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女神的布衣兵王 > 第506章、大寿!
    第506章、大寿!

    金甜果推着她那卖水果的小车走了,事过境迁,当年风靡燕京城的她,如今也已经是人老珠黄,靠着卖水果为生。

    不过,对于金甜果来说,现在的生活是她自己的选择,如果她想的话,也随时可以过上无人能及的富贵生活,这就是当年七仙女的实力,每一个,都是出生尊贵!

    温学柔等人看着金甜果离开,留下的只是背影,说句实话,对于金甜果的话,温学柔等人也不得不有所掂量。

    “老温,金甜果这个时候出现,她们当年的势力不会真的卷土重来吧?如果真是这样,那之前出现的唐神龙可就是真的了。”

    宁豹不得不有所担心。

    “她只是在这里危言耸听罢了!时隔二十年,如果当年的人真回来了,不可能一个都不露面。就算是之前在唐家出现的唐神龙,不也没人见过他的真面目吗。不过,我们也的确是不能不防!”

    “还好这次我们只是配合望月阁的,到时也是由望月阁动手,我们只要把该做的事做好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宁豹几人也不会在唐家外面呆的太久,既然今天是以拜寿为名来的,现在自然是要先进入唐家,然后就是等待着望月阁的到来了!

    转眼已经到了中午时分,唐家里里外外全部都是人,尤其是在唐家大院之中,十几张桌子,全部都坐满了人,其中有燕京各方势力的大佬,也有来自江南的铁罗汉等人。

    不过,到现在,也没有看到唐逍遥的人影,吴雄他们五个也都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神鹰特战队毕竟是个另类的存在,尤其是在今天,一但出现,那也就是跟望月阁正式开战了。

    只要望月阁不先出手,唐逍遥也绝对不会主动现身。在那之前,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都跟唐逍遥无关。

    “铁罗汉,唐兄弟应该没有在附近,到时他会以怎么样的方式出场?”

    藏锋刚到时,就观察了一下唐家周围的情况,别说是唐逍遥几人,就连望月阁,也不见一个人到来。

    可在这唐家之内,除了铁罗汉跟紫罗兰等人外,还存在着一股极为强大的气势,但这股气势,并不属于在场任何人的!

    “唐兄弟会怎么出场我是不知道,但我知道,在客厅之内,有一个高手,单以气势来说,就绝对不在唐兄弟之下。”

    “那股气势我也感觉到了!就是不知道是敌还是友!”

    “难说,到了这个时候,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。我们现在只要盯死温家的那些家伙就行了,其他的事情先不要去管。”

    铁罗汉这边在议论的同时,紫罗兰十人也已经起身,离开了他们原本的作为,并且都换上了一身军装,这是唐麒麟事先就已经安排好的,让紫罗兰他们十人,先跟唐家的士兵混合在一起,这样,到望月阁动手时,也能让唐家方面的人马减少一定的伤亡!

    当东方进入唐家大院内时,时间刚好是中午十二点半,按照酒席的规矩,现在也正是开席的时间。

    温学柔等人全部都跟东方打招呼问好,不过每一个人的语气,都要比以往冷漠的多。毕竟,温学柔等人已经知晓了望月阁的第二手计划,今天除了要灭唐家外,还要将东方给拉下位来。也就是说,在八大家族的人来看,温学柔,就是今天过后的第一把手!

    唐麒麟也已经从客厅内走了出来,紫罗兰他们空出来的那张桌子,也刚好就是唐麒麟这个寿星公坐的。当然,东方自然也是跟唐麒麟坐在一起。

    不过,与唐麒麟一同从客厅内出来的人,并非是唐家的子孙,反是一个让在场所有人都陌生的女人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身穿白衣,腰间挂着长剑,满脸的冷酷,双目之中不带丝毫的感情!

    没错,这个女人,就是黄埔飘逸去紫禁城的路上,碰到的那个高手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,这个白衣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,可既然能让唐麒麟亲自接待,那必定不会是什么简单的人物!

    “哈哈,唐老,祝你福如东海,寿比南山了。”

    东方来到唐麒麟身前,这句话,也是十分典型的,在寿宴上常用的。

    东方也不是那种喜欢打马虎眼的人,加上跟唐麒麟相识几十年,如果不是唐麒麟只对军方有兴趣的话,恐怕东方也坐不上他现在这个位子。

    “东方,我们今天只是聚聚,喝顿酒而已,没那么多规矩的。”

    “八十大寿,这可不一般。我们这些人,常年都出于紧张的工作之中,特别是唐老你,现今我华国唯一的元帅,你的大寿,当然是要按照规矩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!说到底,还是老了。换做当年,我们不喝个四五斤酒,绝对不会离席的。现在,恐怕连一斤都喝不了了吧!”

    “是呀,岁月不饶人,我们都已经老了,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。飘逸那边也让我十分满意,相信你也在电视直播里看到了吧?”

    “满不满意,那都不是我们说了算的,必须要让全国人民都说满意才行。对了东方,我来给你介绍一下,我身边这位姑娘,名叫第五琴心,是我们唐家所邀请的贵客。”

    第五这个姓,当真不多,也让东方无比陌生。

    “唐老,这位姑娘我以前从未见过,也没听说你们唐家认识姓第五的人呀。不知道她是什么来头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,我现在也不好说,呆会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第五琴心对东方行了一个礼,十分有礼貌,却又是语气冰冷道:“东方老爷子,很高兴见到您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小姑娘客气了。既然是唐家的贵客,那就不需要拘礼。我们还是先入坐吧。”

    唐麒麟说道:“那好,东方,第五琴心,你们就先入坐,也已经有一张桌子空了出来。我先跟到场的人说两句话。”

    唐麒麟此刻的脸色开始变化,从面对东方的笑意,变成了满脸的威严。这等威严,在唐麒麟的身上已经很多年没出现过了,可在抗战时期,这种威严就从没在唐麒麟身上消失过。

    “诸位,感谢大家看的起,今天能来的舍下喝杯薄酒。这几十年来,我已经无力去管军方的事情了,也将一部分的工作,全部交给了下面的年轻人去管理,自己早就有退休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八十岁,还未退下来,依旧担任着军方第一把交椅的位子。不是唐麒麟不想享点晚福,而是他不放心。

    毕竟年轻一辈的人还年轻,唐麒麟必须要看着他们完全成长起来。至于唐麒麟子女那辈的人,除了一个消失了二十年的唐神龙外,其他人也无法完全震住场面,还需要唐麒麟一直看着。

    “唐老客气了,您可是我们华国军方的顶梁柱,如果没有您在的话,恐怕我们军方在国际说,也会受不少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唐老虽然已经八旬,却还是老当益壮。我们这些人,都是唐老带出来的兵,只要唐老一声令下,叫我们打东,我们绝对不会打西。”

    这两个人,都是从江南赶过来的,一个是蒋强,一个是苏漠。还有宁海市新上任的第一把手,也赶了回来,喝唐麒麟这北寿酒。

    “哈哈,人老了,就应该做点该做的事情。我也已经想好,等今天过后,就会将手里的权里逐渐交出去,东方特此作证,绝对不会占着茅坑不拉屎的。”

    唐麒麟要交出兵权?他这是什么意思,难道是令有所指,觉得唐家真就过不了今天了吗?

    温学柔他们没一个说话,也没那个必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