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女神的布衣兵王 > 第475章、柳大小姐的人!
    第475章、柳大小姐的人!

    紫罗兰当然不会反抗,跟着治安人员到了燕京治安所,刚进去,唐逍遥跟竹叶青立即过来做保释。

    “什么,要保释刚抓进来的女人?我说你们是不是脑子有毛病,不知道那是一个投毒者吗,现在已经被我们关进了重刑室,任何人都不能保释。”

    治安所的人面对唐逍遥跟竹叶青,语气十分不好,没有任何人民公仆的样子,还像认定了紫罗兰的罪名似的。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,我朋友充其量也只是嫌疑犯,你们也完全没有她犯罪的证据,更别说什么投毒者了。你们的这种指控,必须要承当起责任。”

    竹叶青也不可能傻到在这种地方闹事,或者说,也还没到闹事的时候。反正有唐逍遥在,那一切的决定,自然是由唐逍遥做主了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们这些刁民还真是胆肥了,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,轮的到你们来教我怎么做事吗?识相的赶紧滚蛋,也别想着保释谁,否则,我就把你们当成是那个投毒者的同伙,一起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竹叶青不想再跟治安人员争论,看向唐逍遥,问道: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这点小事,我想就不需要柳大小姐出面了,我们自己解决就好。”

    一句柳大小姐,让治安人员那张脸立马就变了。因为这一天下来,柳大小姐四个字,已经是名震全燕京城,相信在如今的燕京城内,不管是哪方面的人,都知道所谓的柳大小姐指的是谁,也不会有其他人,敢自称是柳大小姐的,因为那无疑就是在找死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请问二位,你们说的柳大小姐,可是江南那位?”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是江南柳大小姐,那请问,我们的朋友,能不能保释?”

    紫罗兰不是这个治安人员抓进来的,抓紫罗兰的人,是治安所的一个小头目,自然也是有点势力的,他抓进来的人,也不是任何人说放就放,说保释就能保释的!

    “还真是那位柳大小姐。头这是犯什么傻,连唐家的人都敢抓。不行,我的马上搞清楚这件事,不能吃了亏。”

    治安人员心里是这样想的,可毕竟还没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,也许,是有人故意在针对柳红叶,找柳红叶手下的麻烦。加上这个治安人员也不知道,紫罗兰又是一个怎么样的身份!

    “我看这样吧,因为人是赶抓进来的,还是我们队长亲自抓的,其中的经过,我也不太清楚。还请两位在这里稍等片刻,等我把事情弄清楚后,再看能不能让两位保释。”

    唐逍遥不想为难这些做事的人,说道:“我给你们十分钟,如果十分钟内,我见不到人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用柳红叶的名号,就是要狂,让燕京城的家伙再次知道,酒吧事件过后,事情不会就次了结。不管是谁,只要敢跟柳红叶做对,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。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就去问一下。”

    这个治安人员立刻去找他们队长,也就是那况老板的堂弟。

    况老板跟况队长,是一同来到治安所的,此刻,在况队长的办公室内,况老板也已经把事情跟况队长说的很清楚了!

    “堂弟,关于这件事,如果你帮我处理好了,自然少不了你跟兄弟们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堂哥,一个买花的女人,你就不用担心了。我们可是本家姓的亲兄弟,没必要在意好处不好处的,只要日有什么赚钱的好事,介绍给兄弟我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大家都是一家人,那我也就不跟你说两家话了。紫罗兰的种植技术的确了得,自从她来了我们花市后,几乎把我们的生意都抢光了。只要没有了紫罗兰,整个花市的生意,依旧在我的控制之中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况老板又说道:“当然,我也知道,紫罗兰种植花的技术不一般,如果我能得到这种技术,就可以建立起一个大型的鲜花种植基地,到那个时候,甚至还可以垄断整个华北的花市业。”

    况队长说道:“一点小事而已,我这就叫人,让她把技术写出来,如果她不写,我完全可以对外宣布,她在我们这里畏罪自杀了。”

    这还真是一点天理都没有,一点法律也不讲,进入了他们治安所,命,就是属于他们的!

    然而,没等况队长派人去审问紫罗兰,外面的治安人员跑了进来,很显的十分着急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队长,出事了!”

    况队长那张脸,立刻拉了下来,问道:“慌什么慌。说,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队长,就刚才,你们抓回来的女人,是有大靠山的。”

    大靠山?

    况队长看了况老板一眼,况老板说道:“这不可能。紫罗兰只是个孤儿,一没亲人,二没朋友,常年跟鲜花打交道,哪来的什么大靠山!”

    “况老板,人都已经找到我们这来了,还扬言要保释那个女人。如果我们不让保释的话,就会对我们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我靠!”

    况队长大骂一声,问道:“什么人如此嚣张?”

    “队长,对方自称是江南柳大小姐的人。”

    江南柳大小姐?

    况队长听到这话,明显愣了一下,双眼也开始畏惧了起来!

    “不会这么倒霉吧,让我撞到了这枪口上!”

    “堂弟,什么江南柳大小姐,是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况老板只是个花市的老板,说到底,也只是个小生意人而已,对于燕京城的大事,就算能知道,也不可能会如此之快!

    “堂哥,难道你没听说过,这几天,燕京城来了一个江南的女人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呀!一个江南女人,在燕京城这地方,难道还敢嚣张不成!”

    “如果只是普通的江南女人,自然不敢狂,那无疑就是找死。可这个江南女人不同,她可是唐家的孙媳妇,听说连温家大少的得力干将,都惧她三分。”

    况老板不知道柳红叶,但绝对不会不知道温家大少是谁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。堂弟,是不是搞错了?”

    “江南柳大小姐,绝对不会错。如果我们抓的人,真跟她有关系,那今天我们算是走到头了。堂哥,你再想想,如果那个女人真没来头,我们还可以想其他办法去处理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况队长意思很明显,做他这一行的,也知道,有些人,靠的是跨越的关系,也就是说,通过一个人,去找另外一个人帮忙的方法。

    如果紫罗兰只是借助了别人的人脉,那事情还好办一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