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玄幻魔法 > 修罗天帝 > 第09章 修罗刀
    六碗烈酒下肚,秦命就开始扛不住了,脑袋又涨又疼,迷迷糊糊歪在草堆上,不一会儿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睡梦里,他好像回到了童年,回到了遥远的雷霆古城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母亲,看到了父亲,也看到了妹妹,看到了很多熟悉的亲人。

    城主府里面充满着欢声笑语,美好幸福。

    秦命激动地跑了进去,扑向了熟悉的亲人,可他们明明就在前面,却好像看不到他。他大喊大叫,在每个人面前挥手,亲人们都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恍恍惚惚中,每个人都安静了,他们抬头望着天空,没有表情,空洞的望着。

    天下起了雨,淅淅沥沥的洒在每个人身上,很冷,冷的让人打起寒颤。

    突然……

    画面支离破碎,像是打碎的镜子,哗啦啦的洒落,所有人都消散在冷雨里。

    雨越下越大,天地一片昏暗。

    没有了古城,没有了亲人,秦命好像站到了苍茫的杀戮战场。

    无尽生灵在疯狂厮杀,喊杀震天,各种神秘的异兽在血与火中咆哮。

    铺天盖地的天火、通达天地的飓风,笼罩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大地在崩碎,天空在塌陷,世界仿佛末日。

    在苍茫天地间,一道赤亮的精芒斩断黑暗,撕裂天火,仿佛骄阳般赤亮。精芒洞穿战场,弥漫盖世杀威,引众生哀鸣,群雄胆寒。

    秦命浑浑噩噩的走在战场,像是要追逐那道霸烈绝世精芒,可突然间,那道精芒停下了,隔空锁定秦命,无尽的杀伐之气冲天沸腾,铺天盖地的卷向了秦命。

    秦命惊魂一颤,呼的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梦!噩梦!

    秦命浑身冷汗,酒都醒了大半,他呼哧呼哧喘着粗气,好一会儿才艰难咽口唾沫。

    怎么会做这种梦?

    好多年没做梦了。

    秦命擦去冷汗,感觉口干舌燥,揉着胀痛脑袋爬起来,到院子里打点水喝。

    清冷的院子里,老人坐在老树下,手里正翻转着柄黑漆漆的小刀,不知道什么材质锻造的,似玄铁又似黑岩,通体漆黑,又泛着股阴冷的寒气。

    “咦?”秦命被那柄黑刀吸引,用力晃晃脑袋,还以为又在做梦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?”

    秦命喊了两声。

    老人没理会,缓缓托举起黑刀。

    秦命看着看着,一股彻骨的寒气莫名的涌上心头。恍惚间,他仿佛再次回到梦境,被无尽的杀伐淹没,又感觉那黑刀盯住了自己,没错,就是被盯住的感觉。

    秦命小心挪了挪身子,还是感觉被盯住了。

    那柄黑刀仿佛有着古怪的灵性,让人不寒而栗,可在老人枯老的手上,却乖顺的像是宠物,随着指尖摆动,灵巧的翻转着。

    秦命酒劲完全醒了,小心的看着老人和那柄黑色小刀。他以前看老人用过飞刀,是老人随便拿铁片当飞刀使用,在院子里耍弄。连续耍过两天,秦命学了两天,感觉很不错,就自己磨了九柄飞刀,炼了三年,做防身使用。

    当天对上赵敏的时候就是借助飞刀的突袭占了先机,打了赵敏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“刀名,修罗。”老人摊开干枯的右手,黑刀悬浮在掌心,刀尖朝下,刀体弥漫着阴森的寒气,周围空间都像是扭曲。

    “这刀……”秦命浑身汗毛倒竖,不由自主的后退两步,惊异不定的看着黑刀。

    老人右手突然一振,刹那间,黑刀铮鸣,震颤爆射。

    一股恐怖的杀伐之势激荡仓库大院,弥漫天地。

    这一刻,青云宗三十座高山众多老人集体睁开双眼,他们捕捉到了一股让他们为之心悸的杀气。

    秦命惊魂后退,黑刀却在瞬间抵在了他的眉心,疾若流光,难以捕捉轨迹。

    它不退不进,轻触秦命眉心皮肤。

    尖锐的刀尖极度冰冷,仿佛要把秦命灵魂都冰封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……您……”秦命不敢乱动,汗水挂满额头,他真切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,又像是被死神拥抱住了身体,通体恶寒,呼吸不畅。

    “玄武境之前不要乱用。”老人右手隔空一推,黑刀噗嗤声刺进了秦命眉头。一瞬之间,秦命像是掉进冰窟里,彻骨的冰凉向全身蔓延,每个细胞都像是冒着寒气,呼吸都像是要凝固。

    意识天旋地转,说不出痛苦还是昏沉,秦命艰难的坐在地上,刚要张嘴说些什么,身体竟然蒸腾起黑气,在全身翻腾,不一会儿就淹没了他。

    恍惚间,老爷子背着手走向了他,他只看到了老人的眼睛,像是无尽的深渊,要把人吞噬。

    “我又在做梦吗?”秦命轻语呢喃,慢慢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很不真实,虚幻又可怕。

    做梦?应该是做梦。

    秦命再次睁开眼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,他竟然真的躺在院子里,暖洋洋的阳光洒在身上,说不出的舒服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躺在这里?”

