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女神的布衣兵王 > 第353章、封海鸥求助!
    第353章、封海鸥求助!

    深夜,非花会所的生意依旧爆满,或者说,整个禾田区如今到了深夜已经不像以往那般的冷清了,到处可见行人,多方面的开发也已经开始,让不少做生意的,比如宵夜,小贩等等,全部都在夜幕降临前就赶来禾田区。

    自从三个月前,唐逍遥离开燕京后,神鹰特战队也就此解散了,燕京战区在找了一段时间,没找到一个人后也已经放弃,否则不可能会有疾风特战队的出现。

    哪怕现在神鹰特战队重聚宁海市,相信燕京战区方面因为宁凝等人的死,也不可能再把神鹰特战队给请回去,宁家跟温家,甚至是望月阁都不会同意的,他们恨不得将唐逍遥六人活埋!

    既然已经重聚了,自然要有一场聚会,地点就在非花会所。

    骆非花他们在得知之前的那一战时,对于唐逍遥的几个战友是敬佩的很,现在也是在包厢内,由骆非花带头,跟薛静他们几个小刀会的头目,轮番跟唐逍遥六人喝酒。

    “逍遥,之前的事情动静实在太大,该不会有什么麻烦吧?”

    骆非花不了解唐逍遥他们六人以前是什么兵,只以为是普通的特种部队。所以,对于之前的那一战,骆非花还是有所担心。

    “花姐,你就放心吧,那些家伙短时间内是不会有所动静的。”

    只要望月阁不动,宁家跟温家就不敢轻举妄动,怎么说还有唐家老爷子在燕京顶着,又包围了宁家跟温家,只要他们敢乱来,唐家老爷子一定会直接对他们下手。

    而望月阁,在温浩然出关之前自然也不可能会任何行动。至于温浩然什么时候出关,唐逍遥相信,那至少的好几个月的时间,像望月阁老阁主传功这等大事,也不是一两天就能完成的!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,那接下来,我们就好好应付贺浮生跟宋无尘两方面吧。毕竟你同时收了他们两方面的钱,相信他们不可能会把钱白白送给你的,肯定会有要求提出来。”

    雪鹰寒如霜问道:“老大,骆会长说的贺浮生跟宋无尘,是不是江南黑道上的两个大混子?”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跟他们那些小角色有所接触?这完全不对你的胃口呀!”

    大混子?小角色?

    骆非花等人全部都是苦笑,贺浮生跟宋无尘那样的人物,在骆非花他们看来,就如同神话般的存在,在江南的地面上,敢去跟他们两方叫劲的人几乎是没有,就算是易家他们那几家,都不会吃饱了撑的,跟贺浮生还有宋无尘做对,那对他们没有任何好处!

    但寒如霜却说,贺浮生跟宋无尘只是两个大混子,真不知道,唐逍遥的几个战友到底是见识太多,还是对于江南方面的事情不太了解!

    不过,骆非花他们现在也不会有谁傻到去反驳寒如霜,这个女人,从表面看就不是个善坯子!

    “如霜,关于这些事你们就不用管了,我只是想捞几个零花钱而已。”

    苍鹰波波说道:“老大现在是换胃口了,或者是想再提拔起第二个赵万发。”

    “赵万发?波波大哥,你说的可是华北霸主赵万发,万爷?”萧翎问道。

    噗……

    刚喝了一口啤酒的吴雄,一口给喷了出来,让寒如霜大笑道:“大胖,连你的小弟都成爷字辈的了,这还真是让我们几个大跌眼镜呀!”

    小弟?

    骆非花几人全部看向了吴雄,一个个表情奇特。

    “霜姐,你不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吧?你说华北赵万发是胖哥的小弟?”薛静问道,现在雨玄在贺家林园,跟铁罗汉他们几个一同练功,估计也不会这么快回来。

    “俺靠,该死的家伙,反了天了,俺这才离开燕京几个月,特码的他就成爷了。看俺到时不打的他丫的满地找门牙。”

    吴雄觉得很是气愤,又看向寒如霜说道:“六妹,你也不要笑俺,你跟东北那松满江还不是不清不楚的。”

    东北松满江!

    “死胖子,你胡说八道什么。那混蛋上次被我恨抽一顿后就滚回东北去了,量他也没胆子再来纠缠我。”

    骆非花几人彻底无语了,谁都知,华北赵万发,东北松满江,是现今国内黑道上最年轻的两大霸主,但在吴雄跟寒如霜的眼中,一个是小弟,一个是挨揍的主,这怎能不让骆非花他们吃惊!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一人少说一句。那些无关紧要的人也不用去管!”

    包厢门打开,一个小弟进入包厢向骆非花说道:“会长,外面有人要见唐爷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有人跑到这非花会所来见自己,看样子是早知道自己的行踪,否则不可能直接找过来的。

    骆非花看向唐逍遥,唐逍遥呵呵笑道:“别紧张,是一个美女。”

    美女?

    吴雄他们几个都不去管,继续喝酒。

    唐逍遥跟骆非花打了声招呼后就走出了包厢,包厢外,封海鸥站在楼梯那边等着,嘴里还吃着一个棒棒糖。

    “多大的人了,居然还吃这种东西。封队长,走,我请你喝几杯。”

    封海鸥将棒棒糖丢进了垃圾箱,跟着唐逍遥来到了一间小包厢,这包厢的客人也是刚走,服务员刚好把卫生打扫干净,并且送来了两瓶红酒。

    封海鸥现在也不急着说事,她心里很清楚,因为逍遥王的关系,现在来找唐逍遥,恐怕在唐逍遥看来会有所顾及,跟自己之间的交流也会十分谨慎,那自己就要万分的小心,不能说错了话。

    “封队长,既然来了,我们就先喝一杯吧。”

    唐逍遥先干为敬,封海鸥向来不喝酒,现在也不得不喝。

    “神鹰,其实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打住,这里没什么神鹰,请叫我唐逍遥,或者唐爷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,我也知道,这里的人都称呼你为唐爷,那我也这样称呼你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懂礼貌的女人最可爱了,比起之前要好的多。那现在是我先问你问题,还是你直接说出找我的原因?”

    “只要我知道的,唐爷尽管问。当然,毕竟我是兵刃禁管局的人,所以关于我们兵刃禁管局的机密,我是不能外泄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点我不担心,如果封队长的事情只有我能解决,那不管我想知道什么,哪怕是你们兵刃禁管局的机密,我相信封队长都会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”

    能接连找上门来,还是在逍遥王下了战书之后找来,这就足以说明,封海鸥的事情只有唐逍遥办的了,换做其他任何人,也是有心无力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我先说出我的来意,如果唐爷愿意帮我,那我再回答唐爷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行,直接开门见山吧。”

    封海鸥自己又倒了一杯酒,喝光后说道:“我想请唐爷帮我救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救人?这还真是怪事年年有,今年特别多。封队长,你可是东北封家的人,又是兵刃禁管局的分队长,救人这种事情,不应该还要找外人帮忙吧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们封家能出手,禁管局能出手,我自然不会找外人帮忙。可这件事,不能让我们封家任何人知道,禁管局也管不了国外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国外的事的确不是兵刃禁管局能管的,但我对国外的情况又比谁都了解,你找我算是找对人了。只是,为什么不能让你们封家的人知道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要你帮我救的人,是我同母异父的哥哥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同母异父?

    唐逍遥算是明白了,既然是同母异父的哥哥,那就跟封家没任何关系,且封家对于这个人,还是十分忌讳的,不杀已经很不错了,要他们去救,绝对不可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