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女神的布衣兵王 > 第560章、武林医学界问罪!
    第560章、武林医学界问罪!

    说罢,钟刚把心一横,嘴里流出鲜血,这老家伙,居然咬舌自尽了!

    钟小丽看着钟刚到在地上,她尖叫一声,又看了钟继业的尸体,大喊道:“唐神鹰,就算我做鬼,也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钟大愧亲眼看着钟刚咬舌自尽,钟小丽直接朝墙壁上撞,撞的头破血流,在墙壁前断气!

    “哈哈,哈哈……都走了,都走了,那我活在这个世界上,又有什么意思。爸,妹子,你们等我……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司马小蛮闭上眼睛,因为钟大愧拿起了地上的一把枪,给了他自己一颗子弹,也倒在了地上!

    “唐神鹰,你够狠!不过这件事,还有碧泉的事,不会就这样算了。你给我等着,总有一天,我一定要你,还有整个唐家覆灭!”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唐逍遥跟柳红叶已经到了家门口,这还没进门,就看到唐家的门是敞开来的,里面灯光明亮,还有吵闹的声音!

    “逍遥,家里好像出事了!”

    柳红叶现在已经将自己当成了唐家的人,一点也不客气。

    “不对呀,这个时间,除了巡逻的士兵外,不会有其他人了。红叶,你出来的时候老爷子他们有没有睡?”

    董事长跟红叶,两个称呼,唐逍遥会分场合叫。

    “都睡了,我出来他们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看样子,麻烦直接找到家里来了。特码的,我到想看看,那些家伙是不是有九条命。”

    唐家的大院内,唐麒麟打着哈咽,坐在客厅门口,黄埔飘逸等人,全部都站在唐麒麟的左右两边。

    在元宵那天的寿宴结束后,铁罗汉等人也都离开了唐家,现在都分散在燕京城的不同地方,也是为了不被望月阁来个一网打尽,在没得到唐逍遥的命令之前,他们不可能跑到唐家来!

    “唐老,请你给我们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唐麒麟面对大院内好几十人,这些人,全部都穿着古装,并且拥有武学修为,只是武学境界都不高。

    唐麒麟那张老脸,可算是丢到家了,却又不能对这些人动武,不是斗不过他们,而是动了这些人,恐怕就会麻烦不断,毫不夸张的说,会将整个武林全部给招惹过来!

    “各位,大家先冷静一下。关于你们所说的事情,我还真是一头的雾水!”

    唐麒麟拿着水烟抽了两口,也不怕这些家伙会动手。

    “唐老,我们刚到燕京城,就被人偷袭,死了不少人,伤的就更别说了。经过我们的调查,偷袭我们的人,全部都跟你们唐家有关,难道,你要告诉我们,这件事你毫不知情?”

    说话的年轻人是神针派的弟子,还是神针派掌门的首席大弟子。另外还有天医门跟鬼医门的首席大弟子,也全部都到了。他们这些人,都是得知炼药师出现于燕京城才赶过来的。

    而这神针派,鬼医门跟天医门,再加上药王谷,在武林中被称之为四大医学门派,四派的掌门,又被称之为四大神医,跟霍光他们四大宗师齐名!

    除了这四大医学门派外,武林中其他的医学门派跟家族,也都有弟子在场,除了一个药王谷外!而且,他们这些人,在不久之前,遭遇到了偷袭,每个门派跟家族,都有弟子死伤!

    “偷袭?我说小伙子,这东西可以乱吃,话可不能乱说。我们唐家,跟你们武林中的医学界可没有任何的梁子,更加不知道你们武林医学界的弟子为什么会跑到燕京城来,所以偷袭你们的事,绝对跟我唐家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唐老,我们敬重你是老元帅,原本是不应该闯进唐家来打扰你的。但事情已经证明,偷袭我们的人,跟你们唐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并且还留下了你们唐家死士的标志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我唐家死士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天医门的首席大弟子,将一块腰牌拿了出来,朝唐麒麟丢过去。

    唐麒麟一把接住了腰牌,脸色顿时大变,因为这块刻有唐家死士的腰牌,一看就是假的!

    按理来说,既然腰牌是假的,那唐麒麟根本就不用担心什么,也不怕会招惹来整个武林的质问!

    可就是因为腰牌的虚假,让唐麒麟第一时间就联想到,这一定是有人嫁祸给自己唐家。而且,自己又无法证明是被人嫁祸的,对方既然能留下一块假腰牌给这些医学门派跟家族,定然是做足了准备,自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!

    望月阁!

    没错,除了望月阁外,还真没其他人能做出这种事情!

    唐麒麟现在已经在心里将望月阁骂了一万遍呀一万遍,居然跟自己来这么一手,利用这些武林中的医学门派跟家族,好一手毒计!

    “老爷子,现在该怎么办?这些家伙可不好招惹,整个武林所有的势力,可都是想尽一切办法巴结着他们,如果他们发动全武林来与我们唐家为敌,望月阁再跳出来主持公道,恐怕会比元宵那天更麻烦!”

    黄埔飘逸当然也看出自己唐家是被嫁祸的,明知道被嫁祸,却又说不出口,这种感觉,实在不好受!

    唐麒麟脑子里一转,有些事情,他必须要为大局着想。既然解释不了,那就不用解释了,就直接找个替死鬼得了!

    “没错,这腰牌的确是属于我们唐家的,但不属于我唐家死士。相信你们也应该知道,我唐家的死士,只听从我一个人的命令,在我没下命令之前,他们不会离开我唐家半步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唐老想说,这件事,跟你们唐家一点关系都没有?”

    “有关系呀,怎么会没关系!不过,偷袭你们的人,可以说是我们唐家的人,也可以说不是,因为他的行为,在没得到我允许之前,就跟我唐家没半毛钱关系,你们要找的话,就应该去找他个人,而不是找上我整个唐家。”

    “唐老,你把我们搞糊涂了,什么个人集体的,只要是你们唐家的人,那唐老就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。否则,我们就发动整个武林,来帮我们讨回一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老五,也太乱来了,谁允许他这样做的?飘逸,老五他人呢?”

    我靠!

    黄埔飘逸一头晕,听唐麒麟这话的意思,是要将这件事,推到唐逍遥头上去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