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> 7、你表哥真的是个变态啊
    继续什么?

    继续摔跤吗?

    神田雪奈的突然出现,把千岛心悦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她顾不得疼痛,赶紧挣扎着摇摇摆摆站起身。

    见到我还躺在地板上,这泼辣的家伙竟然抬起脚想要踹我。

    “喂,都被我看光了啊。”我笑着提醒了她一句。

    “死变态!”千岛心悦这才意识到自己居高临下裙底失守,她慌忙捂住水手服的裙摆骂了我一句。

    较比对我的愤怒,她更加担心会被神田雪奈误会,她慌忙往玄关跑去。

    而神田雪奈压根就没有离开,那家伙捂着眼睛跑开之后,又蹑手蹑脚的回来了。

    当她贼兮兮从玄关探出个脑袋,想要看看客厅里面的情况时,被千岛心悦抓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被抓到了,紧张兮兮的神田雪奈惊恐慌乱的道歉,“会,会长,对不起,我,我不是故意的,我知道好奇罢了,我什么都没有看到,我这就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清楚!”千岛心悦死死抓住神田雪奈的手臂,让她看看楼梯口的情况,“我只是和那个变态摔倒了,而不是发生了别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啊咧?”神田雪奈看到行李箱打开,衣服落得满地都是的情况,她相信了千岛心悦的话语,她咧开嘴不好意思的微笑,“我还以为会长和宋佑诚同学那样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会和那变态怎样,不许胡思乱想!”千岛心悦脸颊涨红,恼羞成怒的她一记手刀斩在了神田雪奈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神田雪奈没有在意,她捂着脑袋,红着脸依然在不好意思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别傻乎乎的笑,赶紧来帮我把衣服收拾好!”

    “哦哦……”

    趁着她们两人在收拾地上散落的衣服,我走上楼也收拾了几件衣服塞进去背包里。

    等我走下楼之后,她们已经整理好行李箱,穿好鞋子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我背着背包跟着她们出门,行走在街上。

    千岛心悦拉着行李箱快步往前走,神田雪奈搞不懂情况,她不时扭头朝我看过来。

    看我一眼,见到我在笑,她怕怕的往前快走几步,挽住千岛心悦的手臂不知道是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千岛心悦没理会我,直到她们步行到一栋出租屋前面,发现我竟然还像是个痴汉那样尾随在后面,千岛心悦忍无可忍了。

    “喂,我说你是不是真的是个变态,你信不信我打电话报警!”千岛心悦气恼的转身过来,掏出手机威胁我。

    “你赶紧打电话给警察,让警察把我抓走吧。”我嘿嘿笑着说道,“我若是被警察抓走的话,估计要不了多久全校同学都会知道,漂亮的会长大人有个变态表哥。”

    威胁我失败,反而被我威胁,千岛心悦气得直跺脚,她拿我一点办法都没有,“雪奈,我们上楼去,他若是敢跟着我们上楼进屋的话,你就打电话报警!”

    “嗯嗯!”神田雪奈慌忙点点头,与千岛心悦一起搬着行李箱往出租楼上走。

    “需要我帮忙吗?”见到两人吃力狼狈的模样,我微笑上前询问。

    神田雪奈朝千岛心悦投去可怜兮兮的表情,她搬不动这巨大的行李箱希望让我帮忙。

    千岛心悦才不会这样容易投降,她瞪着不争气的神田雪奈大声说道,“就算是累死也不要让他帮忙,被他帮助了的话我们就输了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神田雪奈有些不满意的拉长声音,这家伙希望得到我的帮忙。

    “喂,你们别挡路,走快一些好不好。”我笑着在她们身后催促。

    千岛心悦被两手空空且笑眯眯的我气坏了,“你这个死变态赶紧滚,你的存在让周围的空气都变臭了!”

    这样的话语对我没有一点杀伤力,我笑着看向千岛心悦这样说道,“我承认我是个变态,但有个事实你改变不了,那就是我是你表哥啊!”

