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女神的布衣兵王 > 第955章、满清贵族!
    第955章、满清贵族!

    爱新觉罗家是典型的皇家大院,虽然比不上当年燕京内的紫禁城雄伟,却绝对能跟那些王爷、贝勒府相提并论。毕竟这里是大不列颠,血族就算对爱新觉罗家有所需求,也不可能给他们太多的地去建筑一座紫禁城。但能在这大不列颠首城之内,建起如此大的院子,面积就如同一座庄园般,也着实是血族给爱新觉罗家开了大大的后门。

    按照华国古代的习俗,爱新觉罗家大门口,已经挂上了结婚时用的红灯笼,以及“喜”字,还有不少豪车停在门口,那些豪车虽然不是劳斯莱斯这个牌子,但在价格方面,也是能跟限量版劳斯莱斯一较高下的!

    由此可见,爱新觉罗家这次的喜事,惊动了大不列颠的所有高层,恐怕连血族方面,也就是大不列颠皇室,都派了代表过来!

    当然,今天还不是真正结婚的日子,具糖果所说,今天只是她表姐的订婚之日,却又会在明天,举办正式的婚礼。

    进入爱新觉罗大门后,里面已经放起了鞭炮,大院内也摆下了十几张圆桌,全部都是华国最为古老的那种圆桌。

    大不列颠一个个的高层,以及华国方面的人,都已经入坐,但那正席的位子还是空的。通过正席的位子就是客厅,远远看去,能看到在客厅内有不少人,其中有身穿英伦装的男女,也有身穿大不列颠军装的军人,更有一个身穿唐装的中年男人。至于其他人,就显的比较接底气,跟的上这个时代的步伐。

    糖果拉着唐逍遥,不管那些上前来打招呼的华国人,也应该是爱新觉罗的成员,直接进入了客厅,茶茶自然也是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阿玛,额娘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糖果此刻表现的极为乖巧,跑到那身穿唐装的中年男人面前,直接来了一个拥抱,那中年男人无疑就是糖果的父亲,也就是爱新觉罗这一任的当家之主,爱新觉罗永恒。

    永恒被糖果这一抱,都显的极为尴尬,立刻将糖果推开,没有管他这个小女儿,反是双手抱拳,对全场的客人说道:“诸位,实在抱歉。小女因为从小就不在我身边,缺乏了点教养,有失礼之处,还请诸位多多见谅。”

    旁边一个年纪跟永恒差不多大的中年男人起身笑道:“永恒兄,这就是糖果吧,真是漂亮的小丫头呀,闻名不如见面呀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狄兄,你过奖了,我家这小丫头因为从小就不喜欢国外的生活,死活要回国去,我跟他额娘也是拿她没办法,就只能寄宿在别人家里了。如果这次不是小茹要结婚,恐怕她都不会主动回来看我跟她额娘一眼。”

    糖果哼了一声,走到一个高贵的妇人身前,撒娇道:“额娘,您看阿玛是怎么说人家的!人家哪是不想回来看你们呀,不是因为学习太忙了吗。如果人家现在不努力的话,等毕业后,连一部像样的戏都接不到呢。”

    贵妇身上穿的是旗袍,戴的全部都是价值连城的古代首饰,她姓氏叶赫拉那,名青莲,这个姓氏在华国古代,尤其是满清时期,也是绝对的贵族!

    青莲极为宠爱她这个小女儿,也正因为宠爱,在糖果有要求的时候,才会同意送她回国。因为青莲心里很清楚,一个真正爱女儿的母亲,不是一味的将她宠在怀中,抱在手中,而是放她出去,只要她开心就足够了!

