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> 1、我绝对会把你赶出我家
    小姨嫁去了日本。

    所以我有个名为千岛心悦的日本表妹。

    由于工作原因,小姨和小姨夫经常出差,以致无法照料他们的宝贝女儿。

    他们本想把千岛心悦送来中国,但千岛心悦不同意。

    我爸妈见到这样的情况,他们不由分说一脚便把我踹去了日本。

    于是,我在日本照顾表妹兼留学的生活就这样展开了……

    日本,朝阳下的东京。

    一栋小洋楼里传出声尖叫,把街上的行人吓了跳。

    身上只穿着套白色内衣的千岛心悦站在房间里,她双手交叉护在鼓鼓胸前,正用杀人的眼神看着我,“宋佑诚,你这个变态,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我站在房间门口,颇为无辜的挠了挠后脑勺,“我本想喊你吃早餐,哪知道你的房间门一敲便打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变态,你绝对是故意推开门偷看!”千岛心悦咬牙切齿的说道,“我会把这件事告诉妈妈,让她请你滚回中国去!”

    “我都推开门了,算哪门子的偷看啊,分明是光明正大的看。”我笑着往千岛心悦护住的胸口看了看,然后失望的摇摇头,“什么都没有,你在遮掩什么啊?”

    被我嘲笑了,千岛心悦脸颊涨红,恼羞成怒的她瞬间暴走,她抓起梳妆台上的化妆品狠狠朝我丢过来,“你这个变态,你死定了,绝对死定了,我一定会把这件事告诉妈妈!”

    我轻松躲过袭来的化妆品,然后从兜里掏出手机递给她,“赶紧打电话吧,我巴不得小姨让我回国去。”

    千岛心悦顿时无语,实际上她以各种理由向小姨投诉了我好几次。

    但没有一次奏效,对于我过来东京照顾千岛心悦这件事,不管是小姨还是小姨夫都十分满意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想回去那就赶紧回,别像是蟑螂那样赖在我家!”

    “我能回去我早就回去了,别废话那么多,赶紧穿好衣服下楼吃早餐,今天我也要去学校,没时间和你废话。”

    我的心情也很不爽,说完便转身下楼去。

    这里可是日本,对于我来说是人生地不熟的异国他乡。

    我想要回国的话,小姨和小姨夫根本留不住我,问题在于我父母。

    我打不过他们,不是他们的对手,即便我回去了还是会被他们一脚踹回来。

    在厨房餐厅坐下,我自顾自吃着早餐。

    没多久,咚咚声传来,面无表情的千岛心悦抱着衣服走下楼。

    刚才她被我看到了,好像我的眼神玷污了她的身体,如今她径直走进了厨房旁边的浴室里,重重地关上门之后她开始洗澡。

    看来她不是一般的讨厌我,我笑着摇摇头,继续吃早餐。

    就在我快吃完早餐的时候,浴室里传来噗咚的一声,紧接着千岛心悦痛苦的闷哼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,你怎么啦,摔倒了吗?”我走到浴室门口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不关你事,摔死了也不要你管!”浴室里传来千岛心悦疼痛的声音。

    既然她这样说,我何必去理会那讨人厌的家伙呢。

    我转身离开,刚走几步,浴室里又是传来杂乱的落地声和尖叫声。

    估计千岛心悦抓住什么东西想要从地上爬起来,结果那东西不可靠的掉下来,而她也再次和浴室地板亲密接触。

    看来那家伙站不起来,谁让她是我表妹呢,我转身过去,试图打开浴室门。

    听到我在开门,浴室里传来千岛心悦惊恐万分的尖叫,“宋佑诚,你敢进来的话我绝对会杀了你!”

    “我不进去你倒是起来啊!”我不爽的说了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千岛心悦没说话,她在呜呜叫,显然没办法站起身。

    浴室门的锁是卡扣式,即便锁上了也很容易打开。

    推开门,我看到光溜溜的千岛心悦坐在浴室的地板上,她惊恐万分抱住白花花的身子,没想到我竟然真的进来了。

    站在浴室门口,我上上下下打量千岛心悦,看到她右脚的脚踝上有些红肿,她显然是崴到脚了。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”见到我在看她,千岛心悦被气得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那句话,你身上什么都没有,有什么好遮掩啊?”