    的确如此,千岛心悦改变不了这个事实,她气得差点从楼梯上摔下去。

    她小脸发黑,嚷嚷着不承认我是她哥,与神田雪奈一点一点把巨大行李箱拉扯上楼。

    两人走上楼,站在门上贴着‘神田’二字的门口,神田雪奈从兜里掏出钥匙开门。

    神田雪奈是单独住在出租屋里面吗?

    我好奇的猜想着,她们打开门快步走进屋子里面,然后迅速关门。

    我伸手把门挡住,她们两人趴在门后试图关门,但她们两人的力气加起来都没有我的力气那么大,她们非但关不上门,反而被我缓缓推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神田雪奈被吓得不轻,她惊恐的朝千岛心悦说道,“会长,你表哥真的是个变态啊,我好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才不是我表哥,话说,雪奈你用力啊,绝对不能够让那变态进来!”

    “呜呜,我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,会长,我们投降吧,你别住在我这里,赶紧回家吧,我怕!”

    “我也害怕啊,莫非你又想背叛我,你再背叛我的话,我绝对不会放过你!”

    她们两个家伙竟然内讧的吵起来,门已经被我推开,我微笑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在出租屋转了一圈,我有些无语,这地方实在是太小了,虽然有厨房有浴室还有阳台,但只有一个房间,至于客厅那种东西压根就不存在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日本的榻榻米也是可以用来睡觉的,所以你们两个睡床,我睡榻榻米吧。”把背包放下我安排着住宿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,你真的要住这里啊?”神田雪奈有些被吓坏了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或许你还不知道,我过来日本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照顾心悦,所以不管她走到哪里我都必须跟着,这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。”

    “谁要你照顾啊?”千岛心悦满脸愤怒的大吼,“你没有看到吗,雪奈一个人住在出租屋里面生活得多好,我一个人住在家里面也能够生活得很好,我根本不需要你的照顾!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话你向你妈说啊,对我说没用。”我笑着坐在榻榻米上,“何况,你妈根本就不会让一个人生活吧,毕竟你连做饭都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买便当吃,而你料理的中国菜看起来恶心极了,猪都不会吃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听到我们的对话,神田雪奈的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,她像是明白了什么,“怪不得会长这几天吃饭的时候,都是在吐槽中国菜呢。”

    千岛心悦的脸颊红了红,像是被发现了什么小秘密那样,“雪奈,既然他想要住在这里,那就让他住,你和我回家去住!”

    说着,千岛心悦拉着神田雪奈的手打算出门去。

    我自然是干净利落的起身,打算跟着她们回去。

    见到我的举动,千岛心悦真的是被气得快要疯掉了,她歇斯底里的朝我大吼,“宋佑诚,你给我适可而止,虽然我妈让你照顾我,但你总要给我一点隐私,难道我在朋友家住一晚都不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真是住一晚我当然无话可说,问题你现在是离家出走啊。”我伸手指了指千岛心悦的巨大行李箱。

    “谁离家出走啊,我的家我怎么可能白白的让给你住,这些衣服我拿来雪奈这里放着不行啊?”千岛心悦打开行李箱,打算把行李箱的衣服放进去雪奈的衣柜里面。

    神田雪奈的房间有点窄,千岛心悦抱着衣服行走的时候,不小心被矮桌绊了下,她狼狈无比的噗通摔倒在榻榻米上。

    虽然摔得不重,但她十分丢脸,尤其是见到我在笑,她抓狂的把手里的衣服朝我丢过来,“你竟敢嘲笑我,我砸死你这个变态!”

    “会长,别乱丢你的内衣啊!”神田雪奈见到千岛心悦竟然在丢内衣,她脸红得很厉害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,我非砸死那变态不可!”愤怒的千岛心悦已经失去理智暴走了。

    然后,当千岛心悦把内衣丢得满屋子都是的时候,门铃声忽然响起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