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玄幻魔法 > 修罗天帝 > 第1175章 冰血
    束韦没有九幽天阴蟒那么纠结,他今天只有一个目的,那就是必须要带回秦命,可是眼前的局面有些棘手。他虽然尊为天卫,是诛天殿顶级战将,可是面对九幽天阴蟒这种纯血的上古异兽,自己都觉着没有多少胜算。一旦打起来,他最多可以牵制住九幽天阴蟒,可万一秦命把他手里的黑蛟战船扔出来呢,今天这一战到底会演变成什么局面,他心里没底。

    而且远处还有一个敌友难辨的神秘人一直都在。

    “前辈!我有个建议!”秦命忽然对九幽天阴蟒抱拳,高声道:“我黑蛟战船里有十八位高阶武圣,你我联手,做了诛天殿这支队伍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找死!”束韦等人勃然大怒,小瘪犊子,我们还没想好怎么收拾你呢,你还敢狂言做了我们?

    “稍等!”秦命对着他们摆手。

    “稍等?”众人一愣,这种场合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,好像不太应景。

    秦命向九幽天阴蟒抱拳高声道:“您只要缠住那个天武,其他的交给我了!如果放跑了一个,我脑袋随您处置!”

    “混账!你活腻了!”束韦怒斥,敢耍我?

    九幽天阴蟒微微凝眉,怪异的看了眼秦命。黑蛟战船?在你身上?糊弄谁呢!小兔崽子,敢利用我?

    秦命可不敢利用九幽天阴蟒,他是想做个势,吓唬吓唬诛天殿,让他们不战而退。

    “前辈!要不……我先上?”秦命作势就要从领口里掏出‘黑蛟战船’。

    “吼!”一头葬海梵精蜥盛怒,冲着秦命就扑了过去,它实在忍不住了。粗壮的利爪猛拍海面,浪潮炸裂,巨响震耳欲聋,水花漫天,它庞大身躯狂野的在海面冲击,一步几十米,浑身蓝光沸腾,坚韧的鳞片泛着冷光,雄浑的咆哮在喉咙滚动。

    “准备!”束韦厉喝,今天务必拿下秦命,控制黑蛟战船。九幽天阴蟒又如何,今天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众圣武严阵以待,浑身灵力像是奔腾的怒江般在全身流淌,道道气浪和强光破体而出,像是一头头要暴起的恶兽,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对峙的局面瞬间破碎!

    “前辈!联手如何?!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!”秦命果断后退,冲向了九幽天阴蟒那里。

    你就一个大地之灵,还有资格跟我联手?九幽天阴蟒冷哼,可没有跟他计较,刹那间动了,不可思议的出现在了两百米外,拦到秦命面前,浑身绽放七彩强光,沸腾滔天,隆隆奔涌,化作一头巨蟒,七彩斑斓,横亘长空,盘窝在了热浪滚滚的烈焰下面。

    “吼!!”葬海梵精蜥直奔秦命,它可不管什么九幽天阴蟒,自有束韦收拾。

    大战爆发,汪洋翻腾,狂暴之势挤满天海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

    一道冰锥突然从海底轰出来,撞开海面,打穿了葬海梵精蜥的身躯。

    冰锥足有十米粗壮,寒气四溢,从海底深处暴起,刺穿葬海梵精蜥的脖子,从脖颈部位冲了出来,鲜血飞溅,鳞片碎裂。巨大的冲击力量带着葬海梵精蜥的脑袋冲天而起五十多米。几乎同一时间,十余道冰锥从海底暴起,一阵阵鲜血喷洒,一声声鳞甲碎裂、皮肉开绽。上百米之巨的葬海梵精蜥庞大的身躯被打成了刺猬,冰锥从腹部刺穿,从后背冲出来。