    我故意这样说,让千岛心悦气得暴走,我巴不得她每天给小姨打一百个电话投诉我,然后小姨受不了从而让我回家去。

    拿起一条浴巾丢在千岛心悦身上,我上前一把将她抱起。

    “变态,别碰我,把你肮脏的手拿开,我就算是死也不要你的帮助!”千岛心悦在我怀中拼了命的挣扎。

    “别乱动,不然我真的什么都看光了。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了句,千岛心悦吓得脸色发白,赶紧把身上的浴巾牵好,不敢再乱动。

    把她放在沙发上,我蹲在她前面,这样猥琐的举动把她吓得半死,她尖叫着一脚朝我踹过来,恨不得把我踹死过去。

    黑着脸的我给了她白嫩大腿上一巴掌,让她老实一点。

    她可怜兮兮的紧抓浴巾捂着胸口,眼泪汪汪的喊着爸爸妈妈,她觉得会被我这个变态强了吧。

    我伸手捏了捏她红肿的脚腕,她痛得尖叫,我趁机把她的脚往一个方向转去。

    伴随咔嚓一声,千岛心悦痛得眼泪直掉。

    丢开她的脚,我转身走去洗手,“你都十六岁了吧,竟然还像是个小孩那样哭,赶紧把你的衣服穿好,别再卖弄你的飞机场了。”

    千岛心悦想要骂我,估计是发现自己的脚不痛了,她尝试着离开沙发站起身。

    发现自己的脚没事了,她裹着浴巾一溜烟进入了浴室里面。

    当她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,她已经穿上了浅蓝色的水手服。

    她又羞又怒的瞪着我说道,“宋佑诚,别以为我会感谢你,说不定我会滑倒是因为你故意把浴室的地板弄得很滑,你这个居心叵测的变态!”

    这家伙还真是一头白眼狼,还好我没有期待她的感谢,不然我会失望。

    “早餐你吃不吃,不吃我倒垃圾袋里面去。”我面无表情的朝她询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千岛心悦看向我手里拿着的早餐,她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但很快,她高傲的把脑袋扭开,嚷嚷着我料理的早餐只有猪才会吃。

    她转身上楼,等下来的时候,她修长的双腿穿上了白色的长筒袜。

    从冰箱里拿出一块冷面包,她抓着面包拎着蓝色的单肩书包,马尾辫一甩上学去。

    走到玄关位置,她忽然想起什么,急匆匆回来用警告的语气朝我说道,“宋佑诚,如果你敢在学校里和我打招呼,或是你敢告诉别人你是我表哥,我绝不会轻饶你!”

    我朝她微笑点头,“放心吧,我绝对不会告诉别人,你这个差劲透了且一点都不乖巧的家伙是我表妹,不然我会很没有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千岛心悦的脸色十分难看,她处于暴走的临界点,“我绝对会把你这个变态赶出我家,赶出日本!”

    “我求之不得,希望你说到做到。”

    威胁起不到作用,千岛心悦气得脸颊发黑,她不和我废话,转身便走又是重重的关门。

    来到东京已经好几天,我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千岛心悦。

    把早餐放进冰箱,收拾了下,我也打算前往学校。

    换好鞋走到门外,眼前走过几个身着水手服的少女。

    听着她们悦耳的说笑声,看着她们飞扬的裙摆,我的心情变得很不错。

    就在我看着那些水手服少女的时候,我发现有个剪着齐刘海的女生在注视着我。

    估计她觉得我是个变态吧,我颇为尴尬的低下头往前走。

    然而往前走了一阵,我发现那齐刘海女生依然在看着我以及跟着我。

    我心里面有种不妙的感觉,我该不会是遇到了痴女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