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女神的布衣兵王 > 第645章、退伍军人!
    第645章、退伍军人!

    所谓的特殊通道,自然跟其他通道不同,只允许特殊人员通过,比如军人,或者是特殊部门的人!

    唐逍遥跟吴雄都是满腔热血的军人,本身是战斗英雄,也对其他的战斗英雄心生敬佩!特别还是那些在执行任务中负伤,且无法再继续军旅生涯,必须提前退伍的军人!

    每年的这个日子,唐逍遥都会出现在燕京高铁站,或者长途汽车站跟机场,以一种沉默不语的方式,去送别那些因负伤而提前退伍的军人!

    当然,华国军方每年因负伤退伍的军人有很多,除了在暗中相送的唐逍遥外,也会有他们的战友跟领导去送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今天在高铁站的特殊通道处,唐逍遥并没有看到以往的相别场面,没有哭声,没有道别,只有一个孤单的身影坐在特殊通道口,手里拿着一张照片,低头默默的看着!

    这个军人身上穿着的依旧是燕京战区的军装,只是肩膀上的军徽跟袖章,还有胸前的军号跟名字取了下来,旁边放在一个行军包跟一个非常老旧的水壶,水壶上有明显的子弹孔,但已经被修复好了。

    看这个军人大约三十出头,两只手尽是老茧,还有枪伤。

    “同志,检票时间已经到了,请把你的票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高铁站的工作人员提醒军人该检票进站了,军人这才将头抬起,将手中的照片小心翼翼的放进胸前的口袋里,背起了他的行军包,拿起水壶,又从口袋里拿出车票,对工作人员冷漠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种冷漠,并不是天生的,而是一种失望过后的冷漠,这点,单从军人的眼神中就能看出来!因为真正冷漠的人,不可能对着一张照片产生任何情愫。可军人刚才看照片时的神态,显然是在怀念,在回味!

    距离高铁启动只剩下十分钟了,这十分钟,在军人看来,仿佛有十年的时间之久。

    他默默的转身,看了一眼身后的窗外,这座繁华的城市,再也没有他想要的一切!

    军人已经来到了工作人员身前,开始检票,而在不远处的唐逍遥跟吴雄,也朝着那军人敬了一个军礼,唐逍遥轻声道:“一段人生的结束,意味着另外一段人生的开始。战友,祝你一生平安!”

    敬礼的手刚放下来,唐逍遥跟吴雄这就要离开,这种形式的送别,也只限于此!

    然而,没等唐逍遥二人起步,就听特殊通道那边,一个声音响起:“野马,这就要走了吗?是打算回草原去放羊,还是放马?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样是个军人,年纪跟那野马差不多大,甚至还要小一两岁。看他肩膀上的军衔,是个少校,身边还跟着一个看似小弟的军人。

    野马转过身来,工作人员现在也不去管他,以为是野马的战友来送别了,因为像这样的事情,高铁站的工作人员每年都能看到,只是今年送别的人少了点,走的人也就一个。

    “我是回家种地,还是放养放马,都与你无关。”

    野马没打算去理会这个军人,现在的表现很是高傲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人呀,既然要玩,就要输的起。而且,我为人已经很仗义了,在这次的演习中,你不服从命令,私下执行斩首行动,最后不但是失败,还导致你的几个战友牺牲,我没将当时的实情说出来,把你送上军事法庭,你应该感谢我才对。”

    这个军人的话,让停止下脚步的唐逍遥跟吴雄感到纳闷。

    “哥,军事演习,怎么可能会有人牺牲?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军事演习都不会用实弹,就算是发生意外,也不可能牺牲好几个人!看样子,我们这送别的,还真不是一般的军人。且先看看情况吧。”

    野马双目中透露出仇恨,将刚背上的行军包丢在了地上,那架势,就要动手。

    “钱广,你仗着你叔叔是首长,假传军令,让我们队执行斩首行动,你还联合蓝军的人,换上实弹,导致我的战友全部牺牲。事后还恶人先告状,将一切的罪行推到我身上来,就算有你叔叔在背后给你撑腰,掩盖事实的真相,但人在做,天在看,总有一天,你们会得到报应的。”

    我靠!

    假传军令,还联合敌军,事后仗着高层掩盖事实,这特码的条条死罪呀!

    “哥,这燕京战区,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?”

    “看样子,是我们离开的太久,我们的人近段时间又将心思放在八大家族他们的人身上,忽略了战区方面的管理。不过这些都不能成为疏忽管理战区的借口!当然,我们也不能只听一面之词,再等等吧,看那个叫钱广的会怎么去反驳那个野马。”

    钱广带着他的小弟来到野马身前,完全就不怕野马会动手。因为钱广还是军人,身上有配枪,野马却只有一双拳头。

    “就算你说的是事实又如何,在这个世界上,拳头已经不是硬道理了,只有足够丰厚的背景,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。你我都参军十年,也斗了十年,早就已经不是战友了,而是比敌人更加恶劣的关系,那你就应该想的到,总有一天,我们有一个要倒霉。怪,就怪你自己太没脑子,就知道用拳头,有子弹去解决问题,落的如此下场可不能怪我,你的那几个战友,也都是被你害死的。”

    不需要去找任何证据,证明野马所说的话是真是假,因为钱广已经自己承认了。

    虽然那钱广没有大声说出来,也不可能会那么傻,但以唐逍遥跟吴雄的听力,听的十分清楚。

    “哥,就算我们已经离开了部队,可像这种事情,不能不管吧!”

    “必须要管,还要管到底。特么的,我倒想看看,谁这么大的胆子,假传军令不说,还敢如此的肆无忌惮。”

    钱广的话,让野马顿时怒火中烧,本是要离开的,对于部队,他也已经心灰意冷了,强权他斗不过,做什么都没用,只有几个牺牲的战友,是他在部队十年间的念像。

    可钱广居然还要找过来挑衅,野马来自草原,人如其名,他的野性是发自骨子里的,那就在离开之前,给自己的战友一个交代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