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女神的布衣兵王 > 第646章、军中败类!
    第646章、军中败类!

    没等野马动手,钱广先从腰间拿出了他的配枪,枪口指向了刚举起拳头来的野马!

    这一幕,顿时就惊动了候车室所有的群众,那一双双的眼睛,全部都朝野马跟钱广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因为野马是在特殊通道,加上身上没有军衔的军装,很多人第一时间就能肯定野马是个退役的军人。

    可钱广同样为军人,为什么会拿枪指着野马,还是在高铁站,这也太乱来了吧!

    别以为钱广只是为了吓唬一下野马,他的枪已经上堂,只要野马敢乱动一下,钱广肯定会开枪的,不会顾及任何的后果。

    当然,钱广也不是傻子,既然敢当众拔枪,自然是有所准备。

    “各位市民,请大家不要慌张。此人是个害死自己战友的逃兵,为了逃避军事法庭的制裁,刚从监狱逃出来,我们是负责来缉拿他的。”

    钱广的小弟面对那些上前来的群众大声说道,顿时间,就让这候车室的群众将野马当成了罪犯,钱广是正义的一方。

    不过群众这样的想法也没错,怎么说钱广身上穿的是正式军装,还是少校军衔,要比野马那没有军衔的军装来的可靠。这也证明了华国人民对军人的一种信任。

    只不过,钱广居然利用群众对部队,对军人的信任公报私仇,不但在军事演习中假传军令,害死了野马的战友,现在居然还敢在高铁候车室诬陷野马,恶人先告状,着实是可恶到姥姥家了!

    “钱广,你简直是个无耻的小人。”

    野马不是那种喜欢解释的人,也许正是因为他这种性格,导致落的今天这样的下场吧!

    “哈哈,野马,你不会真以为,我会让你就这样离开燕京吧。十年了,你处处与我做对,还抢走了原本属于我的功劳,今天,我就要你连本带利全部还给我。小李子,给我把他带走。”

    钱广这行为,很明显是要杀人灭口,就算他假传军令的事情被他叔叔给压了下来,可钱广还是怕会东窗事发,因为别的原因,让真相浮出水面。所以,为了保全自己,也为了以后不会有任何麻烦,钱广不能让野马活在这个世界上。

    本来钱广之前就要动手的,只可惜他一直都在配合燕京战区方面对野马的调查,没机会下手,就只能等野马上车之前。

    “想要杀我?钱广,你应该知道,狼牙特战旅五支特战部队,龙组排名第一,我们豹组向来都排名第二,而你的蛇组却在第三,凭什么来杀我?”

    燕京战区的特种兵,都归属于狼牙特战旅,也如野马所说,狼牙特战旅有五支特种部队,之前唐逍遥去黄沙州的时候碰到了龙组,那也是狼牙特战旅中战斗力排名第一的,野马所在的豹组排名第二,他野马还是豹组的队长。

    至于钱广,是蛇组的队长,他们五个组,五支特种部队更是燕京战区目前最为强大的战斗力!

    只可惜,因为前几天的军事演习,豹组六人,除了野马之外,全部都牺牲了,还是死在自己人的枪下,虽对方属于蓝军,但却都是华国的军人,演习,也是为了提升全军的战斗力!

    “野马,你觉得,你的拳头,会比我的子弹快?”

    距离如此之近,就算钱广从来没赢过野马,这种情况也不可能快的过钱广的子弹。

    没等钱广再说什么,那小李子也要拿出枪,威胁野马跟他们走时,唐逍遥跟吴雄已经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唐逍遥一把先抓住了小李子的手,这家伙只是个普通的士兵,士兵级别,是不可能属于特种部队的,应该只是狼牙特战旅一个站岗的小弟。

    “都是当兵的,一把枪对一双拳头已经够占优势了,再多出一把枪,好像说不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唐逍遥直接将小李子的枪给夺了过来,并且当场将枪给拆成了一个个零件,掉落满地。

    “混蛋,敢管我们燕京战区的事情,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。”

    小李子肯定是有底气的!先不说钱广的后台够硬,就算单凭野马害死战友,逃兵这两条罪名,他就不会怕任何人。

    “燕京战区的事我自然是不敢管的,不过,我觉得,这个哥们一身正气,不可能会是你们说的那样,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吧。”

    吴雄站在唐逍遥身后,恶狠狠的眼睛死死盯着小李子,让这家伙一时感到心虚,不敢再说话。

    “小子,是不是误会,那的军事法庭审了才知道,在那之前,谁也不能阻止我们抓野马回去。你最好不要自找麻烦,不然就是跟我们整个燕京战区为敌。”

    “好大一顶高帽子,我可承受不起!钱广是吧?我觉得,既然是要把他送上军事法庭,那你就应该有军事法庭,或者燕京战区开出来的缉拿凭证吧。现在,你把缉拿他的凭证给我们看看,也给在场的所有人看看,那样我就不好阻止你了。”

    缉拿的凭证?

    钱广是来杀人灭口的,哪来的什么凭证,有的话,野马也不可能出现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“野马是我们内部人员,狼牙特战旅的一员,就算犯了再大的错误,也属于内部的事情,缉拿他,不需要任何凭证。”

    “哦!狼牙特战旅?那就叫你们旅长亲自过来抓人,他不过来,恐怕今天这人,你们两个是带不走的。”

    狼牙特战旅,好你的良少杰,兵是你的兵,发生这样的事情,难道你就一点不知内情!

    还有,这个钱广的后台到底是谁,胆子大到如此地步,恐怕在燕京战区,甚至是整个军方的影响力也不小吧!

    “我钱广要带走的人,还真没谁留的住。而且,我的上级也已经下了死命令,如果不能将野马带回去接受军事法庭的审判,就当场击毙。”

    “当场击毙?这可是你说的,特码的别后悔。”

    唐逍遥脸色猛的一变,如闪电般上前,又将钱广手中的枪夺了过来,枪口转对向了钱广。

    全场一片惊呼,钱广也是傻了眼,他甚至都不知道唐逍遥怎么把自己的枪夺过去的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好身手!”野马没有去在意唐逍遥的举动,反是对唐逍遥的身手感到无比震惊!就算是自己这个十年的老兵,也不可能顷刻间就将敌人手里的枪给夺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