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科幻灵异 >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> 第一百四十四章 无奈的疫神
    本来疫神已经利用仙法离开了这里,不过就在他身在异地,将归不归掖在自己衣服里面的疫图拿出来查看之后。才发现这些绢帛上面的人名已经都被变得模糊了起来,这一瞬间疫神已经明白出了什么事情。刚才那个白头发的年轻人在这些绢帛上面摸来摸去的,就是在上面做了手脚,模糊了这些要命的人名……

    当下,怒不可遏的疫神回到了山洞口。对着里面大声吼道:“你们这样欺负神仙,是要遭报应……”

    一句话还没有说完,就见从里面山洞里面窜出来一个白须白发的人影。正是刚才打了他几十个嘴巴的大术士席应真,见到这个爸爸冲出来的一瞬间,疫神便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。当下转身就跑,也是大术士没想把他怎么样,意思着追了几步之后,眼看着他祭起仙法,从席应真的面前凭空消失。

    回到了山洞之后,正听到归不归对着吴勉说道:“不是老人家我说你,人家怎么说也叫神仙。你给神仙背后做手脚,人家把这笔账算在你的头上,早晚都会找你来报复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哪只眼睛看到我做的手脚?”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,继续说道:“人是被席应真堵在这里的,东西是你拿出来的。我就过来看一眼,真来报复有你们两个大个的顶在前面,我还怕什么?”

    术士爷爷我就知道,这个白头发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!席应真心里骂了一句之后,正想要来找吴勉晦气的时候,小任叁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:“和你们说,天底下敢揍神仙的人有几个?除了我们人参家的老头儿,你们还听说过谁?不是我们人参说大话,你们给做个见证…….有谁敢欺负我们人家的老头儿,我们人参就和他拼了。管他是神仙还是王八蛋——呀,老头儿,你回来了,那个瘟神呢?没听见你抽他嘴巴啊……”

    有了小任叁知冷知热的这几句话,席应真也忘了要给吴勉一点颜色看看的事情了。将小家伙抱了起来之后,老术士嘿嘿的一笑,说道:“小小的一个疫神,刚刚见到术士爷爷我的面,就跑的没影了。我的儿,从今往后你也别跟着他们乱跑了。就跟着老头儿我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那个当然好啊”小任叁抱着席应真,在老术士的脸上亲了一口。随后很是兴奋的对着他说道:“等到那个瘟神什么的,带着家里的神仙再来。我们人参帮着老头儿你干架,我们人参在下面使绊,老头儿你在上面扇嘴巴。想想够瘾……”

    本来老家伙也在哈哈大笑,不过听了小任叁的话之后,老术士怔了一下,皱了皱眉头将小家伙又放在了地上。说道:“你不说老头儿差点把这个忘了,我的儿,你还是先在归不归那个老家伙那里在委屈几年。等到再过个一二百年,老头儿把天上的神仙们都打怕,没有哪个不要命的神仙下来找事。老头儿我再把你带回去。老家伙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归不归的时候,席应真故意的拉了个长音。转过身子,对着正在冲他陪着笑脸的老家伙说道:“小任叁还是你帮看着,就当它是我亲生的——你兄弟来看。如果术士爷爷我知道你们敢慢待它的话,老家伙,那你提前在阴司那边找好关系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老术士占他的便宜,老家伙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不悦之色。笑了一声之后,他恭恭敬敬的对着这位术士爷爷说道:“怎么能当兄弟来看?小老儿一直管任叁少爷叫三哥的,不信您问问他。”

    归不归说这话的时候,归不归正走出了山洞去撒尿。没听到自己的‘亲生父亲’的这句话,要不然的话归不归还要想法子把这句话圆上。

    随后,席应真又嘱咐了小任叁几句,这才离开了这个山洞。等到老术士的身影消失之后,老家伙一拍大腿,有些懊恼的说道:“老人家我就知道忘了点什么!刚才就应该借着这个机会,求这个爸爸把我老人家身上的封印接触的!实在不行把那几个储金都蓄满也行啊。光顾害怕了,什么事情都没做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应该做点事情了”说话的是饵岛大方师的首徒广治,他和这位老术士也有过几面之缘。席应真在的时候,他也不敢怎么说话。看着老术士离开之后,便有些心急的对着归不归说道:“归老兄,你说这有魂鸣草的。我找了两圈,在哪里呢?”

    刚才席应真带着疫神进来之后,广治便装作四处闲逛一样的到处溜达,不过转了两圈都没有发现魂鸣草的踪迹。好不容易等到席应真离开,他才急不可待的询问归不归有关魂鸣草的事情。

    归不归是几百年前在这里发现的魂鸣草,这么多年过去了。谁知道那株魂鸣草现在怎么样可,被识货的人摘走换钱也不好说。

    “对啊,咱们是来找魂鸣草的,被席应真那个爸爸这么一打岔。广治师兄你不说的话,老人家我都忘了。”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,走到了山洞的尽头。左右看了一眼之后,指着洞壁上面一道宽大的裂纹,对着自己的便宜儿子说道:“傻儿子,来,搭把手,那这块墙面掀开。”

    归不归指着的位置,裂缝已经连成了面。不过这里黑漆漆、阴森森的,就算是有人举着火把进来也不会注意到。归不归伸手插进了缝隙里面,微微用力之下,竟然将缝隙下面的洞壁齐整整的抠了下来。

    洞壁里面竟然是空的,就见异地好像韭菜一样的乱草横七竖八的长在里面。乱草的中间有一把颜色深紫,茎叶比较宽的‘韭菜’。看到了这把‘韭菜’之后,广治深深的吸了口气,当下他弓着身子进到了洞壁里面,小心翼翼将那一把紫色的韭菜连根拔了起来。

    从里面出来之后,广治将这把‘韭菜’交给了归不归收好。随后对着老家伙说道:“归老兄,现在需要的天材地宝已经齐了。我们时不时先试着炼几炉丹药出来?我听说过这种不老药炼制极为复杂,如果稍有不慎便会功亏一篑,我们还是早做准备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你不说,老人家我也要看看徐福那个老家伙到底将丹方改成什么样子了。”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,回头看了一眼还站在外面的吴勉。随后继续对着广治说道:“不过我们的丹炉都在你们家大方师家里,又不能回去炼丹。那么就走物色一个好点的炼丹炉了……”

    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,他身后的小任叁已经开口说道:“老不死的,我们人参把话说在前面,你要是还在打百里熙主意的话。你们自己去找他,别算上我们人参。你掰着手指头自己算算,咱们那次去找他有好下场了?反正不过是个炼丹炉吗?你们随便找个铁匠打一口不是一样的吗?”

    那边刚刚答应了席应真,归不归也不想招惹这个小家伙。而且这个小家伙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,回想自己这么多年和百里熙见面的场景。似乎他们还可能五行相克,当下归不归眯缝着眼睛想了片刻,最后笑眯眯的对着广治说道:“徐福这张丹方里面,有几位天材地宝相克。防着炸炉还真的需要一口好点的炼丹炉,我们那口炉用不上,百里熙的不能用。那算来算去就剩那么几口丹炉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