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女神的布衣兵王 > 第36章、酒吧约会!

第36章、酒吧约会!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回魂金针,这是唐逍遥的拿手活之一,也是中医中一门顶级的针灸术。当兵的五年间,唐逍遥凭借着回魂金针,不知道救过自己跟自己的战友多少回,对于这点,吴雄是最有体会的。

    不过,所谓中医,当然不仅仅只是针灸这一手,还必须要配合诊断跟治疗,这治疗又可以说是开药方。换言之,唐逍遥所学的中医,共分为了三项,这三项结合在一起,称之为《医经宝典》,传说是由三皇五帝中的神农所著,有着起死回生的功效。

    老者双眼已经完全睁开,不过毕竟是刚经过了针灸,以他的情况来说,不可能马上就好!回魂金针不是神仙之术,如果几针就能将一个重病的人完全治好的话,那就太匪夷所思了!

    “爷爷,您觉得怎么样?什么地方不舒服?”

    老者虽然已经睁开了眼睛,但因为身体还太过虚弱,根本就说不了话!

    唐逍遥此刻已经打了医院的急救电话,随即说道:“美女,你放心吧。我已经叫了救护车,马上就会来了。不过你爷爷的身体存在着很大的问题,如果不能及时接受治疗的话,恐怕活不了多久。所以我建议你马上找一支医疗团队,还要是最好的那种,给你爷爷诊治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其他人,唐逍遥定然不会说出这样的话,就算要治疗,也就是说去医院。

    可眼前这个美女不一样,光看她这一身的名牌,相信她家里非常有钱,那么,请一支好的医疗团队给她爷爷治病应该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“大哥,谢谢你,实在太感谢你了。你救了我爷爷,那就是对我们全家有恩。还请你留个联系方法给我,等我爷爷的病治好后,我一定要好好感谢你。”

    唐逍遥之所以会出手救人,可不是要之后的报恩,而是当场的回报。

    “美女,你看我忙活了半天也挺累的。反正医院的人就要到了,只要你爷爷上了救护车,暂时也不会有生命危险。我看不如这样吧,你先通知一下你的家人,叫你家里的人去医院照顾你爷爷,你就先陪我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唐逍遥说完,已经听到了救护车的声音!

    因为市医院离这里并不是很远,唐逍遥一个电话过去,救护车自然也来的快!

    在救护车到来后,美少女也没心情去跟唐逍遥说什么了,毕竟现在她爷爷的身体最为重要。

    “这位大哥,实在不好意思。我必须要先送我爷爷去医院,你赶紧给我一个联系方法……算了,还是我自己来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美少女直接将唐逍遥手里的手机拿了过来,并且打通了她自己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这位大哥,因为我没带手机,所以你的号码我要回去之后才能存。不过你放心,只要我爷爷脱离了危险,我一定会答谢你的。”

    也不等唐逍遥再说什么,到来的医生已经将老者抬上了车,美少女自然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我靠!不带这样玩的呀!”

    唐逍遥郁闷了,从来就不做亏本生意的他,今天算是吃了一个哑巴亏,美女没勾搭到,还废了一把劲。

    周围的群众见人都已经走了,他们现在自然不可能再去说美少女跟她爷爷是碰瓷的,一个个陆续的散去,也没人去在意唐逍遥刚才救人的手段。毕竟在群众看来,刚才只是一场碰瓷,像这样的事情天天都在发生,就没必要去拍什么视频了!

    “哈哈,哥,这下吃亏了吧。”

    吴雄来到唐逍遥身边大笑道,那笑起来脸上的赘肉依旧在动。

    “闭嘴,不准笑。”

    吴雄立刻用手蒙住了自己的嘴,憋着口气说道:“哥,你刚跟我说做事不要冲动之类的话,怕把我们给暴露了。可你却在这光天化日之下施展回魂金针,你就不怕暴露身份么?还好俺刚才都有留意,没人拍视频跟照相,不然那些东西往网上一丢,我们就要去别地方混饭吃了。”

    唐逍遥这才有点后悔,但唐逍遥就这德行,只要有美女寻求帮助,他根本就不知道拒绝两个字怎么写,陌生的美女也是如此。当然,敌人,或者对自己有敌意的美女除外,就好比张风华对唐逍遥下手那样。

    “走了,先去租房子,我晚上还有约会呢。”

    晚上还有一个林丽娜,唐逍遥白天吃了亏,晚上一定要补回来。

    回到禾田区时,才下午两点多,这个时候不管是夏轩还是车队的人都还在上班,唐逍遥直接找到了自己的房东,帮吴雄租了一间房,就在自己家对面。又给了吴雄两百块钱,叫他晚上自己随便去吃点东西,反正这禾田区的消费也不高,就算吴雄的饭量再大也足够了!

    之后唐逍遥也没闲着,为了晚上跟林丽娜的约会,还特地在禾田区找了家最好的理发店,剪了个头发,稍微造了个型。紧接着在二手市场买了套比较新的衣服换上,这一条龙的过程下来,已经到晚上八点了!林丽娜也没有食言,还是主动打电话给唐逍遥的。

    出乎唐逍遥的意料,林丽娜居然将约会的地点定在了酒吧,而且还是唐逍遥最喜欢的一家酒吧,也是上次带柳红叶去的那家狂野酒吧!

    但在唐逍遥来到狂野酒吧门口时,所看到的并非是林丽娜一个人,还有楚晓格跟罗衫衫也在,而且看着三个女人的架势,有点像来打架的,哪有一丁点约会的样子!

    “呦,楚大美女,罗大美女,没想到你们还真是性情中人呀。在公司时我只是随口这么一说,没想到你们还真一起来跟我约会了,这的是多大的面子呀!”

