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玄幻魔法 > 修罗天帝 > 第1173章 三巨头(1)
    两头葬海梵精蜥像是两座钢铁岛屿,巨大而凶悍,它们踏在汹涌的海潮间,气浪滔天,轰鸣着天海,它们的竖瞳里涌动着毁灭般的戾气,都盯住了秦命。

    头上流血的那一头发出低沉的嘶吼,利爪不断拍着海潮,发出隆隆巨响。

    束韦等十二位特战队的强者,全部站在了一头葬海梵精蜥的背上,他们长发猎猎,衣衫飞舞,浑身都涌动着强盛的能量,手持各种武器,锁定高空。

    “钟离飞雪,你知道你在做什么?是要拉着霸王宗陪葬吗?”束韦咆哮,声波滚滚,像是黄钟大吕般震荡天海间。

    钟离飞雪立刻在白小纯的示意下假装茫然,目光都变得无神呆滞,好像是被控制了。当然,是真被控制了。

    “天武!”大地之灵提醒秦命。

    天武?秦命心里一沉,诛天殿真够看得起他的,派来两头葬海梵精蜥,还有一位天武压阵,这是下了狠心要彻底解决他了?

    “他就是秦命!错不了了!”一位高阶圣武认出了秦命,模样不一样了,可挥动的金色羽翼却非常惹眼。他当初追随大长老迎战过天王殿,也亲眼看到过秦命乱拳轰死天子赵恕,记忆犹新!

    “果然是他!”束韦苍老却强势,细长的眼睛里寒光四射。他期待着是秦命,却又不希望是秦命,在他潜意识里更愿意查证是万兽群岛在作乱,这样一来诛天殿这次的混乱起码是败得有些颜面。可是,竟然真的是天王殿,一个小小的不死王,竟然把诛天殿闹了个天翻地覆,二十天全面封禁都查不到,这可是奇耻大辱!

    “秦命控制了钟离飞雪?”一个高阶武圣怒不可遏,钟离飞雪怎么可能轻易被秦命利用,肯定是被控制了。就像是付斌和夏轻烟控制童言童欣?这混蛋还真特么会‘以牙还牙’啊。这样一切都解释通了,秦命伪装成严鑫,控制钟离飞雪,制造了那一系列混乱,可是他们之前千算万算都没算到这点。

    “小混蛋,我今天捏碎了你。”束韦怒喝。控我天子,抢我器灵,抓我药师,小兔崽子杀一百遍都不解恨。

    “气大伤身,老人家别这么激动嘛。”秦命面部骨头和肌肉缓缓蠕动,接连归位,恢复了本真的模样。金色羽翼华丽尊贵,在骄阳下像是一尊强盛的天神。不过,秦命表面在冷笑,心里却很凝重。诛天殿来的太快了,他现在手里只有一个大地之灵,还能怎么逃?难道要束手待擒?

    “终究还是栽了。”白小纯摇头,常在河边走没有不湿鞋哦,这一下真完了。

    “小兔崽子,器灵和翁老是不是在你手上?”束韦这么多年来很少欺负小娃娃了,今天却恨不得亲手拍死他。

    “不在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敢承认?”

    “送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送谁了?”束韦等人眉头一皱。送人?送给什么人了?他们脑海里不约而同的想到了诛天殿外面游荡的海兽,最近几天好像突然消停了。

    秦命只是随口一说,没想到一竿子把他们的想法戳远了。

    “古月呢?”有位圣武忽然想起来了,古月应该提前追过来了才对,怎么没看到人?

    “八成是被他杀死了。”旁边的圣武冷哼,这还用说吗,古月不等他们会合就追过来,不被秦命弄死才怪。也怪他们刚开始离开诛天殿的时候一直在犹豫,速度不快,不然早就跟古月会合了。

    “你黑蛟战船里的混蛋呢,全部扔出来,今天我陪你们打个痛快!”束韦怒气冲冲,全身涌动着汪洋般的能量,扭曲着周围空间,像是烈焰在焚烧。不管器灵在不在他身上,先拿下再说。

    他身后的圣武们全部严阵以待,既然确定是秦命了,就该正视对待了。海灵和大地之灵不仅有着巅峰圣武的力量,还是天地孕育的灵体,这两个可以交给葬海梵精蜥临时应付,就是不知道黑蛟战船里有没有其他棘手的强者。例如沉香、不老族、龚野明之类的。

    据说,当初逃出精绝古岛的囚徒里面,最顶尖的那些都让天王殿给收走了。

    秦命不断提醒自己冷静,眉头紧锁,考虑着应付的办法,可是,面对着来势汹汹的诛天殿部队,就算是黑蛟战船真在自己手里,也未必能杀出去,何况现在只有他和大地之灵可堪一战。

    现在该什么办?

    忽然,秦命又注意到了千米外的那艘小船,自从葬海梵精蜥出现后,它就停在那里了,一直没有再往前,也没有其他的举动,不过船上的人好像一直在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他们两方好像不是一伙儿的。”白小纯也在观察远处的小舟,心思暗动,一个念头浮现出来,能不能牵引这两方打起来?

    秦命挥动着羽翼,试探着向小船那里靠近了百米左右,暗暗警惕着,一旦那小船上的怪人有异动,立刻避开。

    “那里有个人?”葬海梵精蜥背上的圣武们都顺着秦命的目光飘过去,这时候才注意到那里有一艘小船,小到只能容纳两三人,一动不动的停在远处海面上。他们从开始到现在,竟然都没发现有这么个人在旁边‘看热闹’。

    这又是哪里冒出来的,看到诛天殿出现竟然不跑,胆子不小啊。

    在这浩瀚东海,还没几个人不忌惮诛天殿的,这人什么来头,还是脑袋有问题?

    束韦看了看周围的海面,发现不对劲儿了。葬海梵精蜥周围几百米的海面波涛汹涌,浪潮滚滚,可扩散不出五百米就都平静了,举目四望,几十里的海面都很平静,没有一丝一毫的波澜,连风都没有,蔚蓝的天空也没有一片云朵。天海湛蓝清澈,难得的美景,却给他一种莫名的诡异感。

    这片海域静的很不正常,静的死气沉沉,连朵浪花都没有,连一只鸟雀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们骑着的葬海梵精蜥注意到了异常,发出低沉的闷吼,踏动浪潮掉头转向了远处的小舟。它发出一声嘹亮而雄浑的咆哮,肥硕巨大的身躯狂野的拍击海面,掀起重重大浪,连绵不绝的卷向了千米外的小船。然而,浪潮没等冲出五百米,全部都平静了,从暴烈如虎,到柔和似水,那么的突兀却有平静。再没有任何一丝的波涛。

    秦命大感意外,葬海梵精蜥的全力一击竟然都撼不动那片海域。这是哪来的强人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