族族长的一对儿女,也是天王殿秦命的妻子和小舅子,看押在这里后被严令保密,而且不能让他们出个意外,将来会有其他用处。

    连长老都一天三遍的进来检查,就是确保他们还活着。

    长老急匆匆赶过来,没等打开牢门,一股迫人的寒气已经破体而出,挤满了牢房,寒气里面有奇妙的灵体在翻腾,源源不断的冲向了燃烧着的童言,全力压制幽蓝色的烈焰和紫色的火炎。

    这位长老是被黑石殿特地从其他地方调过来的,是寒冰类属性,专为克制童言童欣,境界在圣武四重天。

    “救他,快救救他。”童欣跪坐在地上,抵抗着寒气,也抵抗着诅咒后遗症带来的痛苦,她留的泪水都冻结在脸上,心中泣语,救他……救救他……

    彻骨的寒潮冰封了整座囚牢,紫炎在那些灵体的侵蚀下渐渐的熄灭,但是那股幽蓝色的火焰却还在燃烧,怎么压制都压不住。

    “他在燃烧灵魂?”

    长老立刻醒悟到什么,快步走到他身边,一把扣住他脑袋,神识如刀般钻进身体里,很快就在气海里发现了问题。一盏神秘的青铜古灯,竟然燃烧了整片气海,燃烧着他的灵魂。

    童言气息已经微不可查,不仅灵魂烧透,肉身也已半毁。

    长老没有别的办法,张口喷出三股血精,牵引所有灵体钻进童言身体里,一场激烈的较量后把他强行封印。把最后那口气给他卡住,总好过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死了。起码,对黑石殿有个交代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怎么样了?”童欣颤声询问,可是,当幽蓝火焰熄灭后,童言已经不成人形,像是一具从火堆里拔出的尸体。童欣眼前一黑,痛苦、焦急、绝望,摧毁了她微弱的意志力,无力的瘫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看好他?”长老起身,脸色阴沉的吓人。

    侍卫们跪在地上,瑟瑟发抖,却不敢乱说话。

    长老看着被里里外外冰封住的童言,都这样了,还有救吗?这最后一口气能卡多久。关键是,这破烂半死的样子还能用来做什么?“看好这个女人,千万不能再让她出事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明白!”侍卫们连连叩头。

    长老快步离开地牢,要去黑石殿禀告,是不是直接处理掉童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