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> 10、我不动你,但我会打你
    我不过是好心帮忙送东西,竟然卷入这样的家庭纷争之中。

    当然,天海冰音家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天海冰音和她父亲的关系很不好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,脾气不好的天海父亲误以为我是在和天海冰音交往。

    如今,他正伸手指着我,恶狠狠让我进入屋子里好好交代。

    我能够交代出什么啊?

    遭遇这样的事情,我极为的头痛。

    但是没办法,避免事情变得更加麻烦我选择往屋里走去,打算向天海父亲好好解释一番,我和天海冰音没有任何关系。

    然而,我刚走到门口打算脱鞋的时候,天海冰音冲了过来,她连鞋子也不换便抓住我的手臂,直接穿着拖鞋拉着我往外跑。

    身后传来咆哮声,我没有听清楚天海父亲在喊什么。

    天海冰音不管不顾紧抓着我的手臂一连越过好几条街,远远离开家之后她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她松开我的手臂弯腰喘着气,断断续续的说着抱歉。

    “天海学姐,你和你父亲……”我想要问问她家里的情况究竟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抱歉……”天海冰音缓过气来脸上出现一缕绯红,那并非是羞涩,而是因为运动使得血液循环加速到导致的面部红润而已。

    天海冰音不打算向我解释她家的情况,毕竟我们两人仅是认识算不上是朋友,她没必要向我倾诉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刚才的情况让你困扰了真是抱歉!”天海冰音郑重的弯腰朝我道歉。

    “虽然被误会了,但对我没有什么好困扰,学姐你不必道歉,你之前想要拜托我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之前天海冰音询问我明天去不去打工,得知我要去之后她说请我帮忙。

    如今,天海冰音像是忘记了刚才的事情,准确来说她是皱起眉头在思考。

    一会,不知道她是想到了什么她改变主意了,“刚才的事情请学弟你统统忘记吧,给你造成的困扰,我真的很抱歉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又是道歉,对于她家的情况只字不提。

    我不是她的朋友她没理由向我倾诉,更何况清官难断家务事,即便她寻求我的帮助我也帮不上什么忙。

    客套了几句,我示意天海冰音回家去,我也转身往居住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花了半小时回到小姨家,小洋楼亮着灯光看来千岛心悦回来了。

    我掏出钥匙开门,没想到门竟然从里面被反锁了,即便我有钥匙也打不开。

    千岛心悦绝对不会给我开门,难得遇到我离开家她会让我重新进入屋子里才怪。

    没办法,我只好绕去小洋楼的后面,打算从窗户里突破进入。

    走到小洋楼后面的一扇窗户前,我透过窗户看到身着水手服的千岛心悦坐在餐桌边上,她竟然在吃我早上放进去冰箱里的早餐。

    那家伙之前说我料理的中国菜猪都不会吃,她现在吃得蛮香的嘛。

    我嘿嘿笑着伸手敲了敲窗户玻璃,千岛心悦被吓了跳,她抬头看到我站在窗户外面朝她微笑,她顿时噗的一声把嘴里面的食物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如此失态的一幕被我看到,她惊恐的捂着嘴转身便逃。

    千岛心悦慌乱的跑出厨房餐厅之后,估计是意识到我在外面进不来所以她又跑回来了。

    那家伙站在窗户前尴尬的解释了句,“我是没吃饱晚饭所以在冰箱里找东西吃,谁知道那是你料理的食物啊,早知道的话我才不会吃而且难吃死了!”

    我好笑的看着她,“我没有说那是我料理的食物啊,之前你不知道现在怎么知道了?”

    千岛心悦顿时语塞好不尴尬,不过很快,见到我进不去屋里只能站在外面她又变得得意洋洋,“虽然我暂时赶不走你这个变态,但今晚上你这个变态就在外面过夜睡大街吧!”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肯定,我今晚会睡大街?”我笑着询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见到我在笑,千岛心悦有些不安的朝四周看了看,她低头思考似乎是在想家里面的门窗是否关好了。

    思考一阵,确定门窗关好且万无一失我绝对进不来,千岛心悦又是自信的笑起来,“难道变态你手里还有钱,还能够去旅馆住一晚吗,去吧去吧,我不拦你!”