    葬海梵精蜥在一阵乱颤中,被十八道冰锥冲向了半空,定在了五十多米处。冰锥粗壮,带着触目惊心的棱锥,上下鲜血淋漓,打穿着葬海梵精蜥的腹腔、尾巴,还有四肢和利爪。

    “吼!!”葬海梵精蜥凄厉痛吼,响彻天海,浑身剧痛到僵硬,眼珠怒突。

    突然而狂烈的剧变让所有人心神一惊,下意识的向后惊退上百米,连另一头葬海梵精蜥后阔步后退,惊愕的蹬着远处的同伴。

    秦命都不淡定了,心脏都仿佛狠狠一缩,倒吸口凉气。怎么回事?谁干的!!葬海梵精蜥可是巅峰圣武境界,除了那些天武境的怪胎外,几乎可以堪称妖族里的王了。而且葬海梵精蜥的鳞甲坚韧无比,可撞毁山岳,崩裂河川,这一刻竟然被……活生生打穿了。

    “吼!”葬海梵精蜥剧烈挣扎,可所有的冰锥都带着刺棱,不仅冰冷而且锋利无比,它刚一扭动,刺棱就撕裂了内脏和皮肉,鲜血咕咕乱冒,染红了海面,更疼的它近乎昏厥。

    葬海梵精蜥发出悲痛的咆哮,一股狂暴的蓝光从全身引爆,那声势仿佛要把这片海域都掀翻。束韦惊醒,也要在第一时间冲过去扑救。然而……噗嗤……一道冰锥从海底暴起,打穿了葬海梵精蜥的脑袋,从下面冲进去,从颅骨爆出来,喷出漫天血水。

    葬海梵精蜥的惨叫声戛然而止,寒冰开始在各处蔓延,把它活活冻死,连灵魂都冰封了。

    “是谁!滚出来!”束韦惊怒,停在半路咆哮天海,他愤怒的目光环视全场,是谁?会是谁?他忽然转头,盯住了千米外那艘小船。“是你?你敢杀我诛天殿守护兽!你特么活腻歪……”

    束韦愤怒的咆哮突然止住了,瞳孔狠狠一缩,又缓缓放大,他死死盯着那艘小船上的神秘人,苍老的脸庞竟然在此刻渐渐退去了血色,变得苍白起来。

    其他圣武都看着愕然看着束韦,怎么了?哪里有什么不对劲儿吗?他们又凝眉看向了船上的黑衣人,没怎么样啊。什么情况能把堂堂天武境的天卫吓白了脸?束韦可是镇守过东部边界的人,什么风浪没见过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束韦迅速冷静下来,退回到了葬海梵精蜥背上,可心里却掀起惊涛骇浪,能把葬海梵精蜥轻易虐杀,肯定是天武,还不是一般的天武。他忽然想起来一个人,一个黑石殿情报里的危险信息。最近一段时间,除了九幽天阴蟒带着兽潮监控诛天殿之外,还有一个神秘气息在诛天殿附近游荡,境界……至少天武五重天!

    难道,是他?

    “猜错了,不是他。”一个声音忽然在束韦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“那是谁……”束韦话音未落,立刻惊觉不对劲儿,他豁然转身,一个蓝衣蓝发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众人大惊,这人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身边的?

    “吼!”身下葬海梵精蜥愤怒抖动身体,要振开这个突然出现的人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男人轻笑,嘴里竟然是细密的尖牙,他右脚轻轻按压鳞片,一股彻骨的寒气闯入葬海梵精蜥体内,从鳞片皮肉开始冻结,在一阵刺耳的咔嚓声中,寒冰迅速蔓延,向着全身扩散。

    “吼!!”葬海梵精蜥痛苦咆哮,愤怒挣扎,可是冰层蔓延的速度非常快,从鳞片到皮肉,从脊椎到内脏,从蓝衣男子的脚下开始向着全身冲击。

    “退!!”束韦大喝,一股狂暴气浪炸开,把所有圣武狠狠地抛向了高空,他自己也迅速飞撤。

    “吼……”葬海梵精蜥在凄厉的哀鸣中全身冻结,眼珠都爬满冰凌,最后那点明光都熄灭了。上百米的身躯变成了巨大的冰雕,漂浮在海面上,冒着森森寒气。

    全场惊悚,连九幽天阴蟒都凝重了脸色,下意识的后退了三五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