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女神的布衣兵王 > 第675章、霍逐鹿!
    第675章、霍逐鹿!

    霍逐鹿一直都在二楼,跟一个女人喝茶,唐逍遥三人刚进来时,霍逐鹿就注意到了,也让霍逐鹿感到十分震惊,唐逍遥这尊杀神怎么会跑到这里来。

    很明显,霍逐鹿是认识唐逍遥的,不过唐逍遥对于霍逐鹿是一点印象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,想在缤纷捣乱,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。这里是你们这种小角色能闹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霍逐鹿很是精明,没有道出唐逍遥的身份。不过,唐逍遥在与霍逐鹿对视的那刻,就已经猜出这家伙肯定是认识自己的,还担心霍逐鹿会让自己的身份在端木蝶面前曝光。

    好在,霍逐鹿是个聪明人,既然唐逍遥什么都没说,他可没那个胆子在这里乱说一句关于唐逍遥的话。

    “霍先生,您别误会。其实是这三个人在这里捣乱,我们实在是看不下去了,才会出面阻止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简直胡说八道。我看这三位朋友文质彬彬,怎会是捣乱的人。分明就是你们先招惹他们,我刚才在上面可都看到了,所以现在马上给我滚蛋,以后胆敢再踏入缤纷一步,你们应该知道会有什么后果。”

    霍逐鹿居然能让这几个纨绔子弟以后都不能来缤纷会所,这也是直接替缤纷会所做了主,由此可见,他应该是天门府的人。

    只不过,天门府可不是唐家派系的势力,他们的野心一直都有大,虽然这些年来没怎么卷入那个层面的争斗中,但不管是大内哪一方势力,对于天门府的所做所为心里都十分清楚。

    既然不是唐家派系的,又不属于东方派系,这个霍逐鹿为什么要在唐逍遥面前表现出巴结的意思?

    没错,是巴结,还是十分明显的,只是端木蝶跟那几个纨绔子弟不知道罢了,毕竟他们没一个知道唐逍遥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几个纨绔子弟一听霍逐鹿的话,那一张张的脸立刻苍白了起来。被剥夺了进入缤纷会所的资格,那也就等于他们无法在燕京城的中流圈子立足下去了,包括他们的家人,恐怕也会被他们家里的对头不停的打压,不出一个月,就要滚出燕京城。

    “霍先生,是我们错了,我们认错道歉还不行吗!请您看在我们还年轻的份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年轻不是你们犯错的理由。如果是个人都打着年轻的旗号,在外面胡作非为,那这个社会就乱套了。我的话,不会重复第二遍,现在马上滚蛋。”

    几个纨绔子弟哪还敢多说什么!好在,他们都是向小宝的人,以向氏集团的财力来说,跟天门府方面的一些生意也是能打上交道的!也许,去求求向小宝,这件事还有挽回的余地。

    不敢再浪费时间,几个纨绔子弟立刻闪人,不敢在缤纷会所继续呆下去。

    霍逐鹿转身与唐逍遥三人正面相对,脸上也已经露出了笑意,还十分客气道:“三位,实在不好意思,让你们受惊了。今天这顿,由我们会所请客,端木小姐刚才刷的卡,会全部返回到你的卡上。”

    端木蝶问道:“你认识我?”

    “端木小姐是我们这里的常客,我虽然不是这里的工作人员,却也经常来这里坐坐,已经见过端木小姐好几次了。加上端木小姐又参演了向氏集团的一部新电影,现在可是红人呀,等以后红遍半边天时,可一定要多多关照。”

    “霍先生客气了,想必您应该是天门府的人吧,否则刚才那几个家伙也不会这么怕您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不才,是司马家族的女婿,旗下也经营着一家娱乐公司。说不定,以后还有机会跟端木小姐合作呢。”

    天门府虽然控制住了燕京城的很多生意,但每一行生意都不可能单单一家。娱乐圈方面的生意,天门府当然不会放过,但要跟向氏集团相比起来,手笔还是小了一点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天门府一直都想将向氏集团收入门下,只可惜,在价钱方面没谈拢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司马家族的姑爷,晚辈失敬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霍逐鹿,这样巴结端木蝶,目的很明显是不纯的,他真正要巴结的人是唐逍遥。

    不过,身为司马家族的女婿,按理来说不应该怎么做才对呀,别忘了,钟家的事情,钟氏集团等于是被唐逍遥直接抢走的,现在已经由柳红叶接手了!那天门府,司马家族,应该对唐逍遥恨之入骨才对,怎么会有成员跑来巴结!

    不管这个霍逐鹿有着什么目的,唐逍遥都不能让他利用了端木蝶,因为端木蝶可是唐逍遥要利用的对象。

    “霍先生,我们还有事,就先走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唐逍遥直接出声道,并且一把拉着端木蝶就往会所外走。

    “唐逍遥,你怎么这么没礼貌。他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鬼知道刚才那几个家伙会不会找向小宝过来,你也不想惹麻烦吧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想惹麻烦就跟我走,管刚才那家伙是谁呢。”

    吴雄随后拍了一下霍逐鹿的肩膀,霍逐鹿也是苦苦笑道:“阁下应该是秃鹰吧?”

    “聪明,没有揭穿俺们的身份,算你丫的识相。酒跟菜给俺存起来,等俺办完事再来白吃白喝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随时恭迎!”

    吴雄一个溜烟出了会所,二楼又一个女人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霍先生,刚才那个人到底是谁?您为什么这么怕他?”

    这个女人是霍逐鹿的助理,年纪大约四十左右。

    “一个能帮我翻身的人,甚至,还有可能让我统领天门府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难道他就是唐神鹰?”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他。我在司马家做牛做马这么多年,到最后我那个岳父还是不信任我,那我总不可能给他们司马家打一辈子工吧。现在,可能是我唯一翻身的机会了,只要能捧上唐神鹰这根高枝,以后将前途无限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霍先生,您也别忘了,唐家跟望月阁之间的斗争还没分出胜负,现在温浩然都没露面,谁能知道,唐家跟望月阁,唐神鹰跟温浩然之间到底谁输谁赢。如果您投靠了唐神鹰,到时温浩然赢了,那我们所有人岂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人生原本就是一场赌博,不赌不博怎能精彩。更何况,我相信,半年多前望月阁杀不了唐神鹰,如今同样杀不了。最后温浩然,也是绝对斗不过唐神鹰的。当然,我霍逐鹿做事,不会勉强别人,愿意跟随我投靠唐神鹰的就随时准备行动,不愿意的,可以马上离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