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女神的布衣兵王 > 第473章、紫罗兰!
    第473章、紫罗兰!

    燕京花市,也是全国最大的花市,在这里什么类型的花都有,就算是已经绝种了的花,都能在这里找到,只要你有钱就行了!

    对于爱花之人,也跟古玩爱好者一样,千斤难买心头好,只要是自己喜欢的东西,又有那个经济能力的话,不管花多大的价钱,都不会皱一下眉头。

    可任何地方,有买卖,就会有竞争。燕京花市也是如此,竞争的手段更是层出不穷。

    唐逍遥跟竹叶青刚进入花市一条街,就发现,有很多人,都朝一个地方聚集过去,并且还在议论着什么!

    “居然种植毒花,还闹出了人命,这可是我们养花者的大忌呀,像这样的人,别说没资格在我们花市做生意,就连养花的资格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我们必须要同心合力,维护好我们花市的名声,不能让那些种植毒花的家伙来坏了我们的信誉。”

    一批批人群都朝前方不远处的一家花店聚集,甚至还有人拿着铁棍,像是要去砸店似的,怒气冲冲!

    “竹叶青,我以前虽然没来过花市,可听说这样的治安也是停不错的,没发生过什么打架斗殴事件呀。没想到我才离开燕京几个月,就连这花市都变样了!”

    唐逍遥叹了口气,不管是燕京城里哪个行当,都有上面一层层的人所控制。花市也是如此!

    既然唐逍遥几个月前离开了燕京城,那些控制燕京城各行生意的大老板,肯定也都投靠了温浩然。换言之,除了那些上市公司外,所有的生意,都在温浩然的控制之内!

    “神鹰,看样子,我们的人是遇到了麻烦!”

    竹叶青也是苦笑一声,唐逍遥心里更是不爽!

    自己要找的人,不会这么巧,遇到了这种麻烦事吧!

    “那家花店的老板,就是我们的人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她叫紫罗兰,是第一分队的队长。既然你当初这么相信我,让我去组建神鹰分队,我自然也是按照你的方法,只找每一个分队的队长级别,队员,也是由各队的队长自行组建的。”

    竹叶青做事就是这样,深知唐逍遥当初的心思,也会在唐逍遥的心思上加以稳定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向来都说,你竹叶青办事,我最放心。不过你记住,元宵之前,叫我狮子,其他称呼,等我身份暴露之后再叫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刚才只是一时失口!不过,眼下这件事,该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先过去看看吧,我们也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来到花店外,因为人群太多的关系,基本上整个花市的人都聚集了过来。毕竟,他们所说的种植毒花之事,在花市这种地方,绝对算的上是天大的大事。

    “紫罗兰,你给我们滚出来。”

    一个中年男人,正手拿铁棍,对着花店大喊。现在花店的门是关着的,可在里面有七个人,其中一个女人,另外六个都是男人,还都对那个女人很是不爽的模样!

    外面的人跟里面的人,如果仔细观察,可以看出来,都是报着同一目的来到这里的。

    竹叶青本是想直接闯进去,把紫罗兰带走,也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!

    可唐逍遥却将竹叶青给阻止住了,说道:“先让我看看,你找的人,是如何应付这种情况的。”

    “狮子,你是想看看她的能力?”

    “不,我只是想看看,够不够冷静。因为在元宵之前,她不会跟着我,而是跟在柳红叶身边。所以,我需要的,是一个足够细心的人,这个紫罗兰如果不行,就换其他人吧。”

    的确,现在也不是跟温浩然开战的时候,更不可能跟望月阁就此动手,那无疑就是找灭的节奏。

    唐逍遥必须要一步步来,先将一批人马聚集到柳红叶那边去,再在暗中以柳红叶的名义,在燕京城不停搞事,使的温浩然那边先出手,然后将温浩然的势力逐个击破!

    花店内,紫罗兰的年纪,跟柳红叶是差不多大的,容貌也十分出众,是跟林丽娜同一级别的美女。加上这个紫罗兰又是养花之人,皮肤要比很多女人都要好,并且还是天生带有花香的体质,也正因为紫罗兰天生带有紫罗兰这种花香,才会有此名字的。

    “紫罗兰,我们不想欺负你一个孤儿,但你的所做所为,的确不适合在我们花市继续呆下去。作为花市的会长,我决定,将你的店面收回,终止我们之间的合同。”

    这花市,也有一个协会,现在说话的男人,就是花市协会的会长,同时也是这条街上最大的店面老板。

    “况老板,你这样做就不对了。先不说我们之间的租房合同是有着法律效益的,现在就凭匿名者的投诉,说我买毒花,你就相信,还搞出这么大的动静,让整个花市的人都跑到我这边来了,这不是在故意坏我的名声吗。”

    “紫罗兰,我们协会也不会只凭借一份匿名信,就认定你种植毒花。先前,我们已经在你店里找出了毒花的种子,你也是在场的,难道这都是假的不成?”

    “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。我从小就爱养花,虽然是在孤儿院长大,可这些年来,我对于各类花种的了解,绝对不在任何人之下,包括你这位会长在内。试问,以我对花的了解,怎么可能会犯下这种错误。如果我真种植毒花,又怎么可能把毒花的种子放在自己店里,这不是搬起石头来砸自己的脚吗。”

    况老板说道:“这样的话,你之前已经说过了,我们也给了你时间去调查。可都已经好几天了,你只用一句欲加之罪来洗脱你自己的罪名,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吧。我更无法跟大家交代。毕竟,我们协会的规矩立在那里,你第一天来做生意的时候,我们也说的很清楚了,更在租房合同上注明了这点。”

    紫罗兰毫不在意道:“我想请问一下,况老板,近几年来,在这花市,谁的生意最好?”

    况老板几人相互看了一眼,每一个人的脸上,都露出了不爽之意,但这种表情,被他们硬压制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得不承认,这几年来,你的生意是整个花市最好的。但这绝对不能构成你种植毒花的理由,难道因为你的生意好,就可以种植毒花害人吗?”

    “那我想再请问一下。你说我种植毒花,害了人,受害者在什么地方,可否请出来跟我对峙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