    这个幸灾乐祸的家伙看起来像是小孩,我好笑的说道,“没钱我不会去挣啊,小姨给我的生活费你自己留着算是哥哥我给你的零花钱。”

    听到我这样说,千岛心悦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那样炸起来,她气呼呼的朝我咆哮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你的钱而是我爸妈的钱,我爸妈凭什么给你钱啊,你赖在我家不说竟然还像是吸血鬼一样要我爸妈的钱,你这样的人最恶心了!”

    朝我大吼过后她转身离开,走去把厨房餐厅的灯关掉然后蹬蹬的跑上了楼。

    一会,楼上房间的灯光亮起,千岛心悦推开落地窗的门走到阳台上,她拿着浇花的喷壶朝我喷水。

    我赶紧躲闪,楼上那幼稚的家伙打了胜仗那样咯咯笑起来。

    绕着屋子走了一圈,我无语的发现一楼的所有门窗都被关死了。

    虽说窗户上没有防盗网但窗户玻璃都是钢化玻璃,钢化玻璃不仅很难砸破而且更换的费用很贵。

    以砸破窗户为代价进入屋子里,我倒不如直接找个小旅馆应付一晚。

    一楼进不去,我只好把目光投向二楼。

    二楼有好几个房间,但只有小姨和千岛心悦的房间有阳台。

    小姨她们的房间上了锁,所以我想要进入屋子里必须经过千岛心悦的房间阳台。

    阳台距离地面大概是三米高,千岛心悦已经进入了房间里面,既然如此,我后退几步然后猛然往前冲去!

    在墙壁上走了两步,我猛然一蹬,往更加高的地方窜去!

    成功抓住阳台的边缘我尚未来得及松口气,千岛心悦听见声音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见到我像是一只大蜘蛛那样挂在阳台边缘,她吓得脸无血色赶紧抓着阳台上的东西朝我的手打过来,“你这个变态,赶紧给我下去!”

    手指被打了好几下我痛得龇牙咧嘴,十指连心啊,虽然千岛心悦的力气不大但是打在我的手指上痛得要命,我差点摔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再敢打我,信不信等我上去之后打你的屁股!”我忍着疼痛,咬牙切齿的威胁千岛心悦。

    “我要告诉妈妈,说你三更半夜想要潜入我房间里面!”千岛心悦理直气壮的嚷嚷着,她拿来晾衣叉往我戳过来。

    这家伙简直是想要杀人啊!

    我赶紧用力抓着阳台的护栏,一点一点往上爬。

    千岛心悦吓得大喊着变态,哇哇大叫的挥舞着晾衣叉朝我打过来。

    脑袋上被打了好几下,我黑着脸忍住疼痛快速爬上了阳台。

    见到已经无法阻止我,千岛心悦慌忙丢下晾衣叉,她迅速溜进去房间里把落地窗锁起来,不让我进入房间里面。

    阳台这么高我都爬上来了,区区一个落地窗怎么能够阻挡我!

    落地窗的锁依然是那种卡扣式的锁,我掏出钥匙拨弄了下,轻松把落地窗推开。

    房间里面的千岛心悦像是看到恶魔过来了,她被吓得脸颊发白脑袋后面的马尾辫在簌簌颤抖。

    她慌忙打开房间门惊恐的往外跑,她迅速跑到楼下想要离开家,但因为她之前把家门给反锁了,她一下子打不开门,自己把自己困住了千岛心悦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千岛心悦急得像是小狗那样呜呜叫,而我嘿嘿笑着一步一步下楼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宋,宋佑诚,如果你这个肮脏的变态敢动我一下,我一定会让你后悔来到个这个世界上!”这个不乖巧的家伙到了这样的时候竟然还敢大放厥词,真是脑袋秀逗了啊!

    “好吧,我不动你。”我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的模样,千岛心悦脸颊上一喜,以为自己的威胁起到了作用,而我笑着往下说道,“我不动你,但我会打你!”