    “糖果,你这刚回来,可别惹你阿玛生气。赶紧跟各位贵宾问好。”

    糖果很是委屈的哦了一声,逢场作戏道:“各位长辈,你们好。”

    永恒跟青莲都感到无奈摇头。

    而在场一个大不列颠的军人站出来说道:“永恒先生,既然十小姐回来了,你为何不将她留在身边呢。刚好我们部队在招收新兵,如果你们愿意的话,可以将十小姐送到我们部队来。当然,我自然是不会让十小姐受苦的,先做做文职工作,几年后再让皇室那边给十小姐受封。”

    这个军人是个将军,而且还是大不列颠级别最高的将军,完完全全的统帅人物,年纪却才五十出头。

    糖果对于将军的话很是不爽,说道:“我才不跟你们这些吸血鬼为伍呢。”

    在这种场合,什么话该说,什么话不该说,其实糖果应该很清楚。但糖果就是这样的性格,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,绝对不会客气。

    这个将军也的确是个吸血鬼,也就是皇室成员,血族成员。血族方面也不可能让一个外人,在大不列颠军中拥有如此高的级别。

    “糖果,你是怎么说话的。马上给克拉克将军道歉。”

    血族的嫡系成员,都姓尼古拉,这个克拉克将军,也是尼古拉的后裔。

    “我又没说错,我们可都是正常人类,俗话说的好,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。他想拉我去他们部队,肯定是在动什么歪脑经。别以为我傻,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糖果说的没错,血族也不是头一回提出这样的要求了,但永恒也不傻呀,既然知道血族打的什么注意,自然是从没同意过。可就算糖果说的没错,这种话,也是不能说出口的。

    “死丫头,我看你这些年是性子野了,看我今天不打死你。”

    “阿玛,人家这刚回来,你就要打人家,信不信人家以后再也不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永恒被气的脸色铁青,青莲也是从旁教育道:“糖果,克拉克将军是客人,你怎么能用这种态度跟客人说话。更何况,你说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,那我们华国人,身在大不列颠,那在大不列颠皇室看来,我们也是其心必异了!”

    “青莲,这死丫头越来越不像话了,平时打个电话给她都没耐心跟我说几句话,就把电话挂了。现在人回来了,还要先气我一顿,这个女儿我是管不了了,你身为母亲的,自己处理。”

    这夫妻两个,一唱一和,其实明眼人都看的出,他们这是在做戏给克拉克看。

    克拉克也不傻呀,做戏归做戏,也算是找个台阶给自己下吧!

    “永恒先生,夫人,小孩子不懂事,说说就说说吧,我也不会放在心上,你们可千万别为难了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克拉克将军,实在是家门不幸呀,出了这么个不懂规矩的丫头。承蒙克拉克将军不计较,呆会我们一定要好好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克拉克赔笑,也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糖果,你回来了!”

    此刻,一个看似十八九岁的少女,从后庭跑了出来,跟她一同的,还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年,两个人身上都穿着满清时期的服装,还是十分喜庆的那种,一看就知道,这男女,应该就是这场婚礼的男女主角!

    “表姐,我们都好几年没见了吧。记的你上次去华国看我,好像已经两年多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那都已经三年多了好不好。如果这次不是我结婚,你恐怕还不会回来吧!”

    “哈哈,表姐,人家刚被阿玛跟额娘教训完,你就少说一句吧。”

    糖果看了一眼小茹身后的少年,问道:“表姐,这位一定就是表姐夫吧?”

    不等小茹做介绍,那少年自行上前跟糖果握手,却很是冷酷道:“十小姐你好,我叫钮钴禄魅蓝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钮钴禄,这个姓氏也是满清时期的贵族!看样子,这应该是一场联姻。

    可糖果对这个魅蓝明显是瞧不顺眼的,说道:“表姐,这位表姐夫好像挺高傲呀,一点都不把人家放在眼里,头一次见面,也不知道笑一笑的吗!”

    小茹叹了口气,魅蓝现在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糖果,你别误会,因为魅蓝之前受了重伤,之后就不会笑了,甚至连痛觉跟味觉都失去了!”

    “啊,还有这样的事!”

    “是呀,还是为了救我才受的伤。这个仇,我一定要报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茹,今天可是你跟魅蓝订婚的日子,明天就是正式结婚了,现在不适合说这些打打杀杀的事。”

    在场一个老者站出身来说道:“永恒,魅蓝这个仇你们就不用管了,我们钮钴禄家会自己处理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老者是魅蓝的爷爷,钮钴禄家的家主,明轩,

    然而,明轩话声刚落,就听外面一个狂躁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爱新觉罗永恒,钮钴禄明轩,你们给我滚出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