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女神的布衣兵王 > 第288章、四大长老!
    第288章、四大长老!

    当别墅内的臭味全部散去后,吴雄带着柳红叶四人进来了,康家三口依旧昏迷着,唐逍遥也还没给他们解毒。

    “唐逍遥,快救康董事长一家呀。”

    柳红叶情急于救人,怎么说在宏图集团遇到危机时,康庆不顾一切的援手,两家公司现在也已经是兄弟公司了,康家有事,柳红叶自然比谁都要心急!

    “康董事长跟康夫人不用担心,只要给他们吃下解药就没事了。不过康敬毕竟麻烦。”

    唐逍遥也没有多跟柳红叶解释,毕竟是康家的秘密,在没得到康庆夫妻的同意之前,唐逍遥不能多嘴。

    在帮康庆夫妻解了蛊毒后,这夫妻二人慢慢苏醒,第一时间就求唐逍遥救康敬,哪怕用他们自己的命也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“唐大师,求您快救救小敬吧,他,他……”

    路嘉怡双眼含泪,祸,是她闯下的,如果当初不逃婚的话,也不会有今天的事情发生。可现在,自己闯下的祸,却连累了自己的丈夫跟儿子,路嘉怡连死的心都有!

    “康夫人,你先不要急,康敬目前还没有生命危险,只是他的鬼胎蛊发生了变异而已。我之前也跟你们说过,康敬本身就是蛊毒,像这种情况,想要解毒的,会比较麻烦。”

    康庆说道:“唐大师,不管要什么药材,我马上派人去找。”

    “康董事长,要解康敬的蛊毒的确需要一种药材,但这种药材你们是找不到的。我也已经说了,康敬本身就是一种蛊毒,现在又是他自己的身体开始变异,所以,要想解这种变异的蛊毒,就要跟之前救康夫人一样,以心血为之。但这种心血,必须是……”

    唐逍遥没有把话说的太明,可康庆也不是糊涂人。之前路嘉怡的蛊毒,要用康敬的心血去解,那按照唐逍遥现在的意思,同样是要心血,却不可能会是自己跟路嘉怡的!

    “唐大师,我明白了!不过他是不可能救小敬的,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他救不救,不是他说了算,只要落到了我手里,也由不的他不救。”

    “唐大师的意思是,抓住他?可我们去哪抓?”

    “医学大赛。相信你们都已经收到了下个月医学大赛的请帖吧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那家伙一定会出现在医学大赛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跟医学大赛有什么关系?苗疆蛊族,跟医学好像也不沾边吧?”

    唐逍遥可以肯定,江北医学界请的外援,就是苗疆蛊族的人。加上事情这么巧,这医学大赛的请帖刚下达,康家这边的仇人就找上门来了,那江北请的外援,不是那苗疆尸行部落又会是谁!

    “这些你们不用管,我会先以金针,护住康敬的心脉,不让蛊毒再次变异,给他的生命造成威胁。至于下个月的医学大赛,恐怕没有以前的那么单纯,其中必定会发生一些有趣的事情,不过那些事也不是你们能去参与的。所以,到时你们只需要作为嘉宾出席就行了,不要去管任何事。”

    距离下个月的医学大赛,也就五天时间了,在这五天之内,唐逍遥叫柳红叶几人全部都住在康家,公司那边的事情暂时交给夏轩他们去打理,以免尸行部落再次下黑手。

    当然,唐逍遥还不知道尸行部落来了多少人马,又有着什么目的,风水邪派那边是不是真跟尸行部落联手了。为了能在下个月的医学大赛上镇压尸行部落,唐逍遥同样要请外援,否则,单单自己跟吴雄两个,要应付一个尸行部落,还是在暗中的尸行部落,恐怕会出问题。

    “大胖,通知鬼娃,叫他在医学大赛之前,赶来宁海市。”

    修罗门是一个武学门派,也绝对是世人口中的魔教,只有这样的存在,才能应付尸行部落跟风水邪派,换做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,恐怕只会添乱。

    “好,俺这就通知他。”

    毒蜂带着一个大脖子来到了宁海市一个非常老旧的防空洞中,这个防空洞基本被宁海市的高层给遗忘了,就连洞口都长满了杂草,根本就不会有人跑到这里来。

    洞内到处都是老鼠,还有很多毒物,那些毒物正在尽情的捕抓着老鼠,使的防空洞内“厮杀声”不断。

    毒蜂在来到防空洞的尽头时,这里聚集着四个人,每一个都是上了年纪的老者,都穿着苗服,而且头发各种颜色,正盘膝坐在一个炉鼎周围。

    炉鼎内正在煮着一种绿色的液体,冒出一个个的泡子跟绿的气体,里面还放有几个骷髅头,跟人体不同部位的骸骨。

    “长老,长老救我!”

    毒蜂已经倒在了地上,那脖子肿的都快炸开来了,还流出了脓水。

    四个老者乃是苗疆尸行部落的四大长老,他们看到毒蜂的样子,都将手头的工作停止了下来,绿毛长老问道:“毒蜂,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绿长老,属下,属下中了黑寡妇之毒。求绿长老救我!”

    “黑寡妇?你开什么玩笑,这种小毒怎么可能把你弄成这样!”

    毒蜂带着巨痛,将经过说了一遍,这让四个长老都为之愤怒。

    “什么,居然敢跟我们尸行部落做对,活的不耐烦了!”

    “老绿,还是先帮他解毒吧,毕竟这是毒蜂是私事,说起来跟我们部落无关。加上我们有重要任务在身,眼下也不能暴露了。”

    红毛长老拿出一只白色的蛤蟆,丢在了毒蜂那肿起来的脖子上,那只白蛤蟆以两条腿,吸收着毒蜂所中的毒素,本身也开始本黑,最后将毒蜂中的黑寡妇之毒全部给吸光了,身体再逐渐变成白色,跳回到了红毛长老手中。

    “毒蜂,老夫早就警告过你,这次我们来宁海市是办大事的,不要节外生枝,你居然不听老夫的命令,跑去找你多年前的妻儿,现在反被人给咬了,是你自己活该。”

    “红长老,这件事的确是属下的错。不过对方也太嚣张了,居然完全不将我们尸行部落放在眼里,还敢辱骂祭祀跟你们四大长老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,居然敢辱骂我们跟祭祀?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头?按照你所说,他应该是知道我们尸行部落的。”

    祭祀,就是苗疆部落的领袖,不过在所有的苗疆部落中,又有一个统一的领袖,那个统一的领袖,是不分苗疆蛊族中正邪两派的,被誉为族长。

    不过,这几十年来,苗疆蛊族的族长都是空缺出来的,这也使的苗疆蛊族各大部落发生了无数次的族长争斗战。

    “属下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头,不过他那只黑寡妇的确够毒,是属下所见过的毒蜘蛛中最毒的品种了。”

    绿长老说道:“既然你不知道对方的来头,那就先别管这件事。等我们的大事办完后,再去杀那家伙也不迟。好了,万毒蛊即将成形,也只有万毒蛊,才能真正识别出玄蛊之体。只要我们能将玄蛊之体掌握在手中,那就能控制整个蛊族,到那个时候,所有部落都要对我们俯首称臣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