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玄幻魔法 > 修罗天帝 > 第1124章 亲密关系(五更)
    钟离飞雪看了眼道:“那些是秋元阁的弟子,负责四处采药的。”

    秦命随意的仰靠在树上,目光却盯住了百米外的那群弟子:“你想打他们的注意?”

    白小纯笑语。“可不可以利用他们,把秦岚送上去。”

    秦命摇着头:“就算是身份很高的弟子,也未必能进得了秋元阁,就算进去了,他们也不能轻易接触到童言。我想童言那里应该有长老级的人物亲自看守。秦岚年级还小,让她到复杂的秋元阁里找童言?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钟离飞雪点头:“秋元阁共有十八层,每层房间少则十个,多则上百,我猜童言应该会放在十层以下的某个地方,被很多强者严密守护,而秋元阁的弟子最多能进第三层,第四层网上都会严禁进入。除非有里面长老的特殊召唤。

    凭秦岚现在的能力和心性,想要到秋元阁神不知鬼不觉的找到童言,不可能!就算找到了,又能怎么样?她一是无法确定童言是否活着,二是根本不可能把童言带出来。”

    白小纯道:“我不控制药山弟子,让秦命自己去。”

    秦命瞥了他一眼:“我怎么去,杀进去啊?”

    白小纯打量着秦命的脸:“我一直很好奇你的变脸术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叫变脸,这叫武法。”

    白小纯双手捧住秦命的脸,捏着皮肉和骨头:“你是改变面部骨头的位置,收缩了肌肉?应该很疼吧。”

    “每时每刻都在疼。”

    白小纯挑起秦命下巴,斜着打量了会儿。“你能不能针对性的改变容貌?”

    “针对性的?”

    “变成某个人!”

    “咦?”秦命眼前一亮,这倒是个好想法。

    “找个体型和脸部轮廓跟你差不多的,你可以变成他,跟着混进秋元阁。有你亲自带着秦岚,成功的可能性更高点。”

    钟离飞雪道:“脸部能变,境界变不了,很容易被人查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正常情况下,这里的弟子进秋元阁应该会被仔细检查,可如果是特殊情况,就不一定会查的很仔细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想法?”

    白小纯往秦命身边凑了凑,钟离飞雪也凑了过来,可没等他开口,古月骑着黄金战马正好经过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商量什么呢?”古月脸色微微一沉,这三个人什么情况,脸都快贴到一起了。

    他印象里的钟离飞雪清高自傲,眼高于顶,很少跟男人接触,就连他多次表露追求的意思,都被干净的无视了,今天竟然跟两个侍卫凑得这么近。

    “古月统领。”秦命和白小纯不想惹麻烦,都起身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钟离飞雪道:“我们在讨论童言童欣的事。”

    讨论童言童欣至于靠这么近?都快要亲到一起了。古月眼神阴骘,仔细打量着秦命和白小纯。

    这几天一直听说钟离飞雪跟这两个侍卫走的很亲近,对其他的几个侍卫基本都不怎么理会,连以前最信赖的心腹石雅薇都躲到其他地方。

    一个精悍健硕,一个清秀白皙,这两人难道会跟钟离飞雪有点特别的关系?

    “古月师兄,你有事?”钟离飞雪故作奇怪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飞雪,这里是药山脚下,人多眼杂,注意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太明白古月师兄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也没什么,就是要注意跟侍卫保持距离,免得人说闲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侍卫商量几件事,什么人闲着无聊嚼舌根?”

    古月看钟离飞雪竟然力保他们,心里有股莫名的邪火,看向秦命和白小纯的眼神更冷了。“侍卫就该有个侍卫的样子,时刻记住自己的身份,别给自己的主子惹麻烦。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古月统领教训的是,我们一定注意。”秦命低着头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严鑫。”

    “严鑫!我记住你了。”

    秦命低头,不说话。心里默默嘀咕,我特么长得不差啊,就这么造人烦吗?

    古月骑着战马离开,不过没走远,而是找到了石雅薇。

    “古月师兄?天子在那边呢。”石雅薇正盘坐在一块青石上冥想修炼。

    “我不找飞雪,我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有事?”石雅薇完成一轮经脉运转,轻轻呼出口气。

    “我有句话可能不当问。”

    “古月师兄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飞雪跟那两个人什么关系?”古月怎么想怎么觉着不对劲儿,钟离飞雪竟然跟男人亲近了?这在他的印象里简直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“古月师兄说的哪两个?”石雅薇故作奇怪。

    “这里没别人,你就不必藏掖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古月师兄指的是严鑫和白绣?他们是天子新纳的侍卫啊,给你介绍过了。”

    古月骑着金马,傲立半空,居高临下的看着石雅薇,凛冽的战威透着山岳般的迫入压力。“雅薇,你明白我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真的不太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挑明了说,飞雪为什么跟那两人特别亲近?连你都被冷落了?”

    “古月师兄说笑了,他们两个确实聪慧精明,很得天子信任。童言童欣这件事,他们能帮得上忙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这些?”

    “古月师兄还想知道些什么?”石雅薇避开了古月凌厉的目光,似随意似有意的说道:“我对严鑫不太了解,不如……你去问问韩威他们?”

    古月何等精明,立刻品味到了石雅薇话里的意思,脸色微微一沉,难道钟离飞雪跟严鑫白绣真有什么特别的关系?石雅薇是不想背叛她的主子,可心里又似乎憋着股火,所以暗指了其他人。

    另一边,韩威和沈菁正在贪婪的吸收着药山的灵气和浓郁的药香,一见古月骑着金马过来,都是一惊,慌忙行礼,不敢对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有丝毫不敬。

    面对两个新来的侍卫,古月没什么顾忌,直接问道:“钟离飞雪跟严鑫白绣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两人面面相觑,冷不丁这么一问,还真把他们问住了。

    “说!有赏!”古月冷喝,战马扬蹄嘶鸣。

    韩威立刻道:“他们五年前就认识了,关系似乎很亲密,具体的实在不了解。”

    “亲密?”

    “有多亲密!”

    “第一天的时候,严鑫差点杀了赵云霄,天子竟然没有责罚他,连口头的训斥都没有,当我们把赵云霄送去疗伤,回来的时候……看到…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!!”

    “严鑫是从天子闺房里出来的。”韩威声音压低,这个情况只有他们三个看到了,当时还有点奇怪,只是没多想,现在看来,关系实在是不一般。

    五年前就认识?亲密?闺房?古月双眼闪过彻骨的冰冷,好你个钟离飞雪,口味够重啊,怪不得诛天殿这么多青年俊杰追求她,她理都不理,原来早就心有所属。

    不愧是猎杀者家族出身的,骨子里留着猎杀者的血,连找男人都找猎杀者!

    “古月统领,这事还望保密。”韩威两人行礼。

    古月冷冷的扛着远处的大树,昏暗的树荫下,钟离飞雪、严鑫、白绣,又凑到了一起,言行举止里全是亲密。他心里冷冷的笑着:“我堂堂黑石殿副统领,竟然会跟一个猎杀者争女人,传出去岂不是让人嘲笑。严鑫……严鑫……呵呵……咱们走着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