    唐逍遥来到林丽娜三人面前,没有任何的忌讳,别人不敢说的话,唐逍遥毫无遮掩的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楚晓格看唐逍遥的眼神就跟要吃人似的,先被拍照,再被打的一身面粉,而且这件事已经传遍了整个公司,楚晓格跟罗衫衫都觉得太没面子,这次跟林丽娜一起来,也是想找个机会,好好教训唐逍遥一顿。

    “混蛋,你真当之前的事就这样结束了?老娘告诉你,既然你有胆子约丽娜姐,那就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听楚晓格的语气,看来林丽娜还没有将黑客的事情告诉她们。毕竟楚晓格跟罗衫衫年纪都还小,林丽娜肯定是怕她们坏事才没告诉她们的,只是叫她们一同前来教训自己。

    “楚大美女,你怎么能这样说呢!像我这么帅的男人,说句实话,跟你们三个一起约会,那也绝对不丢你们的面子。你们再看看我今天这打扮,可是费了好大的心思呢,待会一进酒吧,一定会吸引所有女人的目光,如果你们不相信的话,我们打个赌。”

    楚晓格真想现在就动手,打的唐逍遥满地找牙。这么无耻的人,当真是世间少有!

    林丽娜一把拉住了楚晓格,说道:“格格,先不要冲动。既然是我答应过他的事,就一定要办到。不过,呆会进了酒吧,就由不得他这张臭嘴了。”

    林丽娜这明显是有备而来呀,就是不知道她想用什么方法来试探唐逍遥。而唐逍遥本身也做好了准备,知道林丽娜这种女人,是不会轻易罢手的。

    “走吧,既然来了,就别在这里站着。有什么恩怨过节,都去里面解决。”林丽娜率先朝酒吧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刚进入酒吧门时,就已经有工作人员将唐逍遥来的事情告诉了他们经理,也就是上次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经理一听柳红叶的人来了,立刻屁颠屁颠的跑出来迎接,还亲自帮唐逍遥四人安排好了位子。

    “这位大哥,自从上次您跟柳大小姐,哦,不,现在应该称呼柳董事长了。自从您上次跟柳董事长来过后,小弟就一直盼着大哥再来呢,今天终于被小弟盼到了。”

    像经理这种人,都是两面三刀的,见高就拜,见底就踩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这家伙,还真是个墙头草,两边倒。之前你不是说我老板什么都得不到,不给我老板好脸色吗。怎么,现在我老板坐上了宏图集团董事长的位子,你又变脸了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大哥,瞧您说的,我们是做服务行业的,所谓顾客就是上帝,不管是有钱的,还是没钱的,我们都是同样对待。对了,上次您存的酒是不是要给您拿过来?”

    经理可不会傻到在上次的事情上多说,怕越说唐逍遥会越不舒服,立即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看到了吧,今天可有三位大美女请哥喝酒,这可都是我们宏图集团的顶级美女,有着金花之称的。”

    唐逍遥一指林丽娜三人,反正是她们请客,自己的存酒下次再喝。

    “啊!难道这三位美女,就是传说中的宏图集团四小金花?”

    “没错,算你小子有点眼力劲。还愣着干嘛,把你们这最好的酒拿过来,今天可是我们的林大美女请客,你小子可千万别为她省钱,不然就是看不起她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小弟马上就叫人上酒。”

    很快,酒上来了,林丽娜也买单了,价格比起上次还真没便宜,也是十万块钱。

    这个林丽娜,果然是来历非凡,加上她消费十万块钱,旁边的楚晓格跟罗衫衫一声不吭,还像是习惯了这种消费般,由此可见,这两位美女在金钱方面,应该跟林丽娜一样,没有任何的意识。

    “唐逍遥,原来你还是这里的常客,连经理都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林大美女,你误会了。我来到宁海市才一个月的时间,怎么可能会是这样的常客呢。只是因为之前陪董事长来过一次,所以这里的经理才会对我这么客气的。”

    罗衫衫说道:“原来是打着董事长的招牌在外面招摇过市。我说你一个大男人,能有点脸皮吗?”

    “罗大美女,话可不能这样说。你们别忘了,我可是董事长助理,就算是打着董事长的招牌,那也是名正言顺。”

    林丽娜不想跟唐逍遥斗嘴,也知道,像唐逍遥这种人,跟他斗嘴只会有失身份。

    “格格,衫衫,呆会我们一起灌这混蛋的酒,一定要往死里灌,让他知道我们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所谓酒后吐真言,看样子,林丽娜就是想用这种方法,让唐逍遥老实交代。

    当然,在林丽娜的心里,自然不想唐逍遥就是那个黑客,因为如果唐逍遥是那个黑客的话,对林丽娜的打击就太大了。堂堂哈佛大学的硕士,居然连区区一个小司机都不如,这要是传出去,岂不是个笑话吗。

    但毕竟眼下唐逍遥的嫌疑最大,出于对柳红叶的承诺,三天内找出黑客,林丽娜也不会因为面子问题,放过任何线索。

    “丽娜姐,你放心。我们格格可是有酒吧女王之称的,待会随便找几个人过来,保证喝的这混蛋胃出血。”

    楚晓格说道:“那都已经是我上大学时的事了,这两年我也很少来酒吧。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家里的情况,要是被我爸知道我来酒吧玩,非打死我不可。所以就算来,也要低调点,不能太引人瞩目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只能我们自己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混蛋就一个人,我们三个,如果还要找帮手的话就太丢人了。丽娜姐,衫衫,由我打头阵,相信不出半个小时就放倒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