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女神的布衣兵王 > 第583章、放他们走!
    第583章、放他们走!

    跟驻军拼,这无疑就是找死的节奏,加上猎刀是将整个宣城的驻军全部带了过来,这就是一支正规的战队队伍,外面几十辆军车,几百个全副武装的军人,别说是一个天音堂,就算要将整个玄冰社铲除,那也是分分钟的事!

    毕竟,帮派,不管在哪个时代,都不可能跟正规军相比,也不管你的后台有多大,给你撑腰的人是什么人物,都打不过正规军!

    何况现在还是唐逍遥的事情,驻军是唐逍遥叫来的,玄冰社也是唐逍遥一手扶持起来的!

    “保护堂主……”

    天音堂的人马还算是有点义气,面对这些驻军,没有自己逃命,第一时间就将曹寅给保护了起来。

    砰砰的枪声接连响起,既然猎刀已经下了命令,那也等于是格杀勿论的军令,里里外外的军人,都不会有所犹豫。

    曹平他们三个,也都跟曹寅在一起,随着天音堂的人马接连到地,曹寅他们也已经退到了夜总会的大门口。

    可是天音堂外面的人马,早就被驻军给控制了起来,无数的枪口,全部都对向了曹寅他们这些人。

    曹平现在非常后悔,也是相当的害怕。早知道唐逍遥就是让冬老八进医院的大人物,就算给自己一百个胆子,也不敢跟唐逍遥为难呀,这可真是老寿星上吊,活的不耐烦了!

    既然事情已经发生,现在也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了,曹平他们三个除了跟着曹寅身边后退外,根本就没路可走!

    猎刀正想亲自动手,以最快的速度,将这天音堂的人马全部处理掉。

    “猎刀,我突然想到,我的真正目的是要整顿这华北道上的。既然他们是玄冰社的人,那就先放他们走。反正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。

    就算放曹寅他们走了,他们也不敢去找驻军报仇。但唐逍遥跟郭茉莉,还有云笑笑,曹寅恐怕不会就此罢休。赶狗入穷巷就是如此,反正也已经走头无路了,就算现在能逃跑,跟驻军火拼了起来,也注定曹寅他们不可能在华国立足下去!

    一般换做是其他人,能逃跑,保住一条命,那自然是第一时间想办法出国,永远都不再回来了,只要在国外隐姓埋名,不被别人发现,导致遣送回国,还是可以度过这一生的!

    然而,这个曹寅的心够大,退到夜总会门口时,还怒指唐逍遥喝道:“只要我今天不死,一定会回来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这特码的真是急疯了头!你说你要报仇很正常,但也不用在这种场合喊出来吧。

    唐逍遥哈哈大笑道:“如果我现在杀光你们,那别人还以为我怕了你来找我报仇呢。好,我就给你们一个机会,今天先放你们走,并且在接下来的三天,我会呆在宣城,随时等你们放马过来。”

    唐逍遥都已经把话说出去了,猎刀当然不会为难曹寅他们,立刻一挥手,所有的驻军,统统让出了一条路。

    曹寅也是万万没想到,自己都放出了狠话,唐逍遥居然还放自己这些人走,他这是脑子有问题,还是真的强大到可以目空一切?

    天音堂那一双双恶毒的眼睛全部都死死的瞪着唐逍遥,所谓的血海深仇,也不过如此吧。

    今天天音堂这么多人马死在这里,全部都是因为唐逍遥的关系,也不会有人把这件事怪在曹平三人的头上。毕竟,驻军是过来帮唐逍遥的,那不管出于什么原因,唐逍遥才会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给我记住,今天你得罪的,不仅仅是我们天音堂,而是整个玄冰社。你等着,三天之内,我一定要你全家死光。”

    这口气可不比唐逍遥小呀,三天内要唐逍遥全家死光,像这样的话,在偌大的华国,还真没几个人敢说,就算敢说的,像望月阁那种,元宵那天不就失败了吗!

    连望月阁都办不到的事情,曹寅,凭什么。更何况,玄冰社,可是唐逍遥给扶持起来的。

    “很好,那我就等着你。猎刀,叫你的人让路,放他们走。”

    现在让他们走了,唐逍遥不可能什么都不做。既然曹平他们三个的家里都是有钱人,在宣城也都有着各自的生意,唐逍遥就能用点强势的手段,将曹平他们三家的生意全部给弄到手,不是去收购,而是直接抢。

    “神鹰,就这样放他们走了?何必把事情搞的这么麻烦,我听说,玄冰社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猎刀既然是唐家方面的人,对于唐逍遥以前做的那些事情自然是有所了解的。也知道,玄冰社的老大赵万发是唐逍遥小弟的小弟。

    “这华北的道上,已经乱的超出了我的想象。就算在燕京城,都有道上的人肆无忌惮的乱来。我当年扶持起赵万发那小子,可不是让他只顾着发展他的势力,对于下面的人跟事完全不管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是,这华北道上,该换人了?”

    换人?

    赵万发毕竟是吴雄的小弟,也是发小加老乡,不管做事怎么样,至少对唐逍遥是十分尊重的,这点,赵万发跟东北的松满江一样!

    “不看僧面看佛面,怎么说赵万发都是秃鹰带出来的,实在不行的话,也只能找个人去帮他了!”

    说到道上的事情,唐逍遥现在都开始担心起骆非花那边了,也不知道她进军江北的战事怎么样。

    然而,不管是骆非花,还是赵万发,或者是江北的松满江,他们的年纪都不大,很多时候,考虑的也欠周到,如果没一个人生阅历足够丰富的人在他们身边,早晚都会出问题的。

    “猎刀,你帮我查一下,这个天音堂在如今玄冰社中的地位到底怎么样,赵万发对那个曹寅又是一个怎么样的态度。”

    “神鹰,这根本就不需要查,对于天音堂,甚至是现在的玄冰社,我早就有所耳闻。天音堂这几年都在做毒品生意,祸害的年轻人不少,就连我儿子跟女儿,有的时候都会吸食毒品,那些毒品也都是天音堂所提供的。所以我刚才才会说,搜查这夜总会。”

    “毒品生意?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当年就警告过赵万发,他做什么生意都可以,就是不能去碰毒。难道他把我的话当放屁!还有你,猎刀,你自己的子女吸毒,对于天音堂,你就不管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