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女神的布衣兵王 > 第808章、命数!
    第808章、命数!

    面具党会所,大老板将手机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,也已经将脸上的面具拿了下来,面具之下,是一张五十多岁的面孔,也就是执掌草原多年的前任首府,札锦书。

    札锦书在丢掉手机之前,打出了十几个电话,但却没一个电话打通了,这让他几乎猜想到了什么,所以就没必要继续戴着那张虚伪的面具,甚至也不用再联系任何人了。

    “妙通天呀妙通天,你果然是神机妙算,当年说我能纵横草原大半生,还真就实现了!这大半辈子下来,我札锦书在草原上无一对手,直到我五十六岁这年,命,也走到了尽头!”

    札锦书深深叹了口气,他这个人对风水命理学不是不信,也不是全信。可如今,他这一生,都被一个名叫妙通天的人给算准了,让他不得不去接受!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会所的大门被人砸开,吕忧民带着人马,在野马跟秋明德的开路下冲了进来,并且顿时就将站在会所中间的札锦书给包围住了!

    “札首府,果然是你。”

    这前后两任草原首府,今天是第二次见面,第一次是在交接工作的时候。吕忧民当时对札锦书的印象并不是很好,以糊涂之名,担任草原首府这么多年,也没有过太大的建树,像这样的人,在吕忧民看来,早就应该下台了,但又因为这糊涂之名,被草原所有高层保住,不让他下来,直到退休!

    草原大多数的高层在不知道札锦书就是面具党大老板的情况下,自然希望札锦书什么都不要去管,做好他的首府就行了,这也是那些高层从来不向大内方面反馈意见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“吕忧民,我想你应该没能力找到我这里来,但帮你的人,恐怕也没命活着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唐逍遥的笑声从会所外传来,所有人转头看去,吕忧民跟野马,还有秋明德也算是松了口气。既然唐逍遥能过来,那札锦书派去杀唐逍遥的人自然就失败了!

    “札锦书,不好意思,恐怕要让你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札锦书见到唐逍遥的那一刻,就已经猜出了唐逍遥就是坏自己事之人,像这种人,必定要有着不同凡响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连战不可能会失手!”

    “他的确没有失手,但也没能杀的了我。札锦书,我知道你的一切底细,想要称霸草原,完成你先祖札木合当年没有实现的愿望,恐怕这又要让你们札答兰部落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居然知道我们札答兰部落,看样子,你已经把我的一切查的很清楚了!”

    “没错,当年你的先祖败给了成吉思汗,如今,你同样败给了我。而且,我可要比成吉思汗速度的多,仅仅两天,就把你给找出来了。甚至于,你也别指望外面那些武者,除了那个连战外,你身边其他的武者都是些垃圾,不需要我出手,这些军人,在枪上装上消声器,已经全部处理掉了。”

    一些低级的武者,怎么斗的过子弹。又是吕忧民他们突然杀过来,有着一切的准备工作,那些武者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。

    “龙神之子,绝我部落!妙通天呀妙通天,难道你这一辈子,就没算错过一次吗!”

    札锦书自言自语的话,让唐逍遥有所触动,问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唐神鹰,我知道你的身份,也知道你早晚会跟我做对的。只是万万没想到,你只用了两天的时间!不过,就算今天你杀了我,你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!你的身份虽然尊贵,可你的命,却是世间最苦的,最后的下场,也是无比的凄惨。”

    既然连战都失败了,札锦书很清楚,以自己这些年来在草原的所作所为来说,绝对没有活命的可能!

    身为札木合的后代,既然知道是死路一条,就不会让别人来结束自己的性命!

    “妙通天,希望你真不会算错一次,今天我是怎么死的,来日,唐神鹰也怎么死。”

    我靠!

    札锦书居然拿出了枪,枪口塞进了他的嘴里,没等唐逍遥有任何的反应,碰的一声,这家伙,居然吞枪自杀了!

    吕忧民立刻上前,查看了一下札锦书的尸体,再回到唐逍遥身前说道:“神鹰,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,这一枪下来,谁不死!不过,他死之前说的话,你们听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“死前说的话?他声音太小,我没听太清楚。好像是说,你的下场,会跟他一样之类的!”

    秋明德不说话,但他肯定听的很清楚,只是看着唐逍遥。

    唐逍遥也注意到了秋明德的表情,却示意他先撤,这里的事情不用他管了。

    可秋明德却捡起了札锦书的面具才离开!

    野马说道:“老大,草原的事情,应该彻底解决了吧。那我们现在是不是该叫葛通去华北,先跟赵万发商量接下来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嗯!这件事你去跟他说吧,恐怕我还要在草原多呆两天,这两天你就去处理一下孤儿院的事,新孤儿院该怎么建,钱给吕忧民,他全权负责处理,你只要代表孤儿院跟他沟通好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唐逍遥独自一个人走出了会所,剩下的事情都不需要唐逍遥去管,草原高层的整顿工作,自然也由吕忧民负责处理,跟大内方面的交代工作,又将用什么人来接替那些高层的职位,都是他吕忧民的事情。

    秋明德站在会所的对面,见唐逍遥走过来后,将札锦书的那个面具交给了唐逍遥,说道:“这个面具有古怪!”

    唐逍遥接过面具,仔细看了一下,面具是以一种非常罕见的矿石所做成的,有着一定的重量,但这种矿石并不值钱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看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只觉得这个面具透露出一股阴寒之气,可拿在手里上,又会产生出一股暖流,很是奇妙。”

    “这叫阴阳之气,是风水师用来帮别人改变气运所用的,阴阳二气相互调和,再与本身的风水进行融合,只要在特定的时间做特定的事情,就足以改变一个人一辈子的气运。”

    “那札锦书刚才说的妙通天,就是一个高人了?”

    “何止是高人,那个人,我已经找了他十几年了,却一直都找不到。没想到这次来草原,居然有了线索。”

    “要怎么找?”秋明德也不问为什么,应该他不需要知道,只要做事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妙通天那种人,不会轻易给别人算命,既然给札锦书算了,那定然是有所原因的。可能,就是因为我。走吧,跟我去草原的最深处转转,也许会有意外的收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