    秦命用力伸个懒腰,浑身轻盈舒畅,哪里还有冰冷难受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我做梦了,酒劲真大,以后少喝。”

    秦命挺身弹跳,活动身体,像往常那样锻炼。

    朝着半空重重打出几拳,又激起电弧配合金刚劲打出前三段。

    可打着打着,秦命停在那里,定定的看着电弧乱窜的右臂。

    今天的电弧好像多了好多,可施展起来又很不顺畅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昨晚喝酒喝多了?

    秦命运转经脉,振开电弧,再次打出几拳,可这一次,他真的怔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好像……突破了?”

    “灵武……四重天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秦命不可思议,稀里糊涂突破到灵武四重天了?

    不过很快问题又出来了,不仅境界提升了,经脉拓宽了,丹田气海里还多了个东西,一柄黑漆漆的小刀,弥漫着黑色迷雾,悬浮在寂静的气海上空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昨晚不是做梦?”

    秦命仔仔细细检查,没错,境界真的提升了,可是由于提升的莫名其妙,经脉里的灵力还停留在三重天的状态,急需补充。气海里真的有柄漆黑小刀,跟昨天‘梦里’老爷子给他的那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不是梦?不是梦!

    这神秘黑刀是老爷子送我的!

    “老爷子!谢谢!”

    秦命惊喜,跑回仓库要拜谢。

    可奇怪的是仓库里没人,老爷子没在里面。

    秦命回到院子里,老人也不在。

    这八年来,老人不是在树下发呆,就是在坟前思念亡人,再就是到仓库里睡觉,从来没有离开过仓库半步。

    “奇怪了,老爷子去哪了?”

    秦命忽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,仔仔细细找遍仓库和大院,也把矮山周围找了个遍,都没有发现老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走了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,没打招呼就走了?”

    “不过老爷子昨天确实怪怪的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因为昨天的女孩?”

    秦命回到仓库,来到了老人木床边。

    一件破旧的棉毯,几件缝补的衣服,这就是老人全部的家当,一个都没带走。

    “这是神秘?”

    秦命的手按在那几件破旧衣服上,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。他慢慢掀开,一个纸条,一个字——命!

    纸条下面,放着一本剑谱,一柄古剑。

    一股古朴与大气扑面而来,剑谱和古剑本身都像是有真实的剑气,让周围空气里都充斥着一丝丝锐利和冰冷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真的走了?”秦命怔怔的拿起纸条,忽然有种失落感,心里好像突然丢了什么。

    走了?

    真的走了吗?

    八年了,因为有了老人的陪伴,才感觉这个简陋的仓库像是个家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难,怎么苦,总觉着可以回到家里歇一歇。

    他知道老人不平凡,可真没想过他这么快就离开。

    命!我的命?谁的命?

    老爷子为什么刻意留下这个字?

    秦命小心的收起了纸条,贴身放好,拿起了剑谱。

    大衍剑典!

    没有过多的介绍,掀开就是剑典第一式——山河重剑!一剑斩破山河断!

    精炼的剑式介绍,简练的图画经脉。

    秦命凝眉翻看,字体和经脉图明明都非常详细,却又模糊不清,需要竭力的凝神静气,才勉强能够看到,这还只是第一式,翻到第二式,秦命怎么看都看不清楚,连招式名字都看不清,明明在那里,就是看不清,甚至给他种奇怪的抗拒感。

    秦命现在的境界和精神力,勉强够资格参研第一式!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级别的武法?”

    秦命诧异的看着手里剑典,如此的神秘不凡。

    一直都渴望着得到武法,也期待能拥有自己的武器,没想到在今天如愿以偿了,可拿着剑谱和古剑,想想昨晚那场醉酒,心里竟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秦命!”外面突然传来声尖细的叫声。

    秦命收起剑典和古剑,藏到了仓库最深处。

    “秦命!死哪去了!”张东粗鲁的推开铁门,扬着手里清单,尖声吆喝:“我天不亮就给你贴上了,现在都中午了,还不去送,你还想不想干了?”

    “马上就去。”秦命简单整理,到外面接了清单。

    张东站在铁门边叫个不停:“别以为灵武境了就可以不守规矩,你再强也是个仆役,归我张东管!今天先不跟你计较,再敢不按时送货,我汇报给总管,看怎么收拾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