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玄幻魔法 > 修罗天帝 > 第1505章 一念万年
    第1505章  一念万年

    长公主带着秦命回到了她雅致幽静的别院,平常这里轻易不会接见客人,今天却破了例,一来是因为秦命,二来也是因为十年未见的孟虎。她从来是优雅尊贵,温婉安静,今天却难得的流露出几分小女儿的欢欣,只不过当着众人的面,她良好的素养让她不至于失态,更没有跟马大猛有过多的表示。

    “姐夫,还用不用再闹事了?”童言总觉着没尽兴,还没怎么开始呢,就这么结束了。这跟他期待中的大闹锦绣王城完全不一样,起码跟那个澜庭斗一斗啊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有那些人宣传,很快就能传出去,如果荒雷天真打算突袭修罗山脉就不会不留意这里。”秦命默默感受着空间扳指里面的黄金面具,自从走进这座尊贵的别院后就变得更闪耀了,金光熠熠,璀璨刺眼,把整个空间染成金黄色,它涌动着强盛的能量,却不再起伏、不再飘动,而是静静地沉寂在那里,似乎在感伤着什么、追忆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秦公子,里面请。”齐老客气的引领着秦命,不时地观察着他,看起来英俊冷毅,健硕刚硬,气息却内敛而不外散,像是平静的汪洋,无波无澜,跟传说里的凶残暴虐完全判若两人,眉宇间都看不到任何的戾气。单单看这个人,实在很难想象他在蟠龙山的疯狂,更难想象他设擂蟠龙山的胆魄与豪情。

    但正因为这样,才显得此人可怕!强势却不张扬,凶悍却不嚣张,有王霸之威却内敛沉静。有城府、有实力、有心计,也就有了跟小猪抗衡的实力,孟虎追随这样的人不知道是福是祸啊。

    不过,这位小爷好像有什么心事,时不时的眉头微蹙,偶尔还会探查着院落里的树林。

    长公主把秦命领到了一座压制的小院里,安排婢女们沏茶上灵果。“秦公子,您来找我为的何事?”

    齐老等人也在奇怪,他们跟秦命没有任何关系,除非孟虎带秦命过来是寻求合作的,帮助他在修罗殿里争取帮助,跟小主争斗。可是这么重要的事,孟虎不应该不提前打个招呼,也不应该来找长公主。

    “我想借长公主这院里一件东西一看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秦公子指的是什么东西?”王室众人松口气,却更奇怪了。这里有什么东西值得秦命亲自过来?

    秦命指着左前方的位置:“那里可有什么特殊的灵宝。”

    “那里……”长公主循着望过去,玉颜微红,那里是她的闺房。

    “那里是长公主住的地方。”一位侍女委婉的提醒。

    王室众人脸色怪异,长公主芳华未嫁,那里可是禁区。秦命不会是看上长公主了吧?用这种方式婉转的表达?

    秦命微微尴尬,轻咳几声。“我有件灵宝,指引我来到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哦??”

    秦命从空间扳指里取出了黄金面具。面具已经在腐烂灌木里封存了上万年,却依旧光洁明亮,没有沾染任何的尘埃。面具璀璨生辉,金光熠熠,给人种冰冷又高贵的感觉。

    黄金面具一出现,整座庭院都被染上了金光,熠熠灿烂,面具光芒夺目,像是一轮金色骄阳,更弥漫出一股浩瀚沉重的威压,让很多人心生颤抖,敬畏的看着它。

    黄金面具悬浮在半空,朝向了左前方的庭院方向。

    秦命凝神观察,面具指引他来到这里,应该会有些特殊的反应。果然,黄金面具在‘凝望’了很久后,眼眶里闪过丝丝异光,周围开始有道道金光似星辉般交织,隐约化作一个模糊闪烁的人影。它的出现仿佛让面具有了灵魂,变得真实。

    黄金人影高大挺秀,长发飞扬,却给人一种孤傲邪气的冰冷感受。

    众人起身,站在金色光海里,抵抗着沉重的压力,凝重的看着那模糊的人影。这是个什么?武器,还是灵宝!

    “这是当初那个黄金面具?”童言记起来了,当年在古海青鸾古迹的时候,他姐姐从泥垢里寻到一樽破损的棺材,里面没有衣冠,没有尸骨,只有这么一个黄金面具。仿佛当年葬的不是什么人,而是这个面具。

    在这时候,长公主的闺房里的一个抽屉里,一只不知道放了多久的青玉耳坠泛起迷蒙的青光,在黄金面具的召唤下苏醒,青光微弱却很清凉,如水波般缭绕着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远处庭院里的黄金面具爆发起惊人的强光,浩荡席卷,笼罩着整片别院,惊得所有人紧张的眺望。

    黄金面具形成的金色人影动了,它飘过院落,来到了长公主的闺房前,却又无声的停住了。金光浩荡,却又出奇的平静,它静静地漂浮着,像是在凝望着窗台,又像是在追忆着过往。

    一窗之隔的妆台下,抽屉里的青玉耳坠荧光闪烁,青光缭绕如水,很微弱,并不明亮,却在柔和的辉映着外面的面具。

    隔着一个窗台,却像是隔着无边的浩海,难以跨越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跨越万年岁月的重逢,它们却如同当年的它们主人一般,望着彼此,又无缘相拥。

    秦命他们跟了过来,奇怪的看着。

    长公主他们不知道黄金面具是什么,更搞不懂这是怎么了,却能隐约的感受到了面具流露出来的那份迷茫与伤感。

    秦命微微皱眉,这张面具到底承载了什么?它里面难道封存着灵魂,还是纯粹的某种特殊情感产生的执念,可什么样的执念能跨越万年不散,还能微弱的共鸣。

    面具停在窗前,不再靠近。玉坠沉在抽屉,默默微光。

    隔着窗台,却像隔着万载时空,隔着那无法跨越的感伤。

    秦命在征求了长公主的意愿后,轻轻地走进了闺房。外面金光浩荡,却没有沁入房间半点,这里静谧又安宁,唯有里面那个妆台的抽屉下隐隐有青光绽放。

    秦命打开了抽屉,取出了那个青玉耳坠。

    一个面具,一个耳坠。

    一男,一女?

    秦命凝聚灵力沁入耳坠,要探查它的身份。然而,耳坠看似安静美丽,里面却蕴含着无边无际的浩瀚能量,像是片能量汪洋,以秦命的境界和实力,在强行闯入的刹那间,竟然引发了恐怖的反抗,整片能量汪洋都暴动了,无尽的怒潮大浪一瞬之间便暴起,全部撞向了秦命的那一抹能量,强行震碎。

    秦命闷哼,浑身气血被震得翻腾不止,青玉耳坠差点脱手甩出去。可在意念撤出玉坠的那一刻,他隐约看到能量汪洋深处出现的一道神秘的身影,傲立沧海,睥睨苍生,威严、冷漠、无情。

    青玉耳坠恢复平静,精致美丽,安宁平和,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秦命惊疑的看着它,还想探查里面的能量海洋,却心有余悸,那股能量太浩瀚了,浩瀚到他根本没有抗衡镇压的底气。这个耳坠当年的主人该有多么恐怖?<span style='display:none'>zGsGQ6gPHWsR6VeCaooqaxzXUlnOykhFtO4TfxTir2or1VR37Ffz48qMXtL/AU9bcE7heUyMVLmDaYUF9RXF3Q==</span>

    黄金面具和青玉耳坠的主人当年是情人吗?可为什么隔着窗台,都保持了克制,没有相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