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女神的布衣兵王 > 第232章、暗战!
    第232章、暗战!

    姬常山跟何有天本都准备去给柳红叶跟唐逍遥收尸的,也让整个江南看看,敢跟他们姬家,何家做对会是什么下场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的是,姬老二带领那么多人马去杀柳红叶跟唐逍遥,结果是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。

    面对这种情况,不管是姬常山还是何有天,都不敢在宁海市有所逗留,以最快的速度逃回省城去了,何有天也派人抓住了林丽娜,将林丽娜一同带回了省城。

    至于省城里传的沸沸扬扬的绿帽子风波,既然是由林丽娜所引发起来的,那林家就必须为这件事负责,给何家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当然,何有天这口气咽不下去,唐逍遥没杀成,那他就不能让林丽娜好过,加上这场婚姻原本就是建立在林家跟何家的利益上,所以何有天也先打了电话回去,说明了他对这场婚礼的坚决性。

    次日,朝阳区发生了一起大规模的抢劫事件,有人在一大清早,将一辆银行的押运车给抢了,这件事直接惊动了整个宁海市,朝阳分局那边也在第一时间出动了所有的警力,沈傲雪亲自下达命令,必须要在一天之内找到押运车,两天之内抓到劫匪。

    好在,这抢劫押运车的过程中,并没有任何人受伤,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。

    其实呢,像这样的抢劫事件,这两天已经发生了好几起,只是今天清晨抢劫押运车的事件最大,比起之前那些小打小闹要严重的多。

    经过朝阳分局方面的调查,一个个的线索全部都指向了青竹帮,这也让青竹帮的帮主崩牙贵感到郁闷,还被朝阳分局请去局子里喝了咖啡。

    疯狗他们这些青竹帮的堂主都没有闲着,既然矛头指向了他们,他们可不能背上这个黑锅,必须要尽快将劫匪给找出来,倒要看看,什么人这么大胆,居然敢诬陷起自己青竹帮来了。

    美杜莎坐在亚太区毒蛇帮总部,喝着她最喜欢的烈酒,玩着蝴蝶刀,看着今天朝阳区那边的新闻,脸上露出了阴险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唐逍遥,果然没让我失望,这招玩的虽然是次了点,但却是最有效的。接下来,青竹帮只能是忙着应付警方了,而在青竹帮应付警方的同时,小刀会就能借此机会,一步步打进朝阳区。”

    美杜莎连喝了三口酒,之前的伤,对于她来说没什么大碍,就连陈北城的伤也都没什么大碍了。

    大河站在美杜莎身前,对于之前在禾田区的事情,大河也受到了惩罚,但这件事,大河心里当然不舒服,也已经知道是中了唐逍遥的奸计。

    “帮主,不如让我带着人马,直接去灭了小刀会吧。那个唐逍遥也太不是个东西了,居然利用我跟疯狗他们,现在爵爷那边一定会对我们有意见的!”

    美杜莎瞪了大河一眼,说道:“你觉得,现在去打小刀会能让爵爷对我们另眼相看?我告诉你,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事,都别给我乱来。小刀会要发展,就让他们发展去,反正暂时也跟我们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帮主,爵爷那边……”

    “爵爷那边是我的问题,跟你们下面的人无关。我自然有我的计划,如果有谁敢坏我的事,我要谁的命。”

    美杜莎这种女人,绝对不会做对她不利的事情。之前崩牙贵他们都没去禾田区找小刀会,唯独他美杜莎去了,就一定有她的目的所在。只是,美杜莎的真正目的是什么,为什么要那么去激怒小刀会,激怒唐逍遥,恐怕也就她自己心里知道。

    “手下明白了,在没得到帮主的命令之前是不会乱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再给我派人盯着爵爷那边。这几天爵爷都是闭门谢客,但我收到风,有人在昨天晚上进入了贺家林园,既然能在这个时候去见爵爷的,那定然不是等闲之辈。”

    美杜莎已经有了一战危机感,这些年来,对于贺浮生的脾气,她也摸到了一点。按理来说,既然贺浮生关了贺家大门,就不可能会见任何人。在这个时候,还能进入贺家林园的,恐怕会跟之后的事情有关。

    总之,不管是毒蛇帮,还是青竹帮,眼下都没时间去应付小刀会。也正如美杜莎所料想的那般,骆非花立刻吩咐人马,从今天开始,小刀会正式踏入朝阳区,并且动用了大笔的资金,在朝阳区开场子。

    大门紧闭的贺家林园内,还真有一个客人,在昨天晚上秘密进来的,并且一呆就是一个通宵。

    “爵爷,这都下了一个通宵的棋,难道你就没一点疲倦?”

    西门白鹤手里还拿着棋子,身边站着古飞扬,正在跟贺浮生对弈。

    贺浮生虽然已经老了,可下棋对于他来说,跟做正事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“西门白鹤,你看这棋盘,像不像是我跟宋无尘之间的战场,而这些棋子,就是我们手底下的门徒?”

    “爵爷可真有雅兴,京海市那边都已经放了话出来,几十年的较量,也是时候分出个高下了,可爵爷居然一点都不在乎。不过,爵爷这次叫我过来,应该是已经有了部署吧?”

    贺浮生跟西门白鹤,有合作,他们合作的目标,就是京海市的宋无尘。

    一个贺浮生,一个西门白鹤。一个是江南黑道上的半个霸主,一个是国内排名第十的刺客,这两个人既然能联手对付京海市的宋无尘,可想而知,那宋无尘也非等闲之辈。

    “老宋在我这边埋的牌够深,深到我无法去拔除掉,这还真是让我头痛。”

    “爵爷叱咤江南几十年,跟宋无尘分庭抗衡了几时年,双方之间都有自己的底蕴,也都在对方的眼皮子底下埋下了底牌。不过,既然爵爷已经知道了宋无尘放在你身边的底牌是谁,如果爵爷不好出面的话,就由我来解决吧。”

    贺浮生摇头苦笑,说道:“西门白鹤,你觉得,是一个知根知底的卧底好,还是让你摸不到底细的敌人好?”

    “爵爷的意思我明白,可这是一个定时炸弹,如果不处理好,一但爆炸,恐怕就会动摇爵爷这些年来打下的半壁江山。”

    “内用外患,最是棘手。我身边的鬼,我还能去掌握。但一些不受控制的存在,就掌握不了了。近段时间,禾田区那边比较乱,一个小刀会,已经在我不同样的情况下崛起。”

    “禾田区?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那应该是爵爷的发家之地吧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西门白鹤,如果你有时间的话,帮我盯着点小刀会,特别是一个叫唐逍遥的小子。现在的年轻人呀,太过狂妄了。”

    贺浮生刚说出唐逍遥三个字,西门白鹤原本要放在棋盘上的棋子,立刻停顿了下来,双眼看着贺浮生,问道:“唐逍遥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怎么,你认识他?”

    “恩,算认识吧。不过爵爷,对于唐逍遥,我必须要给你一个建议,可为友,不能为敌。当然,这为友,仅对于你,与我无关。”

    贺浮生看了一眼旁边的铁罗汉,铁罗汉现在也不说话,但两个老家伙心里都十分清楚,能让西门白鹤都如此重视的人,还让自己跟唐逍遥为友,看样子,唐逍遥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强横的多!

    “再看吧,反正这一战也还没打响,就让下面那些年轻人先玩着,只要不坏我的事,就等我跟宋无尘的大战结束后,再收拾他们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